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秦小北裴擎南 > 第866章 四嫂也没事吧?
 
他一想到她可能会失去孩子,整颗心都揪痛起来,他仿佛看到她一张痛不欲生的脸。

她一定不会嚎叫,不会捶胸顿足,她只会默默地垂泪,就像水做的一般,眼泪像珠子一样大颗大颗地滚下去。

大卡车冲向四哥车子的时候,他死死地握紧方向盘,卯足了劲拼命地撞开一辆大卡车。

车子发生砰的巨响,他看到一辆大卡车的一个角被他撞歪了出去,另一辆大卡车因为错过了最佳时机,也没有撞到四哥的车,而是与两辆皮车卡相撞发出巨响。

那一刻,他整颗心都放松了下来。

他甚至感觉不到一身骨头的疼痛,他也感觉不到自己正在流血。

后来,他接到四哥的电话,他立即询问四嫂情况如何?

得知小北没事,他告诉四哥他只是受了轻伤,他疲倦地趴到方向盘上,他突然觉得很圆满,圆满到一身发软,他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现在,意识渐渐清醒起来,他突然惊喜地倏地睁开眼,一双眼睛到处扫着。

“醒了,叶院长醒了。”有医生惊呼。

叶文博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无法动弹。

吕品按住他:“你骨折了,别乱动。”

叶文博看着吕品,眼神又越过吕品想要看其他人。

但他躺在床上,只能看到天花板与凑近前来的人。

四哥凑过来了,四哥问他:“你感觉怎么样?”

叶文博摇头:“我没事。”

他又问:“落落还好吗?”

吕品点头:“她很好,我们的车子没有被撞。”

幸得四哥派的人保护,落落和阿盈都没有受伤。

“阿盈也没事吧?”叶文博问。

“没事。”吕品说,“你伤得最重,奕东腿骨折了,别的还好。你不要多想,好好养伤。”

“四嫂呢?也没事吧?”叶文博又问。

绕这么一大圈终于绕到了小北身上来。因为心里有了秘密,就连关心,他都不敢太过直接。

“她很好。”裴擎南说。

他的手往后招着,小北立即走了过来。

“文博,你感觉怎么样?”小北问道。

小北近前来了,文博便能看到她,他眼神在她脸上扫过,看到她精神状态很好,他心里真正松了口气,他强扯出一抹笑容来:“我没事,小伤。”

“伤筋动骨一百天,别掉以轻心,好好养伤。”小北交代。

“嗯。”叶文博感动得想哭。

他从来不知道,她这样简单的关心会让自己如此感动。

他的感动也许来自于她没有受到伤害,那么,他那一撞哪怕是死了都是值得的。

他闭上眼说:“你们都出去吧,我躺会儿。”

大家便陆续出去了,吕品与一群专家讨论叶文博的情况。

几个专家没有了之前凝重的神色,表示叶院长已经醒了就没什么事了。大概真的只是失血过多或者疼痛难忍昏睡过去了。

叶文博躺在病床上,闭着眼,脑子却清醒无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是失血过多昏迷的,也不是疼痛难忍昏迷的。

他撞车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失血和疼痛。

他是因为疲倦而昏迷的,他那用力一撞,抽空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躺在病床上,他笑了,小北没事就好。

他从来没有这样去喜欢一个人,从来没有。

裴擎南带着小北回了裴宅。

裴家人欢天喜地地迎接。

裴爷爷和裴奶奶眼睛都笑得眯成看不见的缝了,笑得满脸褶皱。

司爱华拉着裴安亲自出来迎接。

一看到小北,她立即迎了上来,挽着小北的手,笑得一脸阳光:“赶这么远的车,辛苦了,都说不用顾及什么礼节不礼节的了,走,先进屋。”

“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舒服?”

“胃口怎么样?”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妈亲自给你做。”

司爱华看着小北,就看到白芷的影子,越看越喜欢。

裴安看小北的眼神也比之前多了一丝欣赏。

他们身后,裴擎南的哥哥嫂子们一个个都面带笑容。

“回来了?”看到裴擎南夫妻,他们个个都过来帮着拎东西。

小北是空着手的,裴擎南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一个个满意地开口:“这还像个男人。”

“要是敢让小北拎包,不把你打成个残废。”

裴奶奶嗔怪道:“大过年的,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作甚?都进屋,外面冷。”

裴爷爷交代裴擎南:“以后回来把小北照顾好就行了,不要带东西。”

裴奶奶立即附和:“对,照顾好小北是首要的任务。”

“我会的。”裴擎南笑着保证。

裴安的眼神在裴擎南的脸上稍作停留,看到儿子的笑发自内心,他深吸了一口气。

命运真是神奇的,兜兜转转,擎南还是娶了季家的孙女。挺好!

小北被司爱华挽着进屋,一进屋就让她在沙发里坐下,给她准备了白开水,又把一些坚果推到她面前:“小北,吃这个。”

“谢谢妈。”小北立即笑着道谢。

“傻孩子,跟妈客气什么?怎么样,现在有妊娠反应了吗?难不难受?”司爱华关心地问。

小北摇头:“没什么反应,不难受的。”

“那就好,趁着不难受,多吃点。”司爱华立即劝食。

梅朵在那里笑:“妈,自家人别这么客气,您会弄得小北有压力的。”

司爱华立即笑着应:“好,好。小北你随意,想吃什么吃什么,累了就休息,家里没这么多规矩,怎么舒服怎么来,想吃什么就跟妈说。”

“好。”小北笑着应。

这次回来,她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看裴宅的感觉,都和从前不同。

那时,她偏激地觉得裴家人都是为富不仁的,所以觉得裴家的宅子都是敛来的财修的,满宅院都散发着铜臭的味道。

现在再看裴宅,才看出它的古朴与厚重。

这种古朴与厚重,带着年代的气息,这是真正豪门内涵的传承。

她起身说:“我想出去走走。”

“妈陪你去。”司爱华立即起身。

“嗯。”小北应声,她主动挽住司爱华的手。

两个人挽着往外走,一出了院子,看到不远处的厨房,小北便想起自己曾经做的蠢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