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75章 意乱情迷
 
酒过三巡, 桌上的人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有了些醉意,酒壮怂人胆这句话向来是有依据的,譬如此刻的陈安。

几杯酒下肚后,眼睛便不由自主地自动聚焦到了陆知瑜的脸上, 看着她被一群学生围在中间抿唇浅笑的模样, 双眸微微有些发愣。

陈安对陆知瑜的心思不说整个班级的学生都知道, 但一个办公室的老师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有人见他一直痴痴地看着陆知瑜, 开始在一旁怂恿他上前告白。

一两个人来劝时, 他还有点不敢上,但好几个人一起怂恿他时, 陈安心中那份心思便又活跃了起来。

陆知瑜那边气氛正和谐期间, 忽然便听到男生酒桌那边一阵喧闹,之后, 他们便看见了陈安红着一张脸, 在身后人的起哄声中走向了她们这桌。

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陆知瑜,

林深一看着情况顿觉不妙,趁众人起哄时连忙就往厕所方向走。

念姐怎么去个厕所去了这么长时间, 要是再不回来, 她可又要绿了啊!

林深这样想着便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就在他跨过转角一声“念姐大事不好”即将脱口而出时,他却看见了一副让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画面。

他看见,温楚竟然凑在秦苏念脸上亲了她一口!

林深当时就忍不住惊叫出声了:“念姐!你在干嘛!你你你……”

秦苏念还没从这忽然的袭击中反应过来,便又听见了林深的话, 她甩了甩手上的水,抹了一把被亲的地方,对林深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听我不听”林深捂耳表示不信。

秦苏念额头一跳:“随你,我先回去了。”

而后转眸对温楚道:“抱歉, 我不能接受,我有喜欢的人。”

温楚苦涩一笑,敛去眼中的黯然道:“祝福你。”

秦苏念点点头就要走,林深忽然想起他来的目的,连忙跟在秦苏念身后道:“念姐念姐,大事不好了!”

秦苏念瞥了他一眼:“你不是来上厕所的?”

“不是,我还不想……不是念姐”林深差点被打岔,连忙道:“你快回去看看啊,陈老师好像要对陆老师表白了!”

秦苏念瞳孔微缩,瞪了他一眼立马加快速度往回走:“你不早说。”

此时包厢内气氛一度到达顶点,众人起哄着将陈安推向陆知瑜,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将两人围起。

陆知瑜脸上表情冷淡漠然,陈安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他红着一张脸慢吞吞走到陆知瑜面前,双眸满是爱慕。

“小陆老师,你也知道的,我喜欢你很久了,不求你现在能给我答案,只求你好好考虑一下可以吗?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陈安说这话时表情真挚,眼圈隐隐有些泛红,他的这副模样颇有几分濒临破碎的美感,看得周围人一阵揪心,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喊“在一起”,众人向被点燃了一般,大声喊着在一起。

而陈安,也在周围人的呼喊声中重拾了信心,一脸希冀地望向陆知瑜。然而看见的却是陆知瑜似古潭般平淡冷漠的双眸。

陈安的心凉了半截。

众人还在高声呼喊着在一起,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秦苏念满头大汗地跑进包厢,一眼就看见了被围在中央的陆知瑜和陈安,以及周围人一声声的“在一起”。

醋坛子当场就翻了个彻底。

秦苏念面无表情地拨开人群走到陆知瑜身旁,低眸看着面前女人精致的眉眼,声音听不出情绪:“你答应他了?”

周围同学再怎么眼拙也能看出眼下的场面不一般,助威的声音逐渐减小,一脸迷茫地看着场中央的三个人。

陈安看见陆知瑜从秦苏念出现时便逐渐柔和的面色,心下顿时一痛,死死地咬住牙看向陆知瑜,陆知瑜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只摇摇头小声对秦苏念道:“没有。”

声音虽小,但在如此安静的地方却足够大伙都听见,当下众人便将同情的目光看向了陈安。陈安紧紧握住十指,下颌微微有些颤抖。

秦苏念虽然知道陆知瑜不会答应,但听见时还是莫名松了一口气,她的眉眼重新染上柔和的笑,眸中满是温柔缱绻:“那,答应我如何?”

陆知瑜讶异了一瞬,随即心跳剧烈跳动起来,她看着女孩的双眸,唇边带上些浅笑,声音温柔宠溺:“好啊。”

众人还没从秦苏念的问话中缓过神,便又被陆知瑜此时满目温柔的模样惊到失了神,场面一时安静地落针可闻。

这时,林深和小胖开始使劲鼓掌尖叫,众人回过神,眼中顿时狂热起来!我去陆老师和秦苏念在一起了!曾经的师生!性别相同!靠!太劲爆了有没有!

