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安利你单推偶像,没让你推了偶像 > 第204章 厉不厉害你鸡哥!
 
跟着拥挤的人群到了入口处,楚泽很自觉地拉了辆购物小车出来。

每次全家出来采购,他就是固定的推车工具人。

江慧琴和楚晚清两个走在前面,楚泽推着车和夏安若走在后面跟着。

为了防止人太多走散了,楚泽让夏安若挽住自己的手。

“你以前出来买过年货吗?”楚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很少吧,基本上都是我爸妈把要买的东西提前写好清单让保姆去买的。”夏安若回忆了一下。

从小到大确实没怎么像现在楚泽一家人这样,全家出动跑到超市来挤着买年货。

今年也算是头一回,初体验了。

“那这次是大小姐下乡体验我们平民的生活了?”楚泽笑道。

夏安若白了他一眼,随后调侃着紧了紧挽住楚泽的手臂,在他耳边娇声说道:“拜托,有天天伺候你这个平民做饭的大小姐吗?楚老爷~”

楚泽笑着抓住夏安若的小手,十指相扣。

听着超市广播里放着一首首喜庆的歌曲,楚泽凑到夏安若耳边道:“突然想到你好像还没有唱过这种特别喜庆的歌来着。”

“你也没给我写过啊。”夏安若看他一眼。

这种事不应该问你这个御用词曲人吗?

反正你写什么她唱什么。

“其实我一直有一首很好的歌来着,早就想给你唱了。”楚泽挠了挠头。

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想到,然后过完年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然后等到下一年又想起来……

无限循环。

很真实。

“什么歌?”夏安若好奇道。

“等回去我写给你,保准以后过年超市里背景音乐全是伱的声音。”楚泽信誓旦旦地说着。

以后这个世界,你就替德华站岗吧。

因为超市里人很多,楚泽推着车走的也快不起来,前面江慧琴和楚晚清特意等了他们一会,等到楚泽两人走过来,江慧琴才朝夏安若温柔地开口:

“安若平时喜欢吃什么菜啊?”

“我都爱吃的,不挑食。”夏安若温婉地回道。

“对,她吃货,啥都吃。”楚泽笑着指了指夏安若,惹得夏安若在他身后偷偷踢了他一脚。

“不挑食那也总有喜欢吃的菜吧。”江慧琴道。

夏安若仔细思考了一下,她爱吃的倒是挺多的,但一时间让她说几個出来,也是选择困难症犯了。

“我知道她爱吃什么。”楚泽此时插口道。

“安若爱吃什么?”江慧琴看向楚泽。

“她爱吃鸡……吧。”

夏安若:“?”

这个“吧”就加的很有灵性,它最好是语气助词!

“是吗?”江慧琴当然听不出什么一语双关,只当是正经的鸡,朝夏安若确认道。

夏安若能说什么,只能强行笑笑不说话。

江慧琴就当夏安若默认了,于是很高兴地道:“那正好这回本来就准备买只鸡回去。”

“对,买只鸡吧。”楚泽还点点头又强调一遍。

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

夏安若忍无可忍,面无表情地在楚泽背后掐了一把。

不理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嘶~”

这回夏安若掐的毫不留情,楚泽表情瞬间扭曲了。

“老哥,你怎么了?”楚晚清奇怪地看了楚泽一眼,发现他已经戴上了痛苦面具。

“没,没什么。”

楚泽强装镇定摆摆手,不着痕迹地拍掉了身后夏安若的玉手,然后熟练地转移话题道,“那什么,买鸡要买活的还是处理好的?”

“活的,当天杀当天吃才好吃。”楚晚清首先跳出来喊道。

不管是什么,肯定是新鲜的才好吃。

现杀现宰的总比放冰箱里冻过的要有味道。

就像吃牛排必须追着牛啃才叫一个地道。

“活的鸡超市可没得卖,得去外面菜市场。”楚泽道。

“那正好菜就不在超市里买了,我们先买别的,等会去菜市场买菜。”江慧琴很干脆地决定道。

于是四人兵分两路,楚晚清拉着夏安若去买零食,楚泽跟江慧琴去买干果饮料调料之类的,直到等到楚明涛停好车过来,有楚明涛陪着江慧琴,楚泽就又跑去找夏安若她们了。

刚看见两人,楚泽就瞧见了楚晚清面前堆成山的购物车。

他走过去给了还在往里面装零食的楚晚清一手刀:“你怎么又买这么多零食?”

