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一品贵妃 > 第428章 兄弟
 
  有个词儿叫作茧自缚,形容这些个聪明人就很合适了。
蠢人绝对想不出这些个办法来,话说回来,很多时候蠢人闯的祸也没有聪明人这么大。
“霖儿呢?”
李姑姑笑了:“景王进宫了,说想看侄儿,褚公公亲自带人来把大皇子抱去勤政殿了。”
顾昕这么好脾气的人也难免发句牢骚:“景王这隔三岔五的来。真这么喜欢孩子,自己赶紧生一个啊。”
李姑姑只是笑着说:“景王怕是玩心重,还定不下来呢。”
这事儿……顾昕一琢磨,怎么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幸好景王也没玩忘了分寸,大概过了多半个时辰,褚怀忠又让茅太监把大皇子送回来了。
茅太监那个架势,恨不得前后各八个人把乳母给围起来,生怕她一个不稳当让大皇子出点儿什么岔子,人送到会宁宫,旁人还好,他倒出了一头一身的汗,如释重负。
唉,宫里孩子太少——目前千顷地一棵苗,可不金贵嘛。
顾昕把自家儿子接过来,这孩子生得很结实的,旁的娃娃这么大的时候浑身还软叭叭的,他就能自己抬头了,还总跃跃欲试想自己翻身。
就是胖了点,看这胳膊,看这小肥脸。
顾昕抱着孩子叭叭在脸上亲了两大口,小胖子很给亲娘面子的咯咯笑了。
笑归笑,他被抱出去玩了好一会儿,精力不济,头一歪,瞬间进入了甜睡。
这……就挺让人羡慕的,随时随地,想睡就睡。
顾昕爱怜的把儿子交给乳母。
趁着现在自在,能撒欢就撒欢吧。生在皇家的孩子,还是长子,可想而知他将来要承担多少人的期望。
趁现在瞎屁不懂,能玩儿就玩儿吧,等到一懂了事儿,那……
看皇上就知道了。
这人从小到大,有过多少次真正开心快活的时候呢?
顾昕这会儿坚定的想,她得活儿点儿,她且得护着自己的儿子呢。
晚膳时候顾昕满脸怨念,皇上看她的神情就明白了,笑着说:“这些都撤了,朕和贵妃吃一样的。”
所谓一样的,就是一碗白粥,少许腌过的芥菜心。
本来顾昕看他吃香的喝辣的心里不痛快,但是皇上做事这么敞亮,顾昕又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你吃你的。”
虽然她这么说,但皇上还是坚持陪她一起喝粥。
用过晚膳顾昕顺口问起景王的事:“景王一直没有孩子,是不是……”
虽然景王没有正妃,但是他身边可不缺女人,环肥燕瘦一应俱全,放着那么多美人儿在府里,却没有一个有身孕的,看景王的样子也不象是有隐疾,那就是人为的了。
是为了不叫人拿他做文章,为了……维护兄弟间的情分和平衡吧?
皇上没说话,但看来顾昕没有猜错。
“皇上和景王并不是同母所出,怎么情分比和其他兄弟都好呢?”
皇上现在活着的兄弟……除了景王之外,一个武阳郡王被圈禁在府里,一个东阳郡王被拘禁在石磨巷,要说这两人确实自作自受,但皇上对他们确实也没什么兄弟之情。
“这当然也不是没有缘故。我们两人都是自幼没了生母,我比他年长些,对他照应多些。”
就这么简单?
顾昕瞅他。
皇上只好接着说:“他年纪小的时候被人欺辱,我想法子把那人除了,替他解了围。这事我本来没有想告诉他,他自己后来知道了,就一直和我很亲近,帮了我许多。”
被人欺辱?
这四个字很是含糊。
被谁欺辱,如何欺辱,都没有说。
顾昕也不是非要打听细节,她知道宫里的暗处脏事太多了。
皇上和景王能在深宫中有人相扶相助,相依为命,也算是难得的缘分了。要是没有景王,皇上现在……嗯,可能世上已经没有他这个人了。
这么一想,顾昕对景王也挺感激的。
“那,现在霖儿都出世了,他难道要一直这么单下去?”
皇上看了顾昕一眼:“怎么你添了孩子,也染上喜欢做媒的毛病了?”
什么?什么喜欢做媒?
顾昕才不承认自己有那毛病呢。
不过说真的,以前她也奇怪过,怎么那些大嫂大婶儿凑在一起,净关心张家长李家短,尤其关心人家家中儿女嫁娶之事,仿佛要以解决天下孤男寡女的终身大事为己任。
后来她想,大概人就是这样,总愿意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差不多,都属于同一类人。而那些到了年纪却不曾婚嫁的,就和自己不是同类,而是异类了一样。
顾家的仆妇说闲话时,提起某个女人是个寡妇,另一个人就会心领神会,发出让人厌恶的笑声,似乎寡妇二字就和不祥、不洁甚至不贞是一个意思,她们对寡妇有着微妙的同情和忌惮,仿佛自家男人随时有可能去爬寡妇的床。
“我没想做媒。”顾昕从来就没有这种打算。
皇上将手中的奏折合起来,轻声说:“他这个人天性不喜欢拘束,朕答应过他,将来他想成亲就成亲,不想成亲也不催逼他。如果他有了意中人,不管什么身份朕都给他赐婚。”
不管什么身份这个承诺实在是太重了。
顾昕小声嘀咕:“那他整天闲着跑宫里来抱孩子玩儿啊?”
说到这个皇上也笑了。
其实……这两次把孩子抱去,也不光是景王想看小侄儿,皇上在书房也总是想起胖儿子。
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这样可人爱,能吃会长,身上的软肉一颠一晃悠,谁抱都跟,一逗就笑,别提多招人喜欢了。
今天景王还和皇上说,不知道这孩子性格是随谁,这么乐呵呵的。
皇上肯定不觉得是象自己,他这人打小儿就沉稳嘛。
景王觉得不一定。
他悄悄向褚怀忠打听过,褚怀忠只笑而不语,嘴紧的很。
不过这个笑,和不语,加起来已经给景王提供了足够的丰富的想象空间了。
皇兄这人吧,不熟的人觉得他特别严肃不近人情,但景王觉得皇兄是个很忠厚的人。
嗯,皇兄小时候,怎么着也应该和小侄子现在有一半象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