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穿越福妻:我的夫人是细作纪晓芸周轩宇 > 第28章恩公
 
“她这还不是因为吃醋,想眼不见为净。”苏明慧有点忿忿不平地低声说着。

虽然声音小,但周轩宇还是听到了,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苏明慧。

“好了,我们这就出发吧!”赵一鸣叫停了两人的小冲突。

周轩宇同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叫俊君安排一队便衣随我们一起去找小芸吧。”

虽然听说苏明慧纪晓芸不见了,但不知为什么,他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会他的小芸是安全的,可隐隐的又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难道真的有第六感,小芸真的安全了?

全身粘糊糊的,好不舒服,还有怎么身体感觉怪怪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人死去了就是这种感觉。

灵魂出窍就是这么个样子?好想睁眼睛,但干吗这么困难,眼皮好重。好不容易用力地睁开双眼,看见的是一个简易的茅房屋顶。

怎么感觉好像睡了很久一样,想努力坐起来,但全身僵硬着,无法动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应该没有死掉,但现在这又是哪里?

“你终于醒了!”一个长得皮肤白晳,眼眉秀气的男人,对,是男人,虽然说男人长得秀气可能很伤人,但如果他是女的肯定会倾国倾城。

男人脸露温和笑容,进房后径直到她的床边。

“是你救了我。”纪晓芸沙哑着声音困难地问到。多时没有开口,这一开口声音就与以往的略显不同。

之前的危情依然历历在目,那样的情况,自己应该必死无疑,但为何没有被淹死。

“的确是我救了你,那你是不是要效仿某些女子一样,想以身相许来报恩?”男人玩味地笑着问道。

“什么?”纪晓芸看着一脸笑容的男人,知道他在开玩笑,转而也笑开颜,刚才的紧张一扫而空。

“算了吧,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也快成亲,要是报恩也只能等下一世。”虽然与周轩宇闹别扭,但既然自己大难不死,就不会这么容易松手让那两个女人得逞。

“看你不像坏人,我可以好奇问一下你是怎么救了我的吗?我觉得之前的情况,我应该是必死无疑才对的。”

纪晓芸觉得那天的险况,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救得了她的,天上的雨倾盆而下,淹到她脖子直到后来没有什么知觉,但还是觉得雨在哗啦哗啦向下下。

“这你应该感谢天意,如果当时我晚了一步,可能也真的想救也救不了你,就算后来救到你了,想必也失去一条腿了。”男人依然温和地笑着说。

“真的想知道我当时救你的情形,那就先把这药给我喝了。”说着端着放上桌子上微热的药汤走到纪晓芸的跟前。

“可是我起不来啊,这要怎么喝?”

“没事,我扶着你,等会你用我作借力,用双手撑着两侧慢慢地起来就行了。”

“好吧,我试试,但你记得千万别放手啊!”纪晓芸看着他一手扶着自己,一手拿着药碗,担心地说着。

“没事,我自有把握,你就借力起来吧。”这小女子还是蛮可爱的,男人好笑地想着。

“喂,其实我要怎么地称呼你,总是这样称呼恩公是礼貌的,但我觉得叫你恩公又再那个了,你这么年轻俊俏。”

“我叫林若南,你呢?”

“我叫……”刚想说自己叫纪晓芸,但后来一想在这古代,自己可是改名为小芸了。

“你叫我小芸就行了,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救我的。我当时应该很快被洪水给淹死。”

“总的来说是你命不该绝。”林若南一脸好脾气地回答着。

原来当天那片树林的下坡位本有一条河,由于这一带已持续多个月没有下雨,河水在太阳的蒸照下水位急速下降,某些地方甚至出现干涸。

之前林若南一直发愁着怎么在干旱的季节里储水灌溉下游农民的农作物和他费心去挖掘回来种植的药材。

后来林若南想到了个办法,可以让河水不易于干涸,为此他叫人在河的中上游命人建了一个小型水坝。

这水坝刚好在上个月底完工,但完成后,因为降雨小,一直没有使用。

前天他来这边视察情况,看到天色似乎有下暴雨的预兆。于是安排好附近的壮农,连夜在水坝的下游挖一个大水塘再将这水塘挖至之前早已干涸的断流河附近。

这有利于储存天然雨水的水塘,在河水水位低下时可救急,万一出现水患又可以打通断流进行泄洪,一举两得。

昨天就在纪晓芸以为自己将会被淹死,晕睡过去,准备倒在地上的一霎间,刚好林若南命人将水坝开关打开,于是这整片的水就湍流到大水塘里。

说也奇怪,大水塘的水差不多装满时,天上雨水渐停。

林若南看到大水塘的储水量很是高兴,便上山看看当水淹的情况,好好估量一下以后的水塘面积是否应该再扩大些。安排好水坝这边的事情后,便上山去观看一下树林的情况,这刚好发现了纪晓芸,初见时,他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纪晓芸像一团浸坏了的泥条包裹着一堆垃圾一样静静地躺在泥地里。

走近细看才知道是那猎兽器紧夹着受伤的左脚,而那会纪晓芸已晕死过去。

“那我是不是好了以后要好好地去拜一下天神,感谢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放过我,不然我现在已变成水鬼了。”纪晓芸觉得自己这一世真是命大,竟然这样还能活得下来。

“但我现在为什么动胆不得?”

“那是因为你的脚受伤感染要做一个比较复杂的治疗,而我又怕你痛醒了,于是喂你喝了一些麻沸散将你进行麻醉。等会药效过了,你就会有知觉,但也会感觉到疼痛,特别是你的受伤的左脚。”林若南认真地向纪晓芸解释着。

“我觉得你实在是太牛了,相信在这里遇到你,我真的是三生有幸,不然不是被淹死,就是要痛死。”纪晓芸虽有些夸张,但也是由衷之言。

林若南摇了摇头笑着,没有出声。

“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啊!我之前约了朋友在树林前的房子等的,现在这样可能急死她了。”一想到苏明慧焦急的样子,纪晓芸就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