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32章 在乎
 
自那日从警局回来后, 陆知瑜心中其实已经消了气。秦苏念会那样暴躁地动手,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担心她。

那日她进门看见的秦苏念满脸狠戾,姜阑被揍得鼻青眼肿, 再加上当时不了解详细的情况, 对被打的姜阑很是愧疚,因此当时对秦苏念是有些恼火的。

她事后知道时,对秦苏念也有些愧疚。但, 秦苏念毕竟动了手。

当天晚上没去给秦苏念补课是因为她着实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秦苏念, 而到了第二日,她便匆匆忙忙接着去相亲了,一日下来, 两人一天未曾碰面。

同住一个房子,怎么可能一天不碰面。若不是太过巧合, 那么便只剩刻意。

她在想, 秦苏念大约也是生了她的气了。她担心自己所以打的姜阑,结果她当时竟然向着姜阑。这种事情,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难过吧。

八月二十二日, 中元节。距离开学还有九天。

许湘破天荒地给秦苏念打了个电话,叮嘱她开学要注意点事宜,让她尽早准备开学要用的东西,语气虽算不上温柔,但也不强硬。

片刻后, 秦苏念挂了电话还觉得在梦中。许湘这么多年来很少管她,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了, 给她打电话说的竟然不是有关秦晋的事。

秦苏念开学高二了,住校全凭自愿,秦山海为了她能住的舒服一点, 将她之前的住所重新装修了一遍,顺带着随手给秦苏念打了一百万零花钱。

秦苏念消费欲望比较低,一年存的钱可能就是普通人十年的工资。秦父这人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没事就喜欢打钱,打钱,打钱。秦苏念和秦父之间最多的就是银行卡上的交易,当然,是秦父单方面的。

秦苏念对这位不善言辞将爱意掩埋在打钱这种方式中的老父亲还是颇有好感的,至于许湘,两人说话往往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许湘平时夸赞秦晋也好直说秦苏念也罢目的都是为了激起秦苏念的斗志,但秦苏念不知道,她觉得她这个母亲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个不优秀的女儿。

秦母也不知道自己的方法究竟对不对,她觉得秦苏念不是很喜欢她这个母亲。

两人平时又不常见面,见面也很少有机会坐在一起长谈,所以这才导致了两人之间这种尴尬的亲人关系。

秦苏念挂了电话后便下床拉开了窗帘,屋外阳光正好,适合出门采购。秦苏念看了看天气预报看见今天没有雨后才放心地出了门。

开学要用的东西无非就是本子笔之类的,其他住宿用的东西,秦父买的那套房子里应该都有。采购完后已是中午,回到家中时,家中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人。

今天周六,所以秦晋就以问陆知瑜题目为借口回来了。

“妈没和你一起来?”

秦晋“哒哒哒”上前帮秦苏念提了一小部分东西,道:“没有,妈妈最近新开了一家花店玩,她很忙,所以我就让王叔送我过来了,晚上再回去。”

张叔是秦苏念这边专用的司机,王叔则是秦晋那边专门负责接送的司机。

秦苏念点了点头,而后斜着眼睨了他一眼道:“你开学都上四年级了吧?怎么天天还和妈妈一起睡?丢不丢人啊?”

秦晋涨红了脸:“我没有,是妈妈不放心我,非要和我一起睡的,我今晚回去就和妈妈说要自己一个人睡!”

秦苏念勾了勾唇敷衍道:“嗯,对,嗯,好。”

秦晋小脸通红,生硬地转移话题道:“陆姐姐呢?怎么没有看见陆姐姐?”

秦苏念眼眸一闪,神色如常道:“你陆姐姐出去相亲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秦晋惊诧地看着秦苏念,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又顾虑着什么没有说出来。

秦苏念没有注意那么多,说完后又继续道:“下午带你去个地方。”

秦晋好奇:“什么地方?”

“甜甜家。”

“”

再次站在甜甜家时,秦晋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他看着热情扑上来的小女孩,面色通红地接住了她。

“哥哥你来了!”

秦晋故作冷酷:“嗯。”

“哥哥真好看!”

秦晋面色一红,赶紧求助似的看向了秦苏念,秦苏念很上道地将甜甜从秦晋怀中接过来,勾唇道:“甜甜,等你开学之后,哥哥就能天天保护你了,开心吗?”

甜甜眼睫弯弯:“开心!”

秦苏念也跟着笑,唯有秦晋好像听见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瞪大眼睛道:“姐姐你说什么?”

秦苏念勾唇笑得有点贼:“我说开学你就能天天保护甜甜了啊。”

秦晋忽然想起来,他爸爸是个极其喜欢投资的人,没事就喜欢给两人所在的学校捐个图书馆捐个实验室什么的,再加上秦家在a市本就是名门望族,秦苏念要是想在他们学校内部的幼儿园塞一个小孩进去还真是易如反掌。

“所以以后甜甜可就要拜托你照顾喽!甜甜,以后和哥哥一个学校,有什么事就去找哥哥知道吗?”前半句是对秦晋说的,后半句是对甜甜说的。

甜甜认真地点头笑道:“我也会照顾好哥哥的!”

