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41章 什么关系
 
第二天早上, 秦苏念难得睡了个懒觉,先前答应过林深的妈妈要去看她,眼下恰巧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和众人打过招呼后, 秦苏念便出了门。

林深家离她们家只有十分钟的车程, 秦苏念到那里时,清晨的阳光也才刚刚有些热度。

通往别墅的路铺满了一层雾霾蓝的大理石,缝隙中是绿茵茵的人工种植草地, 路过门口的泳池在走两步左拐便能看见一扇银黑色的大门。

秦苏念伸出食指按了按门铃, 没过一会便有人过来开了门,秦苏念面上扬起笑意,抬头看见的却不是林深或江伯母, 而是他们家的保姆,王婶。

王婶见到秦苏念先是小心翼翼地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 而后才转身给秦苏念让开了门道:“是秦小姐啊, 请进。”

秦苏念敏锐地感觉到林家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她进了门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她穿过客厅门前的屏风,便看见了一个坐在沙发前的女人, 女人身材火辣,一席红裙紧紧贴合着她的身子,深栗色的头发烫成了波浪卷披散在身后,看起来成熟又性感。

秦苏念轻咳了一声,打招呼道:“江伯母。”

女人闻声抬头, 面上的怒色在见到秦苏念时瞬间消散,她迅速换上笑容, 惊喜地招手道:“小念!你怎么来了。”

若只看女子的面容和身材,任谁都觉得这只是一个三十不到的漂亮女人,可秦苏念却知道, 面前这个女人已经四十有余了。

秦苏念自然地扬起笑容,向着江之余走过去:“之前不是答应了江伯母来看您吗,所以我这就来了。”

“什么伯母啊!都把我叫老了”女人瞪着秦苏念嗔怪道:“都和你说多少遍了,要叫江姐姐!”

秦苏念哭笑不得地看着女人,那句“江姐姐”怎么也叫不出口,江之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也不再强求:“小念啊,你这么直很容易孤独终老的知道吗?我是怎么教你的?你今天为什么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说。”

秦苏念想到江之余之前对她的那些教育觉得一阵失语,她想了想道:“是因为我想江伯母了所以才来的?”

江之余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对就是这样,记得把疑问句改成肯定句,要说的情真意切一些。”

先前有关的教育大概也就是这样,江之余管这叫嘴甜会说话,秦苏念不觉得。

若是说给喜欢的人听,那人会觉得你嘴甜,若是在一个不熟悉的人面前说这个,那人十有八九会觉得你油腻。所以关于江之余的教导,秦苏念只半听半不听。

江之余拉着秦苏念叭叭叭地说着,一会捏捏她的小脸一会玩玩她的头发,看向秦苏念的眼神满是喜爱,而后想到了什么又叹息:“我要是生的是个女儿多好啊,白白嫩嫩香香软软,又听话又漂亮又善解人意,只可惜我这肚子不争气啊,生出来一个臭男人,天天就知道惹我生气……”

秦苏念一听这话便知道肯定是母子两又吵架了,便宽慰道:“男孩子也很好的,有责任有担当能保护你……”

江之余轻嗤了一声,摇摇头,看向秦苏念的目光愈发喜爱了起来。秦苏念感觉浑身发毛,道:“江伯母,林深呢?怎么今天没看见他人?”

不说还好,一说这个江之余就来气:“在房间呢,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先前就非要组建什么乐队,结果呢,就因为这事把自己成绩搞得乱七八糟……”

秦苏念大概知道什么事了,先前暑假时林深就和她说过要组建乐队,说是觉得那样很酷。秦苏念只以为他是三分钟的热度,当时只听听笑了笑就放过去了,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在暗中筹备这事?

看江伯母的样子,想来应该是林深这次开学考的成绩不尽如人意,所以两人才吵了起来吧。

秦苏念心中思量起来,安慰了一下炸毛的江之余,便起身去了林深的房间。

敞亮的房间内,秦苏念看着裹在被子中的人,踢了踢他露在外边的脚,道:“起来,别装了。”

下一秒,林深便揭被而起,翻身坐在床上可怜兮兮道:“念姐……”

秦苏念:“……伯母为什么不同意你组建乐队你不知道?”

“因为我成绩下降了,她刚好又心情不好,就拿我出气了……”

秦苏念刚想说江伯母怎么可能因为心情不好就拿你出气,但转念一想,忽然便卡住了。以江之余那个性格还真是有可能。

“本来我是想好好跟她保证成绩不下降的,但是她不听我说话,我正准备找你帮我游说一下呢,你就来了。”林深叹气道。

秦苏念想了想,道:“你先等伯母消消气,等她气消了,我在帮你游说,到时候你在一旁装乖卖惨好好保证就行了。”

林深眼睛一亮,惊喜道:“感谢念姐,要不要来我乐队试试?”

“不去。”

林深一脸失望:“为什么?”

“我要好好学习,没时间出去搞这些。”

“不占时间的,学习那么累,肯定要劳逸结合嘛!”

