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重生07:从小学生开始加点 > 第324章 以真心换真心
 
黄展当然知道李颜说的那些概念,光凭他自己不可能完成。

“技术支持。”李颜的回答非常干脆。

聊了一整天了,有些话也不用重复讲。

李颜当然知道黄展是个不喜欢资本的人,他也跟黄老板强调过他并不会主动规避资本的介入。

但他自己不以资本为目标。

“技术支持”只是当然没有把李颜需要的一切都囊括进去,他这句话的重点在于“不是为了钱”。

“你在初中生里是个了不起的存在,我好奇件事,你会赚钱吗?”

“目前来说不算擅长,也就赚了一百万。”

“个人名义?就你说的网络小说跟绘画?”

“还有一些奖金。”

黄展点点头,在这个年龄拿下一百万,说是对“钱”这玩意儿没概念,也说不通。

只有赚过钱的人来说“不在乎钱”,这句话才有说服力。

千亿身家的大老板说“对钱没有兴趣”,大概是实话。

只是针对他现状的实话,钱拿来享受的话,一個亿都够你纸醉金迷到两眼发昏了。

坐拥千亿还只为了钱,干活的动力都难找。

当然,这句话在他白手期间那会儿必然不适用。

吃饱了饭再谈梦想是真理。

李颜能在写《南宫少年》时如此任性,是因为他不用指望着这本书吃饭,甚至不单单指望这本书成名。

如果是个需要养家糊口的全职作者,早就熬着大夜日日爆更了,大家爱看什么就给大家看什么,名为“爽点”的猛药一剂接着一剂下,就怕大家不够爽。

钱都没赚够,谈个集贸理想。

尤其是李颜这种年龄,存在着大量的伪理想主义。

本质上是中二。

视金钱如粪土,嘴上说着不在乎钱财只求理想实现,挨了社会一记喵喵拳就跪了。

他妈的有钱真香。

况且实际上,实现理想的路上往往也离不开钱。

“赚过一百万,你应该知道钱的重要性。”黄展说道。

“我赚到最开始的几千块时,还特地拉着两个好朋友出门买东西吃饭,就是想把那种满足感印在心里。”聊了一天,李颜对黄展多了不少信任,“让我心里有一杆秤。”

“对比赚钱的满足感?”黄展笑了几声,“但拥有几千块,百万,千万……都是不一样的。我赚的钱,单位已经是亿了。”

“您平时有什么烧钱的爱好?”

“听音乐,我在音乐器材跟设备上烧了很多钱。甚至为了音响足够好,我会去改动房子。我在新桥区买了套别墅,然后拆掉,按自己的需求又重建了。”

“用得了一个亿吗?”

黄展摇摇头,“那倒是没有。”

“我现在赚了一百万,也准备在新北买房子了,但我还是觉得一开始那几千块最快乐。那是我第一次可以放肆花钱,而当时我的需求并没有到几千块满足不了的地步。”

黄展耸肩,他高中辍学后还打过出卖体力的工,跟这位初二赚一百万的少年完全两个世界,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我物欲不算高。”李颜说得很认真,“我只怕一件事,就是没有价值与意义地死掉。就我个人来说,赚那么多钱没啥用。

“但对于改变世界来说,需要多少我赚多少。”

黄展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半晌没说话。

李颜也不说话,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今天说了一天,也是有点累了。

“李颜,你觉得创族这公司……怎么样?”

“了解不够多,不过好奇一下,大家都说创族是家族企业,是吗?”

“如果把几个亲戚安排进公司也算家族企业的话……”黄展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摇了摇头,“高层里并没有什么亲戚,但有几个朋友。”

“说是个人企业,或许更合适?”李颜这句话突然刺中了黄展。

“何出此言?”黄老板端着水杯的手停在空中。

“任何一家大公司都不可能轻视管理工作,您不喜欢,我理解,但凡创族给了负责日常管理工作的高层足够权力,至少表面上应该有一个除您以外的话事人。”

黄展只是喝水。

“唯产品论,这种话想要成为全公司的工作原则,只能是‘灵魂人物’来说。”李颜也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您就是这个‘灵魂人物’,支撑创族这家公司运转的,是您的个人魅力,大家相信你说的话是对的,你也把所有权力都攥在自己手里。”

“猜的?”