有了不少爱起哄人的加入,场面瞬间又恢复热烈,而这时,林深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猾,开始捏着嗓子喊道:“亲一个~亲一个~”

众人被带动,热烈的气氛顿时再次被推上比之前还要热烈的高潮,陈安被几个老师拉到了一旁,开始劝慰。他眼圈泛红浑身忍不住颤抖着看向在起哄声中陆知瑜逐渐红润的面颊,心像是被撕裂又撒上了盐一般疼痛难耐,最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秦苏念原本也没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吻陆知瑜,眼下陈安晕了倒是给了她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

众人一阵忙碌,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紧急救人的紧急救人,秦苏念则是拉着陆知瑜的手,站在她身边和陆知瑜一起看着众人忙碌。

忽然,秦苏念偏过头看向了陆知瑜,说实话,刚刚的表白只是她一时兴起,原以为陆知瑜不会回答她,可没想到的是,陆知瑜竟然陪她一起,在众人面前承认了两人的关系。

陆知瑜感受到秦苏念的目光,抬眸便看见了秦苏念满是情意的双眸,陆知瑜不由得微微捏了捏秦苏念的指尖。两人相视一笑。

温楚在一侧表情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眸底深处那抹失落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了。她难过吗?当然难过。

可是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撕心裂肺,可能,在厕所门口亲上秦苏念的脸颊时,她便已经释然了。

毕业之后,两人之间定然不会再有过多的联系,她要趁着还能见到秦苏念时,将自己的心意说出口,她在意的已经不是秦苏念口中的答案,她只是不想让自己有遗憾。

当时秦苏念正弯着腰在门口洗手,她忽然凑近说了一句:“秦苏念,我喜欢你,是恋人之间的喜欢。”

秦苏念自然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间点表白,自然而然地有些愣神,温楚便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在她脸上落了一个吻。

她其实是猜到秦苏念和陆知瑜之间的关系的,但是,她还是想自私一回,将自己所有的心动遗憾留在今晚,就当是用这个吻买断日后两人之间的所有关系。

林深距离温楚最近,自然能够感受到她身上低落的气息,于是他眼睛一转,低头在手机上发了条信息,收件人是——苏明玉。

晚上回家后,秦苏念刚进门便忍不住将陆知瑜抱在怀中抵在门边,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欢喜:“我的女朋友……”

陆知瑜轻轻推她,声音带了些羞赧:“别闹。”

秦苏念不依,轻轻地啄她脸颊,密密麻麻地落在她的额头脸颊唇角,陆知瑜一边笑一边躲,秦苏念不依不饶地追着,闹了一会后,秦苏念终于停了下来,她紧紧抱住陆知瑜,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好喜欢你陆老师。”

黑暗中,她能感受到女孩激烈跳动的心脏,手不由得轻轻回抱住女孩,低声道:“我也是。”

刚在一起,两人难免要腻歪一阵子,又借口有事要晚一个星期回去后,理所当然地开始了两人的同居生活。

秦苏念每晚都要磨蹭着摸到陆知瑜的床上睡,再在睡前和陆知瑜腻歪一阵子,好几次差点擦枪走火,都被秦苏念硬生生止住了。

而在两人“度蜜月”的一个星期,秦苏念的高考成绩也终于出来了,她怀揣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最后看到了自己高出一本线一百来分的成绩,感动地热泪盈眶。

那天晚上,也是陆知瑜唯一一次主动和她亲热,陆知瑜知道,女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努力离她近一点,她那段时间付出了多少,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而现在,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考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

当秦苏念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许湘时,许湘也又惊又喜,连声夸赞秦苏念,还让秦晋多和秦苏念学习。秦苏念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秦苏念走之前看着大门的眼神别提多不舍了。

回到家后,秦苏念收到了家中有史以来最热烈的欢迎,许湘亲自下厨给秦苏念做了一桌子菜,而秦晋则是屁颠屁颠地跟在秦苏念身后叽叽喳喳地说着在学校发生的趣事。陆知瑜坐在秦苏念身旁,看着一家子人欢乐和谐的气氛,眸中不由得闪过一些暖意。

饭桌上,秦苏念一直有意无意地观察着许湘的脸色,见她一副和平常没有两样的神情,不由得在心底开始怀疑姜之鱼办事的效率。

晚饭后,秦苏念便在微信上问起了姜之鱼这件事,姜之鱼表示很无奈,她回道:

【我已经很努力地给许姐灌输了,她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

秦苏念眼中一喜:【能接受到哪种程度】

姜之鱼:【在我说的时候已经不用言语说我变态了】

秦苏念:【……】懂了,她大概能想象到许湘的表情肯定是嫌弃又无语。

【姜阿姨,加油啊,现在能帮我的可就只有你了!】

【……我尽力】

…………

关了手机后,秦苏念看着时间点,发现也差不多到大伙睡觉的时间了,便偷摸着跑到了陆知瑜的房间,她没有敲门,直接进去的。

进去时才发现房间里不止有陆知瑜一个,陆妈也在。

陆知瑜看着秦苏念偷偷摸摸的样子瞬间就知道她是干嘛来的了,无奈又宠溺地瞪了她,心中想着这下看你怎么解释。

谁料秦苏念一脸淡定,对着陆妈道:“陆妈,我来找陆老师问问高考填报志愿的事,你要是有事,那我待会再来。”

陆妈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这也没什么事,念念你和你知瑜姐讨论吧。”

陆琴出了门后,秦苏念瞬间松了一口气,她依旧严肃地走到陆知瑜床边,一副认真办事的模样:“知瑜姐,不知道关于填志愿的事你有什么高见?”