“……”秦苏念想了想:“让我考虑考虑。”

林深眼中一喜,疯狂点头。

秦苏念之所以暑假这些时间不出去补课报班,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她从幼儿园开始,寒暑假基本都在各种兴趣班里。

秦母和秦父很忙,只能将她放在兴趣班,一天中很多时候都是忙着从一个兴趣班到另一个兴趣班。

能学的基本上都学了,所以秦苏念虽然学习不行,但旁的倒是很可以。

两人在房间一起讨论了乐队的组成和未来规划,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在饭桌上,秦苏念果然开始游说起来,林深也乖乖地装孙子,保证成绩不会下降,最后江之余只能无奈地点头同意了。

关于乐队的讨论,两人一直从中午吃完饭讨论到了晚上吃完饭,期间特意发了个信息给秦晋,让他记得送点月饼到甜甜家。

秦晋从小记忆力就好,甜甜家的位置他也再清楚不过,秦苏念想着秦晋若是过去肯定会让张叔开车送,两人一起也没什么大问题,便将这件事很放心地交给秦晋了。

明亮的灯光下,秦苏念正和林深比划着什么,被她放在一边的手机便忽然响了。秦苏念止了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秦晋的来电。

她想着可能是甜甜想要和她说话,便直接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声音略微有些嘈杂,秦苏念没听见秦晋给她回应,就在她有些莫名其妙时,电话那边忽然传来一道凶狠的含糊不清的男声:“狗崽子,你找死!”

接着便是秦晋的一声痛呼以及物体倒地的声音,甜甜的哭声从传声筒爆发开来,秦晋的声音带了些颤抖但却很坚定:“甜甜别怕,我保护你!”

秦苏念的脑海瞬间便炸了,这个声音是许涛?!

她瞬间便站起了身子,急急忙忙就要往外冲,林深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一边急忙跟上秦苏念喊道:“念姐,我有小电驴!”

呼啸的风从耳边刮过,将秦苏念柔顺的发丝刮得凌乱不堪:“快点,再骑快点!”

林深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小电驴此时已经到了最快的速度,他只好道:“电驴都快成死驴了,已经最快了念姐!”

秦苏念心中很是急切,但也没办法,只好接着透过手机听那边的声音,伴随着甜甜哭声的是许涛一阵阵的骂声,和秦晋一次又一次被推开又纠缠而上的声音。

秦苏念心中直颤,张叔呢?秦晋怎么会是一个人去的?听那边的声音似乎一开始许涛还有所忌惮秦晋的身份,但后来却是凭着酒意开始发起疯了。

十分钟的路程,林深骑着小电驴硬是三分钟就到了,路程中还顺便报了警叫了救护车。

秦晋再一次被许涛推开又不依不饶地抱上去时,许涛终于发怒了,他抬起脚一脚将秦晋踹开,又拎起酒瓶子缓缓走向秦晋,面上表情阴森:“小崽子,你喜欢抱我是吧,行啊,老子今天连你一起操,妈的!”

说着就走过去又一脚踢在了秦晋的腿上,而后蹲下身子,在秦晋奋力的挣扎中,准备用手扒下他的裤子,然而手还没伸过去,一块板砖便用力地拍向了他的脑袋。

许涛吃痛地捂着脑袋,将手伸到面前一看,顿时惊恐又愤怒地吼道:“血!血!好啊!你个小婊子!”

许涛眼神充满了恶毒,他看着身体忍不住颤抖却依旧不肯走开的甜甜,粗暴地拉过她,就要动手,而秦晋此时却猛然暴起,手中尖锐的石子一下子便狠狠地按在了许涛的后脑。

“啊——”许涛撕心裂肺地吼叫着后退,理智顿时全无,他顺手摸起地上一块板砖站起怒吼:“狗崽子,去死吧!”

硕大的砖块像是夺命的符号冲着秦晋的脑袋便来,秦晋还想躲,可被许涛踹的那两下着实让他没有力气,而此时,甜甜一个飞扑扑倒了他身上。

“甜甜!”秦晋又惊又怒,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用自己最后的力气翻身将她护在身下,而后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意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袭来,他只听见了许涛的一声嘶吼以及砖块落地的声音,秦晋心中一颤,是姐姐来了吗?

下一秒,他便从地上被人抱起,秦苏念看着秦晋因惊喜和后怕而濡湿的眸子,以及甜甜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心中顿时一酸。

偏偏,秦晋满是伤,还哽咽着安慰甜甜道:“别怕,哥哥在这,哥哥保护你。”

秦苏念将两个孩子抱在怀中,身体因害怕和愤怒而轻轻颤抖起来,要是她再来晚一点,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这,秦苏念便松开了两个孩子,道:“别怕了,姐姐来了,乖,在这等我一会好吗?”

身后的许涛被这一脚踹地酒醒了大半,脑海里的疯狂和愤怒也消逝不少,他看着秦苏念的背影,心中一阵颤抖。

趁几人抱在一起的时刻,用手撑着身体就想逃跑,没等他站起来,后背便撞上了两条坚硬的柱子,他抬头,看见的便是林深满眼戾气的眸子:“想去哪啊?”