“我已经是大人了,买多少零食你还要管我?”楚晚清很不爽地瞪着他。

“垃圾食品吃太多影响发育的。”楚泽言之凿凿。

“危言耸听。”

楚晚清表示fake news。

她才不信这话,而且她现在都几岁了,早就过了长身体的年纪了。

“不信你问你嫂子,她以前吃不吃这些?”楚泽朝旁边夏安若努了努嘴。

夏安若突然被cue也是一怔:“我?我基本不吃这些零食,我爸妈小时候都不让我吃。”

“所以你看看,不吃垃圾食品的人胸怀都比较宽广,你呢?”楚泽意有所指。

楚晚清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猛地抬头怒目圆睁:“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让你有时候找一下自己长不大的原因。”楚泽摊摊手。

“哼,我才不听你胡说八道。”

虽然这么说着,但楚晚清身子还是很老实的放了几包零食回去。

路上,趁楚泽不注意,楚晚清还偷偷凑到夏安若边上问她:“嫂子,我哥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你哥母胎单身二十年,你信他懂女人的事?”

夏安若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就让楚晚清瞬间放心了。

在前面推车开路的楚泽打了个喷嚏。

好像有人在他背后说他坏话。

等到该买的都买了,一家人提着大包小包离开超市,然后又开车去菜市场买菜。

挑鸡的时候又犯了难了。

“你说买老母鸡好还是大公鸡好?”江慧琴问道。

“大公鸡,我哥虚,给我哥补补!”楚晚清大声建议道。

然后楚泽就瞧见老板还有周围路人纷纷侧目一脸同情地看向自己。

他嘴角抽了抽,直接捂住楚晚清的小嘴让她闭嘴:“我谢谢你啊,你哥我不虚。”

最近在家阳气未泄,再补就溢出来了。

……

大年三十当天。

楚泽正贴着窗花,回头就看见夏安若提着刀来到楚泽面前。

“你,你要干嘛?”楚泽战战兢兢。

这一瞬间,楚泽把这辈子可能得罪过夏安若的事都想了一遍,我的前半生,还有前前前世。

自己也没有修罗场啊,不至于吃柴刀吧?

“忙完了吗?”夏安若问道。

“我,我应该忙完吗?”楚泽小心翼翼地问道。

“忙完了就杀鸡去,你妈交代的。”夏安若把刀在楚泽面前晃了晃,晃得楚泽胆战心惊的。

一听是杀鸡,楚泽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拒绝:“得了吧,我会杀哪门子的鸡啊。”

他饭都不会做,菜都不会切,还杀鸡?

杀乌鸡吗?

“就给鸡脖子上一抹,放个血你还不会吗?”夏安若道。

楚泽摇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一心向佛,出家人有七戒,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饮酒、不坐高广大床、不著华鬘璎珞、不习歌舞伎乐,我不能破戒啊。”

“不对吧,不应该是八戒吗?”夏安若发现了盲点。

“对啊,色我就不戒了。”楚泽说的很直接。

你还挺实诚。

“色不戒算什么出家人。”夏安若眉头一挑,拎着楚泽到了门外,“赶紧把鸡杀了,不然以后我让你物理戒色。”

说着拿刀虚空在楚泽裆下比划了一下。

楚泽身下一凉。

自己好不容易修成的九阳神功可不能就改练辟邪剑谱了。

楚泽只能蹲在门口,看着门口那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鸡狗对视了一眼,互相评估了一下对方的战斗力。

大公鸡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张开翅膀,做出警备的姿态。

楚泽见状立马后退了一步。

那一天,他终于回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被奶奶家的大公鸡所支配的恐惧,有心理阴影了。

“坏了,我有可能打不过它。”这是楚泽心里的第一反应。

果不其然,下一刻……

咯咯咯!

就你小子TM要拿我补阳气是吧?