秦苏念弯唇一笑,余光瞥了瞥那面色红润的秦晋,正要说些什么,却见秦晋忽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甜甜,声音稚嫩却严肃:“好!以后我来保护你,谁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把他狠狠揍一顿!”

甜甜也是一怔,而后开心地从秦苏念身上挣扎着下来,在秦晋白皙的小脸蛋上啵了一口笑道:“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秦苏念愣了愣,而后玩味地看着面色爆红结结巴巴的秦晋,本想再调笑一番,但看着秦晋那红彤彤充满羞意但却认真的小脸,最终还是忍住了。

从甜甜那里出来后,秦苏念带着秦晋去商场逛了逛。商场十分懂得与时俱进,情人节时卖情侣红绳,中元节时卖情侣鬼面具。

秦晋觉得有趣,拿起一个鬼面具道:“这个做的好逼真啊!拿回去带脸上肯定能把别人吓坏!”

话语间满满的都是感兴趣,就差把“我要买一个”这几个字说出来了。秦苏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等秦晋开口便主动拿起了两个,去前台结了账。

直到拿着面具坐上了回家的车,秦晋还是觉得不可置信,今天的姐姐这么好说话的?

夜色渐深,陆知瑜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灯红酒绿只觉疲惫,连续几天不断地相亲,非但没有激起陆知瑜想要结婚的念头,反而让她内心深处对婚姻的恐惧又加深了一层。

她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想着相亲也应该相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还是准备一下学校面试的事情好了。她面试的学校是一所私立的贵族学校,里面工资很高,但学生却很难管。

说白了这学校里除了少部分真正想要学习的,其他人都是等着毕业后再混个大学然后接管家里公司的人。

陆知瑜脑海里忽然闪过秦苏念的脸,她会不会也在那个学校?想完又摇了摇头,a市贵族学校足足有四五个,那所既不是环境最舒适的也不是教学质量最好的,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最有钱了吧,所以秦苏念很大概率不会在那。

但陆知瑜没有想到的是,那所学校虽然不是环境最舒适的,也不是教学质量最好的,但却是秦山海唯一投资的。

下了车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黑夜沉沉,星辰黯淡,唯有一弯明月在空中发着隐晦的光。

家中的门没有上锁,陆知瑜指纹解锁开了门。一片黑暗,连一丝灯光都没有,陆知瑜正准备开灯,忽然感到身侧有什么东西飘过。

瞬间,陆知瑜便绷紧了身体,她手指轻颤着摸向了开关处,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陆知瑜想都没想直接一个过肩摔,伴随着“彭”“啪”的两声以及一声少女的惨叫,正道的光洒在了大地上。

地上那张狰狞血腥的脸正对着她,看起来煞是恐怖,陆知瑜不由得退后了两步,再往下一看——嗯?这睡衣有点熟悉怎么回事?再想想自己刚才听见的那声惨叫,陆知瑜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猜想。

而此时,那躺在地上的女孩伸手扯下了脸上的东西,露出那张白皙的小脸。秦苏念一边在心中骂着林深一边站起来,面色尴尬地看向了站在门口处冷着一张脸的陆知瑜。

“我”

“吓人很好玩是吗?”

秦苏念的话被陆知瑜听不出情绪的言语打断了,她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分辨不出情绪的双眸,心中一顿,就要解释,陆知瑜却没给她机会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她僵硬地转过身看着陆知瑜一步一步上楼,直到走到房间合上门都没有转过头再看她一眼,明明灯光很亮,她却觉得心中难掩灰暗。

晚上十点,秦苏念躺在床上依旧睡不着,脑海里满是陆知瑜冷着脸看向她的模样,片刻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秦苏念无力地说了句“喂”,电话那头的林深没有察觉,依旧兴奋道:“念姐怎么样?陆老师原谅你了吗?”

“没有。”

“怎么可能!”林深震惊道:“科学是不会出错的,除非你的做法不科学?告诉我你怎么说的?”

秦苏念便将今晚发生的事告诉了林深,林深听完后沉默了半晌,最后憋出了一句话:“念姐,我觉得你可能遇见你的爱情了。”

秦苏念疑惑地“嗯?”了一声,林深道:“都说在喜欢的人面前智商为零,我觉得你在遇到陆老师时智商是为零的。”

秦苏念无力地反驳道:“这明明是你出的主意。”

“秦姐,苏姐,念姐,大姐啊!”林深恨铁不成钢:“我告诉你的明明是人在极度恐惧时被人安抚会对那个人产生依赖和信任感,这时候道歉或者是做些其他什么都是极其容易的。我的意思是让你去扮演让人家恐惧的人吗?”

“我是让你找个恐怖片和她一起看好吧!你倒好,亲自上阵把人吓得半死,这主意真亏你能想的出来,念姐你平时那聪明的劲怎么一遇到陆老师就没了呢?”

