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千金力 > 番外
 
  时光如水,一梦仿佛千年。
  仅仅是睡了一觉,再睁眼,曾经熟悉的世间,恍惚中,已然变得陌生,以及疏远。
  与大魏的战略同盟,甘州的建设计划,武威通商中心的构建蓝图,建立郎城城邦的初步构想,在王琳琅沉睡之前,只是一个个灵光闪现的思想火花。如今,这些星星之火,已经燎原,整个西北道,蒸蒸日上,红红火火,像极西北的小江南。
  可是,这些,她都没有参与。
  就像是那个孩子,明明闭眼之前,还只是肚子里一团刚刚成形的血肉,再睁眼,已经是一个小模小样,有思有想的小女孩了。
  五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
  许多事情,她还没有来得及参与,当初撒下的种子,就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这个世界,貌似没有了她,照样转得热热闹闹,如日中天。
  而她,在面对这个与记忆中截然不同的世界时,就像是一个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蚕宝宝,突然之间,挣脱束缚与保护,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忐忑与慌乱。
  与此同时,城主苏醒过来的消息,早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飞向了郎城的大街小巷,飞往城邦的六街三市,飞到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几乎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为庆祝城主的苏醒,郎城及其城邦,举行了盛大的狂欢盛宴。喧嚣的闹腾,喜乐,欢宴,持续了三天三夜,将整个西北道,渲染成了欢乐的海洋。
  然而,作为中心人物的王琳琅,却从内心的深处,感到一种虚妄的慌乱。
  好不容易寻到一个机会,脱离欢宴的喧嚣与闹腾,避开躁杂而络绎的人群,她寻到了这十里桃林的深处。
  独自一人静坐在桃林之中,望着满山遍野的桃花,将层林尽染成粉色的海洋,一颗心就像是那随风飘飞的花瓣,轻飘飘,空落落,有一种极为缥缈虚幻的感觉。
  桃花开得灿烂而热烈,而王琳琅却突然感到了一种难言的忧伤。
  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已有半生的时光,可是,回首过往半生路,竟有七分酸涩三分甜。只不过想要在这异世暂住,却已经历万千沧桑。
  她解下背后的七弦琴,轻轻地摆放在自己的双膝之上,然后慢慢地弹了起来。
  琴音很低,随着飘飞的花瓣,在空中缓缓地流淌。
  枝头盛开的桃花,像是一片片胭脂,染着富饶的春之山河,像是一片片粉色的云霞,映着这充满生机的大地。
  而树下抚琴的人,却像是一个飘零的过客,在这世界的一角,孤单地伤春悲秋。
  不知何时,一缕萧音,丝丝缕缕地飘来,加入到了这缥缈不定的琴音之中。低沉悠远的萧音,似乎洗白了远岫山林,化作云雾轻烟,追随着起伏跌宕的琴音。
  一曲已了,王琳琅抬眸,望向来人。
  此人一袭洗得发白的僧袍,眸光沉静如一湾清澈的湖水,正踩着不疾不徐的步伐,像是一缕清风般,徐徐地来。
  “染师叔,”她喊道。
  这是苏醒之后,她第一次见到他。
  记忆之中,这个青莲一般的男子,在时光的流逝之下,已经染上了岁月的风霜。他的眼角,有着浅浅的,细细的皱纹。微微一笑,眸光里荡起了沧桑,还有温暖。
  不知怎地,王琳琅突然想哭。
  于是,她便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师叔,我想家,我想回家。”她哭得稀里哗啦,心酸无比。
  “家———?你不正在自己的家里吗?”慧染在她身旁,轻轻地坐下。
  “不,不是,”王琳琅泪如雨下,思绪紊乱,“我的家啊,距离这里很远很远,有几千年时光的距离。我好像回不去,回不去了啊!”
  一刹那间,对于上一世的记忆,从头脑里翻卷而出,像是泻闸的洪水一般,咆哮着,奔涌着,携裹着所有的温暖,美好,欢乐,惦念,向她席卷而来。
  她像是汹涌浪潮下,被水流东牵西扯的一片孤单叶子,倚靠在慧染的肩头,仿佛跋涉已久的人,找到了暂时可以依靠的力量。
  “师叔,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只是一缕孤单的游魂,来自千年之后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从无尽的黑暗之中睁开眼,便变成了茫茫雪原上一个被人抛弃的婴儿。在被冻成一个小小的冰雕之前,师尊捡到了我,救了我,将我养大,教我武功,琴棋书画—————”
  埋在心头最大的秘密,就这样脱口而出,娓娓道来,说的人,平静得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而听的人,心头却是惊涛骇浪,震惊万分。
  佛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佛曰:万发缘生,皆系缘分!每一个人所见所遇,都早安排。一切都是缘,一切都是天意!
  这生死的轮回,缘法的巧妙,实在让人慨叹!
