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宫锁雀翎 > 第47章 047
 
“陛下, 公主正在歇息,只怕是——”

迢迢的声音有些刻意地扬高了,几乎像是在故意提醒他们。

而门外, 迢迢一身婢女服, 跪在龙袍男人的脚边, 瑟瑟发抖。

“只怕是不方便面见天颜!”这后半句, 她几乎是紧贴着地面颤声说出。

她知道公主此刻并不是一个人在里面,早在之前, 她便看到了有一道红衣身影悄然地潜入,迢迢见过谢玉京许多面, 她哪里认不出来就是太子殿下。

彼时她心里震惊慌乱, 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在门外踌躇了好半天,听到似乎情况不妙刚想闯进去,便有一阵脸红心跳的声音传出,须臾,那低低响起,婉转吟哦的女声, 她听出了正是她们公主……

迢迢悬着的心放了下去, 一张脸徒然红了个透。可不过片刻,缓过了那股震惊, 迢迢便提着宫灯静静守在了门口。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她不觉得公主做的哪里不对, 其实只要公主幸福快乐, 她便心满意足了。

公主不论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

谢玉京撩开她汗湿的发,“好,你可真好, ”贴在她耳边咬牙切齿,“赶完儿子的场,再赶老子的是吗?”

容凤笙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谢絮怎么会突然来了,并非是我让他来的,你相信我好吗?遗奴,你信我,”

谢玉京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一抹笑,这与他冰冷的眉眼,产生了一丝割裂感,一股战栗缓缓地攀上了脊椎,她一咬牙,飞快道,

“算我求你了,今后不论什么我都应你,你先避一避,好吗?”

她胡乱地亲吻他的唇角,却被他捏住了下巴,仔细地端详着。谢玉京想从这张美丽了许多年、占据了他心脏多年的脸庞上看出半分的虚情假意,眯起的眼眸中,折射出的光彩晦暗,那种阴凉与嗜血,几乎让她的呼吸冻结。

“我已经忍了很多次,忍了很久了,我忍不下去了。”他轻声说,容凤笙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外间,男人宽大的手掌抬起。

他一个眼神,旁边便有羽林卫将迢迢捂住嘴拖了下去。

手掌一用力,门扇猛地往两边打开,顿时,夜风吹得他袖袍翻飞,衣襟袖角处的龙纹起伏如同活了过来般,震慑心魄的威严。

靴子砸过地面的声音响起,一步一步走得有力。

容凤笙瞬间绷紧了神经,汗燥的身体亦是敏感万分,惹得少年伏在她的锁骨,沉沉地喘出一口气。

方才他用了极大力气,带着磅礴的怒气与狂乱,容凤笙的眼角还是激红的,却因为心底的愧意,始终咬紧了嘴唇强忍着,几乎咬出了血,可又矛盾地感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谢玉京往帐外望了一眼,俯身舔去她唇角的凌乱血渍,

“父皇,进来了。”

她迷茫的眼里徒然划过一丝惊栗。

他猛地一声闷哼,与她十指死死交扣。容凤笙扬起脖颈差点忍不住,又猛地捂住了唇。

逼仄的空间内仍旧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强烈得像是要将她融化那般,

她从那种灭顶般的晕眩之中缓了过来,无声喃喃,“不,不能……被看到了就完了……”

谢玉京却是按紧了她,像是按住砧板上的鱼肉那般,不让她挣脱。

容凤笙双眼大睁,欲要大口喘息,却被他凶狠地堵住了唇舌,窒息紧迫地追逐纠缠着。

她眼里倒影着他的面容,却见少年眉眼间带着一丝恨意与疯狂。她动弹不得,忽地见他勾唇,情欲喑哑之中竟是一丝凶狠,

“那就让他看到好了。”

容凤笙死死地盯着他,手指掐进他的背。

顿时,一股风卷过,帷幔缓缓飘动,隐约可见被子之下起伏的轮廓。

哒、哒、哒,那人的脚步声愈发逼近了。

最后一刻,谢玉京衣袍一卷,翻身下去了,容凤笙连忙将被子一卷,脑海中却挥之不去,遗奴最后的那个眼神,让她的心脏泛起一阵淡淡的刺痛。

不过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局面……“陛下,是陛下来了么……”容凤笙拿起亵衣往身上套着,

“陛下!请止步!”

