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高冷家教总害羞 > 第4章 妇唱妇随
 
秦苏念哄好了甜甜之后便和林深一起商量起了大事。

林深一脸正经:“念姐,我觉得恐吓这件事情不好,万一把人家吓进医院了怎么办?”

秦苏念:“没事,有医保。”

林深:“……”

秦苏念见林深被噎的脸色青苍,戏谑道:“怎么?刚刚不还为我万死不辞吗?”

林深再度被噎,他大脑飞快运转着,突然,他灵感乍现,道:“念姐,我想到一个绝顶好方法1

秦苏念挑挑眉,林深继续道:“念姐你想啊,虽然她武力高深,但是女孩子嘛,基本上都会怕蟑螂老鼠什么的,用这些来吓她,保准能行1

秦苏念:“你去?”

林深嘴角笑容一抽,连忙道:“我恐怕不太合适,念姐你不是和她天天在一起吗,她什么时候不在家你最清楚,所以还是”

林深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只用眼神示意秦苏念。

秦苏念笑笑,瞥了他一眼道:“家里就我和她两个人,陆妈请假了,这事是谁做的还不清楚?”

林深道:“就是要她知道是你做的啊!你想想啊,她这算是寄住到你们家吧,家里的主人不喜欢她,她要是有点自知之明那肯定很自觉地就走了啊1

“万一她要是告状的话,你死不承认就是。”林深想了想又补充道。

秦苏念思索片刻:“有没有仿真的蟑螂老鼠?”

林深道:“仿真的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假的,所以还是用真的效果最好。”

秦苏念:“……”你不知道我也怕吗?

秦苏念:“还是用仿真的吧,我怕真把她吓坏。”

林深用一种“念姐你真善良”的眼神看着秦苏念。

秦苏念心虚地轻咳一声:“那就这样决定了,你帮我准备几个吧,记得放袋子里装过来给我。”

有了前车之鉴,秦苏念到底没敢太嚣张,只在吃完午饭后就回了家。

门刚被打开,秦苏念便听见了一道声音。

“你啊,多让着点念念,她还小,你要懂事。”

回答的则是一道熟悉的清冷的嗓音:“知道了妈。”

听这声音秦苏念隐隐猜出门后两人的身份,一个是陆妈,一个是陆知瑜。

秦苏念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人未到,声先至:“陆妈,你回来了?”

屋内两人齐齐回首,陆琴是个身材消瘦的女人,兴许是因为病魔的常年折磨,陆琴比一般人要消瘦许多。虽面容暗淡,可透过那双溢着光泽的眸子却依稀可见其当年的美貌。

陆琴见是秦苏念,笑道:“回来了,这不是怕你饿着吗?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好好吃饭?”

眼见着陆妈还是一副哄小孩的样子,秦苏念不由得笑道:“当然有。”好好吃外卖。

“那就好”陆妈笑了笑对着秦苏念招手道:“念念,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知瑜姐,想必你们先前应该见过了吧?”

秦苏念心想何止是见过了,连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知道了。

秦苏念抬眸看向陆知瑜,如瀑的乌发柔顺地披散在肩,眉眼之间一如既往清冷淡然,红润娇嫩的薄唇微抿,再配着她今日所穿的淡青色花镶边流苏裙,一眼望去像是屹立在苍雪冰山断崖边的青莲,优雅,清涟。

青莲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也抬眸对视上了她。眼前的人眸光潋滟,似有秋水泛波荡开层层涟漪。

秦苏念默默移开目光,心中默念南无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为怀如来佛祖玉观音&%

秦苏念回过神对着陆琴点头笑道:“是的,见过了,对知瑜姐姐算是印象深刻。”

秦苏念刻意加重了印象深刻四个字,陆琴笑道:“那便好,先前我还担心你们两会相处不和呢,如今看来倒是我想多了。”

秦苏念:“……”不,你没有想多。

秦苏念笑着点了点头:“我们相处十分愉快。”愉快个屁,今晚就催林深赶紧准备道具。

陆琴不知秦苏念心中所想,她惊喜而慈爱地感叹道:“见你们情投意合我就放心了。”

秦苏念下意识地敷衍点头道:“是呀是”