秦苏念:“你直接告诉我怎么做不就行了吗?”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会做出亲自去吓陆老师再去哄人这种做法。”

“”

“”

两人相顾无言许久,最后秦苏念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算了,明天再说吧,我睡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秦苏念再一次感受到了被过肩摔的痛,上次摔得是左胳膊,这次倒是刚好,给右胳膊也来了一下。她没去看胳膊被摔成什么样,躺在床上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果然很傻。上次在鬼屋明明就被摔过一次,居然还不长记性。

算了,再去陆知瑜的房间解释一下吧,两人很快就要分别了,误会还是尽快解开的好。

而另一边的林深挂了电话后,深深地感到一阵无语,这就是爱的魔力吗?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打开了微信给陆知瑜发了几条信息,那是除了早安午安晚安以外唯一的长句:

【陆老师,那个其实念姐是想向你道歉,但是她这个人比较轴】

林深从那天晚上和秦苏念一起吃饭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今天晚上秦苏念装鬼吓人的事,能背的锅他都含泪背下了,最后总结了一句:【念姐就是太在乎你这个朋友了,所以才总是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事,所以还希望陆老师不要计较】

林深发完这段话后只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主动背锅不说,还千里迢迢为朋友网络姻缘一线牵。他真羡慕念姐,居然有自己这个这么好的朋友。

感叹完之后,林深又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了陆知瑜回复了一个淡淡的“嗯”字。

林深不知道这个“嗯”是什么意思,但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接下来就看念姐自己的造化吧。

陆知瑜原本是准备睡了的,但林深发来的信息却打断了她。

前面的解释她都信,所以表情没什么变化,唯有在看见林深最后一句话时,划着手机屏幕的拇指微微顿了顿。

太在乎她这个朋友吗?

陆知瑜心中涌上一股奇妙的感觉,像是紧张又像是欣喜雀跃。这么多年来,因为她性格的原因很少能交到朋友,如今倒是有些改变不是吗?

她将林深说的最后一句话来来回回看了许多遍,嘴角微微上扬,偏偏自己还无所察觉。

片刻后,陆知瑜从床上下来,开门,出门,动作流畅。

出了门没走两步,她忽然发现秦苏念门口的把手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走廊上,两人的脚步都顿在原地,视线在空中交汇,两人都愣了一下。陆知瑜先反应过来,她偏开头夺躲过秦苏念的视线,微微张口:

“你……”

“你……”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消声,秦苏念轻咳了一声,上前几步站在陆知瑜面前道:“陆老师这是要去哪?”

在来秦苏念房间之前,陆知瑜分明都想好了说辞,这会站在秦苏念面前却有些羞赧。她眼眸转了转对上女孩的视线,淡淡道:“给你补课。”

秦苏念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闹钟,时针已然指向十一这个数字,她心中瞬间了然。

无声地弯唇笑了笑,秦苏念道:“已经十一点了,现在补课太迟了,不过陆老师来的刚好,我正准备去找你。”

女孩识破她的目的但并没有拆穿,反而给了陆知瑜一个台阶。

陆知瑜心中有被识破目的的羞赧,但还是顺着台阶接话道:“什么事?”

秦苏念上前一步,真诚又认真地看着陆知瑜的双眸,道:“对不起陆老师,我那天不是故意要去打姜先生的,还有今晚,我本来是准备认真和你道歉的,但是我听信了谗言,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

说到最后,秦苏念眨着眼睛轻轻摇了摇陆知瑜的衣袖,可怜巴巴道:“原谅我好不好?”

陆知瑜看着故作可怜巴巴地向她求饶的女孩,脑海里莫名闪过林深发的那句话。耳廓微热,陆知瑜别开头轻轻“嗯”了一声。

仿佛害怕女孩没听清,陆知瑜又道:“好。”

秦苏念又是喜悦又是不可置信,不可置信的是陆老师竟然这么快就原谅她了。她高兴地忘乎所以,当下便上前一步轻轻抱住陆知瑜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处,声音是掩饰不住的开心:“陆老师你真好。”

陆知瑜身体微不可闻地僵了僵,滚烫的热意瞬间蔓延在她白皙的颈间。

好在秦苏念只抱了片刻便松开了手,正准备说晚安的她忽然看见了陆知瑜不自在移开的眼神和泛着粉红的耳垂。

秦苏念笑了,满眼揶揄。

陆知瑜看见女孩眼底的笑,轻咬薄唇正准备借口离开,却见女孩忽然靠近她的耳边,小声地用气音说:“陆老师,你真是,太可爱了。”

闻言,本就羞赧的陆知瑜面上一红,她迅速后退一步,转过身只留下一句羞恼的话语:“我睡了。”

秦苏念看着陆知瑜羞恼离去的背影,眼眸弯弯满是笑意,陆老师真是不经逗,不过,这样的陆老师谁能不爱呢?

作者有话要说:  林深:科学认错还是我念姐在行感谢在2021-08-26 17:16:58~2021-08-28 16:53: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161917 2个;银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鱼扣扣 10瓶;36653208、银河 6瓶;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