陆知瑜眼角划过一抹笑,道:“没有高见,只有几分拙见,要听吗?”

“好的知瑜姐,请说。”

陆知瑜被她逗笑了,轻轻捏了捏女孩的面颊道:“别叫我知瑜姐,有点奇怪。”

秦苏念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勾唇道:“那我叫你什么?”

陆知瑜正要说话,秦苏念却忽然将她抵在床头,在她耳边低声道:“陆老师,还是……陆姐姐?”

女孩格外咬重了“姐姐”两个字,声音带着些玩味。陆知瑜耳尖被热气沁染地有些发红,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称呼。

叫老师?不行,自从身份转变后,每次听见秦苏念叫她老师,她都有种诱拐学生的罪恶感。叫姐姐?更不行了,这个称呼很是……禁忌。

陆知瑜一时半会没说话,看着她呆呆的模样秦苏念便忍不住逗她:“陆姐姐?让我亲亲陆姐姐可以吗?”

陆知瑜瞬间回过神,推开她羞窘喊道:“秦苏念!”

秦苏念闻言眉头一皱,不满道:“陆姐姐,你怎么还叫我全名啊?”

陆知瑜不欲与她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只能用眼神瞪她,希望她收敛一些,秦苏念怎么可能轻易绕过她。她直接半跪在陆知瑜腿两侧双手抱住陆知瑜脖颈,轻轻用力拉近两人的距离,唇角微勾道:“陆姐姐,不如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小秦宝贝如何?”

陆知瑜这辈子都没有和谁有过如此亲密的称呼,眼下听秦苏念的话脸直接红了个透彻,她索性扭开头不去看秦苏念,只当没听见她的话。

秦苏念见陆知瑜撇开头露出的耳垂,眼神微动,轻轻靠近坏笑道:“我也叫你小陆宝贝怎么样?”

本着看不见等于听不见的想法,陆知瑜闭上了眼,任由秦苏念在她耳边说着一些羞耻的称呼。

陆知瑜的表现让秦苏念感到好笑,双眸微动,她慢慢靠近陆知瑜的耳垂露出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酥酥麻麻的痒意让陆知瑜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秦苏念却并未就这样放过她,她轻轻舔舐撕咬着陆知瑜的耳垂,直到那耳垂红如琥珀她勉强放过它开始吻向她耳后再往下轻吮着她的脖颈。

酸软的甜意在陆知瑜心中缓缓荡开,她觉得身体无端有些发热起来,像是有一股电流顺着她的四肢缓缓流动,这种感觉,既让人觉得难受又让人感到期待迫切,期待着更多地方被这样对待。

陆知瑜微微仰着脖子,雪白纤细的脖颈全数暴露在秦苏念眼中,从脖侧到下颌线又到喉咙,秦苏念轻轻一点点吻着陆知瑜,瞳色逐渐加深。

秦苏念能感觉得陆知瑜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她缓缓往上,轻而易举地找到那两片柔软的唇瓣轻轻覆盖了上去,呼吸交缠唇舌纠葛间,秦苏念的手带着滚烫的热度落在了陆知瑜的肩膀上。那一层薄薄的手感极佳的睡衣顿时被褪去大半露出那只雪白滑嫩的香肩。

意乱情迷间,陆知瑜红润的小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极轻的呻吟,秦苏念瞬间回神,猛然从陆知瑜胸前抬头,当她看见衣衫被褪去大半就连胸衣也被掀上去的陆知瑜时,呼吸顿时凝滞了起来。

陆知瑜眼角含春,双眸水润带着些迷离有些迷茫地看向了秦苏念。秦苏念吞咽一声,伸手一边整理陆知瑜的衣衫一边低声道:“陆老师,对不起,我不是……”

话没说完,秦苏念便感觉双手被握住了,她抬眸,看见陆知瑜眼角泛红双眸满是温柔羞怯:“我愿意的……”

只一句话,便让秦苏念那仅剩不多的名叫理智的弦差点崩溃,她急促地喘息着,几乎就要忍不住要了陆知瑜,却还是忍了下来伸手替陆知瑜整理好衣衫,又躺在她身侧将陆知瑜抱在怀中亲昵地蹭着她道:“不是的陆老师,你每次来姨妈时肚子都会痛,我怕贸然要了你会让你在来时更不舒服……”

陆知瑜心中像是被温暖柔软的棉花糖填满了,秦苏念怎么可以让她这么喜欢又这么感动。

“所以啊陆老师”秦苏念道:“我陪你去医院一起问问医生怎么样啊?”

陆知瑜有些羞赧,这种事要问医生也太羞耻一些了吧,但女孩声音中浓浓的担心还是让她轻轻点了点头。

秦苏念一阵欣慰满足,轻轻吻了吻陆知瑜的额头道:“那,晚安,我的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晚上早点睡!千万不要熬夜,不然会有黑眼圈呜呜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