大公鸡猛地跳了起来,挥着翅膀,对着楚泽屁股就是一顿乱啄,楚泽拔腿就跑。

走廊顿时鸡飞狗跳。

真正的鸡飞狗跳,不是比喻,鸡是真的鸡,狗也是真的狗。

厉不厉害你鸡哥!

“若若救我!”楚泽发出了安澜般的惨叫求救。

看着自家这个能被鸡撵着跑的男朋友,夏安若嘴角抽了抽,捂脸不想说话。

见过丢人的,没见过这么丢人的。

楚泽乱窜了一阵,唰的一下躲到夏安若身后,大公鸡还不肯罢休,直直地朝夏安若这边冲来。

夏安若美眸里顿时寒光凌冽,手腕一转,手里菜刀一翻,紧接着就见刀光一闪……

下一个画面就是鸡已经脱好毛在盆子里摆着了。

夏安若让楚泽把装着鸡的盘子端进厨房,实在忍不住吐槽道:

“你到底是怎么能胆小到被鸡追着跑的?”

楚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楚晚清凑过来说道:“嫂子,你不知道,我哥小时候让鸡撵到粪坑里过,所以对尖嘴的动物有心理阴影。”

“?”

楚泽怒了:“别瞎说,什么粪坑,那就是个臭水沟。”

“爸跟我说你掉粪坑的。”楚晚清撇撇嘴。

“别听爸瞎说。”

“那你被鸡撵过的事总不是瞎说吧?”楚晚清嘿嘿笑道。

“……”

楚泽无言以对,只能努力辩解道:“你懂什么,我那时候才七岁。”

“那你也被鸡撵过。”

“你七岁的时候你打的过鸡?”

“那我也没被鸡撵过,就你被撵过。”

“我那是爱护动物!”

“那你还是被鸡撵过。”

“我特么……你有完没完,能不能换个话题?”

“那你掉粪坑里过。”

“……”

他妈的,这天聊不下去了。

被鸡撵这事能被唠一辈子。

夏安若在一边乐呵呵地看着兄妹俩吵嘴,总算让她挖到楚泽的黑历史了。

……

晚上年夜饭其乐融融。

应该说今年是江慧琴这么久吃的最开心的一次年夜饭。

桌上江慧琴时不时就和夏安若唠着日常,问着夏安若家里的情况。

夏安若只是说家里是开公司的,她爸是公司董事长,公司多大也没说,反正不想给江慧琴他们太大压力。

一开始江慧琴听见家里是开公司的,还有点担心自己家配不上人家,但现在又想到自己家也不是以前了,儿子有出息,现在也是有钱人家,顾虑立马就消散了。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江慧琴很关心这个问题。

只有等结婚了,结婚证到手,这个媳妇才算是没跑了。

夏安若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了看楚泽,似乎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楚泽只是回了她一个笑容,意思是让她自己决定。

夏安若犹豫了一下,道:“阿姨您觉得什么时候合适?”

“要我说当然今年……不对,今年都过完了,明年,明年结最好。”江慧琴笑呵呵地说道。

“安若是明星哪有这么快结婚的,影响事业的。”楚明涛这时候开口反驳道。

“可以隐婚啊,很多明星都是这么干的!”楚晚清道。

“清清说得对,偷偷结婚不就好了?”江慧琴点点头。

“那就听阿姨您的。”夏安若莞尔一笑,笑意盈盈地看着江慧琴。

显然是尊重江慧琴的决定。

“真听我的?”江慧琴闻言一愣,老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随后又很快冷静下来觉得不妥,摇摇头,“我就是随口一说,这种事肯定还要问过你父母的意见。”

“那我过完年,到时候约个时间让我父母和叔叔阿姨你们见个面怎么样?”夏安若提议道。

“老楚,你觉得呢?”江慧琴看向楚明涛。

“你定就好了,不用问我。”楚明涛摆摆手。

“你不是一家之主吗?不问你问谁?”江慧琴瞥他一眼。

“啊?我是吗?”楚明涛露出清澈而愚蠢的眼神。

江慧琴:“……”

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咳,那就挑个时间谈一谈吧,反正我们这边随时都有空的。”楚明涛干咳一声,当然也不可能有意见。

夏安若见状憋着笑:“好,那我回去和我爸妈说一声。”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