谢絮的脚步停在了帐子外。

可那也只是瞬间的停滞,他的手猛地掀开了帘子,便见一双眼眸慌乱无措地望了过来。

他登时怔在了那里。

女子满头青丝披散在肩上,只穿着薄薄的亵衣。看见了那雪嫩的肤色,他眼眸顿时一深。

他的身体弯了弯,视线从床头一路扫到了床尾,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他方才分明听见她的声音,明明是在与谁说话。

“方才是谁?”

他直接询问。

容凤笙垂眼,“什么人?陛下莫不是听错了。”

谢絮一愣,确实没有其他人。

莫非……是她在睡梦中的呓语?

谢絮狐疑地眯起眼。

他的视线,又缓缓移到了女子的面容上。只见她眼眸半垂,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倦意,脸颊还泛着酡红,确实像是刚刚从熟睡中惊醒的状态,像是枝头饱满的果实,实在是诱人得紧。

容凤笙还没说话,就闻到了铺天盖地的酒味,向她侵袭过来,她忍不住裹了被子,往床角缩去,“陛下怎么深夜造访?是有何要事吗?”

“公主殿下。”

谢絮忽地轻笑一声,眼睛里有淡淡的红血丝,他站直了身体,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眼神让她感到了一股压迫。

“朕听太医令说,公主殿下近来身子有些不适,夜里时常惊醒。可用过药了?现在感觉可好些了?”

对于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她感觉有些诧异。

又听他道,“朕关你禁闭,实是无奈之举,公主可是怨怪于朕?”

他难道觉得自己是因为对他心怀怨怼,是以才忧思成疾么?容凤笙却不正面回答,她细长的手指紧紧抓住了身上衣衫,低声道,

“陛下可以回避一二吗?温仪如今……有些不方便。”

谢絮的目光,仿若有实质般在她的脸上一定。而后缓缓地移到了她的脖颈上,倏地眯起眼来,整张脸变得有些阴沉。

容凤笙低头一看,猛地一惊。

那里赫然印着一个牙印,泛着清晰的红,周围有些肿着,十足暧昧与挑衅。几乎有些张牙舞爪,提醒着,她刚刚才与另一个人的荒唐过。

谢玉京……故意的!

容凤笙没有急着去掩盖,那样做反而显得心虚,她神色坦然地抬起头来,迎上了谢絮的视线:

“陛下还请回避一二,温仪衣衫不整,恐怕不能见驾。”

“朕是公主的夫君,为何要回避?”

男人高大的身影巍峨如山,一动不动。

容凤笙咬牙。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她索性伸出手臂,将散在榻边的衣裳给捞了过来,肌肤露出的瞬间,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视线更加炽热了一些。她硬着头皮将衣裳抓在了手里,眼前忽地一暗,一只大掌,抓住了她的肩膀。

肩头圆润小巧,在男人滚烫的手心下摁住,便是动弹不得。他的五指倏地收紧,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清晰回荡在她耳边,“公主,你接受朕,朕可以为了你,与天下人对抗,即便他们都说你是妖孽,都让朕杀了你,朕也会护住你的性命,无条件地相信你。只要你接受朕……”

说到最后,几乎喃喃。

忽地,一道明亮的电光闪过,照亮一双鹰隼般的眸。他容色英俊,眼角下还有一颗泪痣,将那股过于压迫的气质冲淡了些,显出些温柔和煦来。

他说得有些混乱,语速也有些慢,但紧盯着她的双眼却很是真诚。

容凤笙发现,他醉了。

且醉得不轻。

她还在发怔,身子却忽地被男人抱了个满怀。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三次有点事情,有点短小=w=等我回家看能不能再肝一点出来,早睡的小可爱们不要等啦,明天再来看~感谢在2021-10-19 01:03:16~2021-10-20 00:0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之谦家的小娇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薛之谦家的小娇妻 40瓶;清风栅栏的画作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