“猜的。”李颜笑了笑,“我也没啥依据,想到哪说到哪。”

“挺累的。”黄展长长舒了一口气,“也算一种逃避吧,我只希望大家都能按我想的去做。”

“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李颜无意深入讨论这个问题,点到即止。

“伱想做老板吗?”黄展又问道。

“看怎么定义了。”李颜还是秒答,因为这个问题他也想过挺多次的,“说实在的,我其实并不喜欢管理,我跟您一样,总希望所有人按我的想法去做。”

“但你又能认识到人都是独立个体这个客观事实。”

因为在下小懂一点心理学跟社会学。

“我也想做灵魂人物,那种公司离开了我就崩盘的灵魂人物。”

“公司存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没有谁能一直成为一家公司不可或缺的人物。”黄展说道,“没有常胜将军。”

“公司离开我会死,我离开公司却无所谓。这样就够了。”李颜笑了笑,“我听说过您在第一家公司的故事,从技术工做到总经理,在您的主持下让公司的MP3业务突飞猛进,最后却因为管理观念拗不过股东选择了离职。”

“创族之前的事了。”

李颜没有再说什么,再说下去,他就要把他跟黄展最大的不同说出来了。

黄展不愿意参与管理,一方面是性格原因,一方面也是他不懂。

甭管不想学还是什么原因,不懂就是不懂。

而李颜什么都懂。

李颜的公司甚至可以由他来下一切决策。

“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黄展走回了椅子,端端正正坐下。

本来李颜没想问的,只要黄老板答应了他,那双方就直接开展后续工作得了。

他不是没跟黄展说过三个月这个离谱的时限,但因为解释“做个概念机”比较及时,黄展的震惊表情还没来得及出现,就被打断了。

自己研发过创族w8,黄展对整个流程的熟悉程度自然远非贺子翔他们能比,看到黄展的震惊表情收了回去,李颜倒也心安不少。

至少能有个成品,不至于最后放个空炮。

手里捏着一个样机,比起干念PPT还是好太多了。

但不管咋说,时间还是紧张的,闲聊的功夫拿来搞研究多好。

他还得好好跟黄展聊具体想法呢。

不过现在闲聊也一天了……他也确实对黄展更加感兴趣,不如就趁机问个王炸问题吧。

“您怎么看菠萝公司的乔老板?”

对黄展来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问题很多人都想问,他知道。

他在论坛上都看到多少了。

只是现实中因为他拒绝采访,能见到的都是创族员工还有创族的合作方,面对面问这个问题多少有点尴尬,大家保持着好奇但不问的默契。

老乔,全球范围内手机圈乃至电子产品圈的偶像。

原因无他,这个圈子谁能走在前边当弄潮儿甚至引领者,谁就有神格。

黄展没法否认老乔对他的影响。

搞MP3,放弃MP3,搞智能手机……每个节点,总有菠萝公司发布新品的影子在。

菠萝手机一代给他带来的震撼深深埋在心底。

从那时起他有了智能手机才是未来的想法,所以才会果断放弃MP3。

创族w8从零开始,多少有较劲的意思,但他确实参考了不少菠萝手机的特点。

开创者的地位为何不可动摇,因为后来者无法证明自己不走前人开过的路能否前行。

至少黄展自己没能做出全面屏,也没有做出后来罗伯特手机的菜单返回键,而是一样做了一个home键。

黄展一度认为老乔跟他非常相似,都有偏执狂的特质,都是产品研发的狂热者。

他被媒体称为“华夏老乔”,但他表示他想做“世界的创族”。

老乔对他来说,是给过不少启迪的前辈,是想要挑战的强者,也是那外观专利灭杀自己的……仇人。

对于黄展这种可以毫无保留分享手机研发思路给别人的理想主义者来说,前人具有启发性的经验,能供给后人学习,算是进一步发光发热。

但老乔显然从另一个角度切入:你就说你是不是赚了很多钱吧。

参考我的吃我的市场份额,决不允许。

他不想看百花齐放,他只要自己一枝独秀。

到底抄没抄,以及怎么样算抄,抄了又如何的讨论已经太多了,李颜自然不是来跟当事人讨论这个的。

他自己没有什么倾向,在利益面前,各人有各人的考量,无非是屁股坐哪的问题。

你可以说知识产权就该保护,抄了就该认,偷别人创意的贼;你也可以说手机下边放个小圆点算个球的专利,人家改成方的已经足够尊重了,纯属借此打压竞争者,没格局的怂蛋。

你甚至可以两边一起骂,以获得“我比他俩都牛逼”的快感。

“有点不爽吧。”黄展的答案非常简单。

挺好,没有给出一些听起来很上高度或者政治正确的态度。

李颜讲究真诚,也希望别人对他真诚。

自己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产品被你一个外观专利否了,甭管对错吧,该去你妈还是得去你妈的。

