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截教蓬莱仙 > 第十九章.阐教弟子助鄂顺
 
  三山关,大商南镇第一雄关。

  咚!咚!咚……

  清晨一早,总兵府外的聚将鼓就被人敲响了。

  自古军中就有规矩,鼓响三阵,将官不至者,斩!

  所以,鼓声一响,三山关大小将领从四面八方聚向总兵府。

  众将入府,在大堂中等了又等,既不见总兵官邓九公,也不见昨日驾临三山关的那位余丞相。

  众将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见邓九公带着儿子邓秀、女儿邓婵玉从后堂走了出来。

  “诸位。”邓九公向众将抱拳,道:“对不住了,列位且先回营寨,好生操练将士去吧。”

  众将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管心里怎么想,邓九公镇守三山关二十年,他的威望无人可及,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等众将官退去,邓九公坐在阔椅上,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这时,其子邓秀道:“父亲,这位余丞相也太不像话了。”

  “就是,就是。”邓婵玉接话道:“明明是他昨夜亲口说的,今早聚将出征南贼,可现在却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说是闭关去了。”邓秀接茬又补了一刀。

  “行了!”邓九公道:“你二人也回营训练人马去吧。”

  邓秀、邓婵玉气鼓鼓地出了大堂,只留下邓九公独自坐在堂内。这位邓九公眼中闪过一丝忧色,心想:“如今朝纲败坏,又有此等妖道窃据高位,难道这成汤天下……”

  总兵府后院。

  余化持方天画戟守在一处屋舍之外。

  屋内,余元坐在蒲团上,周身仙光缭绕。

  在他头顶上,一片白光如布幕一般抖动,莹莹生辉。

  自三谒玉虚宫之后,余元就发现自己的道行精进飞快,修炼起来一日千里。

  破东伯侯姜文焕以后,余元时时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法力蠢蠢欲动。

  今早本来是想聚将出征的,可临门一脚时,余元冥冥中有种感应,自己突破金仙的时候到了。

  虽然余元命余化代自己向邓九公表达歉意,但邓九公还是把他划为了妖道一流。

  不过余元现在是顾不上这些了,他运转玄功,全神贯注地突破境界。头顶一道白气如烟而起,飘飘然散在白光之间,点缀其中。

  ……

  正午时分,余元还是没有出关,而三山关内也是一片风平浪静。

  但是,在三山关外。

  南伯候鄂顺大营中,来了几位客人。

  只见八个道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也有老有少。

  南伯候鄂顺目光自几人面上一一扫过,突然停留在一人身上。

  此人生得好生骇人,因为他那一双眼眶中没有眼睛,而是长出了一双手。这双手如角一般支起,高过了头顶。

  而且在这双手的手心上,竟然各长着一只眼睛。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南伯候鄂顺不会多留意他,因为太吓人了。

  可此时,鄂顺一直盯着他看,看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可是杨任上大夫?”

  此人淡淡一笑,对鄂顺稽首道:“多年未见,南伯候别来无恙啊。”

  鄂顺急忙起身还礼,并口称“伯父。”。他与杨任虽只是一面之交,但他的父亲,也就是已故的南伯候鄂崇禹,与杨任是至交好友。

  有了这层关系,双方之间的气氛就融洽多了。

  杨任为鄂顺引荐,指着左手边那个头戴银盔,却身穿道袍,一脸刚毅之人。

  “贤侄,这位是前陈塘关总兵李靖,现求道于灵鹫山圆觉洞燃灯仙师门下。”

  “久仰久仰。”鄂顺抱拳道。

  李靖还礼。

  杨任又指向了第二人,这位跟李靖的打扮差不多,也是带着头盔,穿着道袍。看上去似道非道,似俗非俗,不伦不类的。

  杨任道:“这位是金庭山王屋洞道行仙尊门下高徒韦护。”

  “久仰久仰。”鄂顺仍然抱拳。

  待韦护还礼,杨任又为鄂顺引荐第三位。这位……往下看,一个身高四尺左右的小矮子,长得尖嘴猴腮,丑陋无比。

  杨任道:“此乃狭龙山飞云洞惧留孙仙尊门下弟子土行孙。”

  “久仰久仰。”鄂顺见土行孙生得这般模样,心里属实有些膈应,但面上丝毫不显。

  “好说,好说。”偏偏土行孙还是个愣头青,大大咧咧地冲鄂顺摆了摆手,然后就挠着头嘿嘿傻笑。

  杨任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再往下引荐。

  接下来这二位像是兄弟,相貌有八九分相似。看着他们,杨任沉默片刻,似乎很艰难地开口,说道:“这二位……是殷郊、殷洪……”

  “谁!”鄂顺虎目瞪得溜圆,眼中泛着阵阵杀意。

  “南伯候何必如此?”殷郊道:“你报杀父之仇,我报杀母之仇,仇人乃是一人。我来助你,有何不可?”

  “你……”

  “贤侄稍安勿躁。”杨戬急忙拉住鄂顺,小声对他说:“那三山关内来了高人,听说还是闻太师的师兄,妖术高超,神鬼莫测。

  我阐教教主知殷商气数将近,才命我等出山助你。贤侄,你切莫冲动。”

  “我……”鄂顺还是气不过,他攻打三山关十四年,不就是为了给老爹报仇么?可如今,却连纣王的面都没见到。

  今日,看见了纣王的两个儿子,鄂顺哪里还忍得住?哪有心思管他纣王父子之间是否有深仇大恨。

  “南伯候。”这时,李靖突然开口,说道:“三日前,殷商丞相余元到了游魂关。次日,东伯侯姜文焕薨,四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什么?”鄂顺闻言大惊,他虽与姜文焕从未蒙面,但二人神交已久。都是为父报仇,都是与商征战、厮杀十四年,不想姜文焕就这么死了。

  这时,韦护上前一步,向鄂顺拱手,道:“南伯候,听我一言可好?”

  “道长有言请讲。”

  韦护道:“道长想破三山关,我等也想。如此何不先联手破了此关,其他的事等破关再说如何?”

  韦护如此一说,倒是给了鄂顺台阶,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想那姜文焕四十万大军都败了,自己这二十万又算什么?

  如果能破三山关,自己就能杀向朝歌找纣王寻仇,还理殷郊、殷洪作甚?

  两方一拍即合,南伯候鄂顺点齐兵马,来在三山关外叫阵,指名道姓要请大商余丞相出城一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