  “在这昏睡五年里,我时常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是脱离躯壳,在无尽的黑暗里飘啊飘。它在高速旋转的黑洞里穿梭,挤过时空之间狭窄扁平的缝隙,险险地回到了现代。”
  王琳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浓重的哀伤,“我看见我的父母,他们满头白发,身躯佝偻,已经垂垂老矣。可是,我喊他们,叫他们,触摸他们,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听不见,感受不到,而我只能看着,看着——————”
  大滴大滴的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的脸上滚落而下。
  泪眼朦胧之中,她的视线,变得迷离,而忧伤。
  “现在我苏醒过来了,可是,我常常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如果我的上一辈,是一场大梦,可是,为何我的记忆是那般的清晰?那些喜怒哀乐,又是那般的鲜明与深刻?我究竟是庄周梦中的那只蝴蝶,还是那只蝴蝶进入了庄周的梦中?”
  王琳琅的言语,缥缈,而迷离,像是陷入了一个绮丽而又悲伤的梦中一般。
  静静听着她倾诉的慧染,好像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度过了整个春夏秋冬。
  “你上一世叫苏五?”他突然问道。
  “是啊,我上一世的名字,叫做苏舞。不过,不是一二三四五的五,而是舞蹈的舞,苏舞!”王琳琅答道。
  “怪不得那人叫你小舞,”慧染的声音低不可闻,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轻轻地叹息。
  “听着,小琅,”慧染伸出双手,将身边之人扶正,望着那双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他扬起了一抹笑容,温柔似明媚的春光,灿烂如冬日的暖阳。
  “佛曰: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慧染的眼睛,像是一湾湖水,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我们都是凡人,难脱八苦,所以会坠入轮回地狱之中。”
  他的声音,低沉,温和,像是一座大山,给一种极为安全与踏实的感觉,“在人世间,总有一些事,我们不愿它发生,却必须接受。总有些东西,我们不想知道,去必须了解。总有一些人,我们不能没有,却必须学着放手。”
  说道这儿,他停顿了一会,清远的眸光,似乎出现了刹那的碎裂,而有一种叫做慈悲的东西,从那裂缝之处,汩汩而出,“你惦记你上一世的亲人,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世的亲人?自你受伤沉睡之后,又该是何等地心痛,悲绝?况且————”
  慧染的声音,变得晦涩,阴暗,透着一股深沉的悲哀,“小琅,你知道吗?其实——,其实你当初怀的双胎。还有一个孩子,一个男孩儿,只是,一生下来便是一个死胎————”
  仿佛一个霹雳募地炸在头顶,王琳琅瞬时呆了,楞了。
  一颗心,仿佛在点石火光之中,被劈成了焦炭。
  她想起来了,在睡梦中,她恍惚听到过压抑的痛苦哭声,还有慧染一遍一遍念着的《往生咒》——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揪住一般,痛得发颤。
  泪水,无声地,在她脸上成行!
  “他们都瞒着你,但我想,你需要知道,毕竟这个世间,他来过!”慧染的声音,低沉,喑哑,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
  “而那个人,自你昏迷沉睡以来,不眠不休地照顾你,状如疯魔。你生产的那几日,危险重重,险状环生。他渡内力给你,直到吐血昏厥,力竭而止。”慧觉心中不觉一声轻轻地喟叹。
  “神医说,他数次遭遇重创,根元已毁,恐寿元不长。”
  王琳琅脸色唰地一白,那句如同魔咒一般的断言:寿元不长,彻底疯魔,又开始在她脑袋里一遍一遍地回响。
  “还有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一生下来,就几乎泡在药罐子里,不知吃了多少苦的,遭了多少的罪,才磕磕绊绊地长大。然而,又因为那一身古怪的暴力气,没有几个同龄的玩伴,一个人孤孤单单地长大。”
  一刹那间,王琳琅直觉自己本就残破的心,犹如陷入了苦海,掉进了沼泽,无法自拔,苦不堪言。无尽的酸涩之意,从头到脚,淹没了她,直至没顶。
  就在心绪纷乱,犹如激流暴泄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纷杂而略显慌乱的脚步声,随着穿林而过的浩荡春风,一同来到了耳畔。
  “爹爹,娘亲在哪里?”独属于小女孩的声音,天真,烂漫,像是嫩绿的草芽,堪堪冒出了地面,让人忍不住想要用手轻轻地去抚摸,感受那一刻的柔软。
  “再找找,就找到了!”姬安的声音,低沉,绵长,像是千帆过尽的江岸,隐着一种无言的沧桑。
  王琳琅恍惚中看见了色彩凄迷,看见了浓雾团团,看见了浓雾下那人悠长无奈的思念,以及执拗半生的追逐。
  “去吧,”慧染笑着对她说道,“心安之处,即是家!”
  于是,她将膝上的七弦琴推到一旁,像是一只敏捷的兔子般,从地上一跃而起。迈着轻盈的,急切的,灼热的步伐,朝声音的来处,快速地奔去。
  阵风吹过,一阵落英,缤纷般,簌簌下落,撒得树下的慧染,一身如雨般的花瓣。
  他静静地坐着,看着那渐行渐远,逐渐被重重桃树挡住的身影,整个人安忍不动,如同静谧的大地。
  在这个世间,有些人能够相遇,便已是巨大的缘分。更何况,他们还能够相互依靠,像是家人一般!
  只要想到这个世间,有这样的一个人,不管那人是在身边,还是天边,便觉得整个世界,变得温柔安定了!
  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也是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