“我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还在想,到时候菠萝公司最好别学我现在的解锁方式,学了我必然弄死他。”黄展苦笑一声,“可惜,我突然发现‘解锁方式’这玩意儿还注册不了专利。关键是,如果w8这波被逼停产了,创族也算是元气大伤,就算像大家说的一样抓紧出新机……”

“买单的也只会是w9这一代,就当是w8的一种代偿,如果不能实现突破,生命周期就差不多了。”李颜接过话头。

黄展看着李颜良久,眼神逐渐从疑惑变得清明。

把他当初中生干嘛?都平等对话了,身份也就不重要了。

“而且届时设计起来投鼠忌器,这不能动那不能改,全都为了不一样而创新,做出来的东西我自己都不会认可。”

“所以我们搞全面屏。”李颜露出自信的笑容,“这次我们比菠萝快,倒是让我看看谁学谁?说不定他们还攥着自己的home键不放呢。”

“概念机?”黄展这仨字说得特别没底气。

“只要概念够狠,怕什么。您算是为数不多够资格评价狠不狠的,如何?”

“那当然狠,想出来一条或许不难,能想出来一套,很了不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可能回头说不合作吧?

李颜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肯定我们会比菠萝快?他们这个新产品的周期已经很长了。”黄展突然问道,“而且我一直想问,为什么是六月份?”

因为我想起了一些未来的事情。

最怕的就是这种问题了。

哪怕有预料到,真被问及,李颜还是犹豫了一会儿。

这个犹豫在一整天都对答如流的李颜身上,显得极为突兀。

于是黄展挥挥手,“算了,就当是一种直觉吧。”

李颜欲言又止,点了点头当做回应。

“你是个天才,总是会有一些特别的灵感。”黄展整个人陷进沙发里。

“一种天然的紧迫感吧,如果可以,明天就做出来我当然更满意。”

“那说说吧,”黄章还是看不出半点疲惫感,“你说的那些东西,现在都有什么进展?说细致一点,我看你还特地带了笔记本过来。”

“正有此意。”

聊起这个来那就不得了了,李颜的准备超出黄展预料,黄展能给的资源也让李颜颇为惊喜。

当黄展看到“饿了吧半年数据”、“订单分配实时演算记录”这些文件名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

长谈持续了彻夜,两个人只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打了呵欠。

为了不让太阳升起提醒自己已经通宵,黄展特地把办公室的灯全开了,又把窗帘拉上,捂得严严实实。

等到所有东西洽谈完毕,黄展连后续一个多月的行程安排都做了,两人才终于用一个郑重的握手结束了本次谈话。

黄展本来准备把李颜送回宿舍,不过李颜表示通宵了还是早点休息,婉拒了黄老板的好意。

两人走到创族大楼门口,硕大的时钟显示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

“我刚好买个早餐回去。”

“李颜,”黄展又叫住了他,“我曾经跟一个人也有过相谈甚欢的时候,我甚至还想让他做创族的CEO,但他只想入股,所以最终没谈成。有个问题我还是想先问清楚,你最终发布的概念机,是属于哪家公司的?”

“我们是合作关系吗黄总?”李颜秒回,看起来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是的。”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那就没问题。我把我的想法统统说给你听了,这是我的诚意,物质上我现在给不了除了那一百万以外的任何东西。黄总,创族给我的技术支持,等于一笔投资,研发失败,等于你拿到了我的概念,但损失了一些资金与时间。研发成功,名声我们一起赚,赚了钱,合作者该得的利益我一分都不会少给。”

“我也不是想说这些……”

“属于我自己。”李颜说道,“这种问题最好还是说清楚,但我更希望我们能有一种默契。”

黄展的表情有些复杂。

“创族是目前的最大合作伙伴,但这台手机不会是创族的产品。”李颜强调。

“你不需要品牌吗?”

“我自己就是品牌。”李颜挥挥手,“先走啦黄总,希望我们昨晚畅谈的一切,不是以手机名为创族作前提。”

然后少年就这么背着电脑出了门。

黄展站在大堂,无视着送上矿泉水的前台,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自嘲地笑了笑。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