秦苏念猛地抬头,一脸震惊地看着陆琴,陆琴却一脸慈爱,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措辞问题。

秦苏念心道算了,陆妈想必是口误。就在她打算放过这个无伤大雅的口误时,余光中闯入了一抹红。

陆知瑜泛红的耳根像是雪日里的一点玫红瞬间吸引了秦苏念的注意。

秦苏念眉梢微挑,心中起了坏心思,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道:“是呀陆妈,我们情投意合”

陆知瑜面上隐隐泛起薄红。

秦苏念:“举案齐眉”

陆知瑜脖子微微泛红。

秦苏念:“夫唱妇随”

陆知瑜薄唇紧紧抿祝

秦苏念眼见着陆知瑜越来越像一只红虾,心中乐开了花,她张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只听沉默已久的陆妈疑惑道:“夫唱妇随?”

秦苏念微微一顿,立马改口道:“妇唱妇随。”

陆妈眉头紧锁。

秦苏念顿了顿,笑道:“我的意思是我和知瑜姐的感情很好。”

陆妈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笑道:“那就好,不过下次可别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了。”

秦苏念:“……”不是您先说的吗?

秦苏念用余光瞥见陆知瑜恢复淡然的面色,心中暗道可惜。她跳过了这个话题,与陆妈聊了起来。

陆知瑜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听着两人说笑,她低垂着眼睫,立在那里像是一个浑身闪着光辉的精致瓷器。

存在感太强,没人能忽视。秦苏念虽在和陆妈说话,可余光却一直瞥着陆知瑜。

陆琴眼尖,见秦苏念的目光隐隐落在自己女儿身上,疑心顿生。

半晌,陆妈忽然醍醐灌顶,她,悟了。

瞧瞧秦苏念这暗戳戳隐藏着渴望的眼神,瞧瞧她这心不在焉的模样,她肯定是,想学习了!

思及此,陆妈连忙转头对着陆知瑜道:“对了知瑜,你秦姨不是让你教念念学习吗?赶快去吧,别辜负了你秦姨对你的信任。”

陆琴说完后便心满意足地看向了秦苏念,秦苏念嘴角笑容一抽,心想不愧是一家人,怎么在对她的学习这件事上比她还上心。

还有,陆妈你这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陆知瑜眼波微转到秦苏念犯抽的嘴角,而后道:“妈,我看秦小姐今天上午有些疲惫了,不如让她休息休息再教。”

陆琴看向秦苏念,秦苏念连忙打了个哈欠。陆琴见状点头道:“也是”

秦苏念连忙就要告辞,只见陆琴又笑道:“倒是我急切了。”

说着又打趣道:“你知瑜姐姐还是关心你,连你疲惫都能看得出来……”

秦苏念愣了愣,而后抬眸果然便又看见了秦苏念那微微有些泛红的耳根。秦苏念勾唇笑道:“那就,多谢知瑜姐姐关心了。”

秦苏念说的刻意,话音刚落,她便见到陆知瑜的耳根红透了。秦苏念嘴角不由得掀起,感到一阵好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容易就脸红。

陆知瑜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便移开了眸子,陆妈想着秦苏念需要休息,便连忙将人赶到楼上休息了。

秦苏念躺在飘窗前的白绒毯子上,眯着眼想起了陆知瑜,像是含羞草一样的女子,平时看似高冷,一碰便害羞。

秦苏念嘴角噙着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睁开眼时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她迷瞪着眼走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清冷似月辉的女子,她娇嫩的红唇微微张合吐出了几个字:“吃饭了。”

秦苏念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含羞草。”

陆知瑜:“?”

秦苏念瞬间清醒,道:“我是说今晚我们吃草吗?”

陆知瑜:“……”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秦苏念:“……”

秦苏念的脸瞬间便红了个透彻,她支支吾吾地道:“不是,我是说今晚我们不吃草了”

这话听着好像也不对劲,眼见着陆知瑜看向她的目光越来越诡异,秦苏念连忙转移话题道:“不是吃饭了吗?走吧。”

好在陆知瑜没有过多停留在这些话上面,她只点了点头,转身便下了楼。

陆知瑜走后,秦苏念抬头45度角仰望天空悲伤逆流成河,她刚刚到底在说什么玩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