而秦苏念此时手中也拿着许涛先前拿的那块板砖,一步一步,面色阴沉地向着许涛走去,每走一步,许涛的身体便瑟缩一下,眼中惊恐也愈发浓烈。

然而他退无可退,前有秦苏念,后有林深。直到女孩的影子完全笼罩住了他,许涛才颤抖道:“你想干什么?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啊——”

秦苏念一把攥住许涛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另一只手握着板砖就拍了上去。

秦苏念满心的怒气,压根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秦苏念和林深一个拿着板砖一个摸了条不知哪来的棍子,将许涛打的满地打滚,遍地求饶。

直到最后许涛求不动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时,林深才拉住了还想补刀的秦苏念:“念姐,别打了,再打就真的死了。”

秦苏念抿着唇一言不发地扔了板砖,又狠狠踢了一下躺在地上装死的许涛,这才堪堪收手。

而此时周边也响起了一阵阵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红蓝灯光闪烁,照在秦苏念和林深的脸上,远处是两个围在老人身边的孩子,地上躺着一个满脸是血生死不知的人。

秦苏念想,这次怕是不得不让人保释了。

警察局内。

林建国看着秦苏念和林深骂骂咧咧地道:“怎么又是你们两个小崽子?真把警局当自己家了是不是?隔三差五地就要进来一回?你看你们这次闯了多大的祸,那许涛被打的,要是再晚送进医院一秒,你俩就杀人了知道吗?”

“杀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知道吗?你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林建国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事我也管不了,只能叫你们家长过来了!”

林深和秦苏念都是一顿,而后面露苦色,这要是给家长知道了,那不得炸翻天了。两人不说话,林建国便道:“你们以为不说话我就联系不上你们家里人了,我只是在给你们选择,是你们自己说,还是由我来说,懂吗?”

“二叔,你也不问问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打他。”林深小声道。

“不管什么原因,将人打成那样肯定是要赔偿医疗费的,不通知你们家长,你们能赔得起吗?”

“能啊。”秦苏念和林深同时开口道。

林建国:“……”妈的,忘了这两崽子是富二代。

林建国被一噎,正准备瞪回去,门便被敲响了,秦晋和甜甜此时也被送进来录口供了。

甜甜显然之前在警察小姐姐那听说过什么,一进来就和倒豆子似的将昨天晚上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在配合那张眼泪哗哗的可爱小脸,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林建国沉默着听甜甜东一句西一句将这件事情说完,而后看着抽泣的甜甜叹了口气:“别哭了小丫头,这事我也是公事公办,他们的家长必须通知到……”

甜甜便哭着钻进秦苏念和林深怀中,小声地抽噎着道歉:“对不起林哥哥秦姐姐,是我害的你们……”

秦苏念和林深连忙安慰,几人闹作一团,片刻后,秦苏念和林深对视一眼,选择了打电话找人。

一边,陆知瑜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接到了秦苏念的电话:

“陆老师,快来救我。”

……

林深被江之余骂惨了,他几次想要解释,可江之余就是不给他机会。不得已,林深只好用眼神求助秦苏念。

秦苏念杵在一旁看了看正在气头上的江之余,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秦晋和甜甜作为整个事件的中心,此时正在里面接受审问。

陆知瑜过来时,看见的便是这副画面。

听到大厅门口的脚步声,秦苏念瞬间便抬起了头,对着陆知瑜招了招手,江之余余光瞥见秦苏念的动作,一边骂着林深一边抬起头向门口看了过去。

陆知瑜来的仓促,只穿了一件连衣裙便匆匆赶来,可饶是如此,也让人眼前一亮。

陆知瑜走到秦苏念面前,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

先前秦苏念只在电话中告诉了她自己进了警察局让她来救自己,并没有说是什么事,但见陆知瑜这副担心的模样,想来是她在来的路上脑补了一出大戏。

秦苏念还没说话,一边的林深便小声地嘀咕了起来:“陆老师也太温柔了吧。”

江之余耳尖,一听这话便睨了他一眼,语气危险道:“什么意思?”她伸手捏住了林深的耳朵:“闯祸还有理了?还想让我怎么温柔对你?我看莫不是你连累的小念也到警局来了?”

林深痛苦地伸出爪子想要移开江之余的手,但又不敢,只敢嚎叫道:“疼疼疼……妈,你轻点。”

秦苏念好笑地看了母子二人一眼,上前一步站在陆知瑜身旁道:“我没事。”

说完又转身看向江之余,道:“江伯母,这件事其实不是林深的错……”

秦苏念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江之余慢慢松开了手,有些不信任地看了林深一眼:“深子还会见义勇为?”

林深:“……”亲妈再见。

秦苏念好笑地看着两人,而后转身面对着陆知瑜道:“陆老师,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小晋在里面接受审讯,我们要有保释人才能回去……”

江之余在一旁听着秦苏念对陆知瑜的称呼,忽然道:“保释人你怎么找的是你老师?”

秦苏念和陆知瑜皆是一顿,陆知瑜抿了抿唇正准备解释,却见秦苏念微微转过头,眸光闪过一丝戏谑,道:“因为她不光是我老师,也是我姐姐。”

“是吧?陆姐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7 21:51:35~2021-09-08 20:11: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1651972 11瓶;feffol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