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70.决战!迷神谷(二十)
 
  姬洬的目的和姬家的目的有所差异。

  姬家要的是击退阴魔女,然后保住灵蛊门,而姬洬却要更向前一步,抓住阴魔女,以阴魔女为挟要求魔宗承认未来的新阴奎门。对于姬洬来说……机遇从来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将未来的选择权交给敌方,是最窝囊的选择。

  化被动为主动,从危机中找寻前进的动力,这就是姬明心对他的教育。

  “我明白了,大哥。”蒋婔知道这一战对姬洬的重要性,在对战阴魔女的过程中自己的力量会成为重大的牵制,而且还有姬灏的委托,无论是哪一点,都需要她拼命完成。

  姬洬看着蒋婔紧绷绷的板着脸,知道对方对于这种对战恐怕也是第一次,于是开口安慰道:“不用太担心,阴魔女虽然威名在外,但是她的缺陷也很大,过分依赖净魂幡和紫魔瞳的能力,让她在近战上处于绝对的劣势。修士之间的战斗,从来没有绝对的胜利一说……如何能够以己之长攻他人之短,当下谁人能造成的危害更大,就会赢得胜利。”

  “凤声夫人……有鬼……有大批厉鬼冲进辖地了!”

  姬洬正同蒋婔说话之际,一个浑身是伤的人冲进了三才坛。

  玉凤声听到有厉鬼冲进灵蛊门控制的领域,先是看了眼玉灵子,然后才厉声斥道:“慌慌张张成什么样样子……你的‘寄主’是谁?谁允许你闯入三才坛的。”

  “这是我的子血……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怎么进入三才坛?”一个小姑娘怯怯的说道。

  原来这闯进来的人是灵蛊门的外门弟子,一般情况下外门弟子是不可能知道如何进入三才坛的,众人心中当下决断这弟子八成是被阴魔女的净魂幡中的厉鬼控制了。

  果不其然,只见那小姑娘一说完,那弟子的身上渗出丝丝鬼气,只见对方的瞳孔涣散,脸色微微发黑,嘴角不住地漏出口水,嘴里不停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那弟子被鬼操控了,但是显然还有些意识,眼睛里不住的流出眼泪。只不过在厉鬼的控制下无法再做出任何挣扎。

  “好饿啊……我好饿啊……你们好香啊……”

  那弟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趴在地上用嘶哑的声音朝着四周嘶吼。作为源血的小姑娘像是被吓傻了,不断的后退。

  “不好这是阴魔女麾下的贪食鬼,诸位守在三才坛口,不能让他冲进来!”

  一个玉氏族人判断出附身厉鬼的身份,他紧张的趋势蛊虫靠近那弟子。

  只听……嘭的一声,一只巨大的蜈蚣从地底冲出,一口将那弟子吞入腹中。

  “不要用蛊虫吞下附有厉鬼的人!你这蠢货!”玉凤声皱着眉,唤出自己的灵剑,在其上抹了一道自己的鲜血。朝着蛊虫冲了过去……然而已经晚了,那蜈蚣已经被附身在弟子上的厉鬼完全占据了。

  “这个身体好……比那个男修可是好用多了!”贪食鬼附身在蜈蚣上,挥动了上下多个肢体,然后扬起头上的两只须,身上的硬甲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玉凤声作为灵蛊门的代掌门,还是有些本事的,只见她用将心头血抹在灵剑上,想用这股阳气逼出附在蜈蚣上的贪食鬼,但是显然她心头血所蕴含的阳气不足以将贪食鬼逼出。

  蜈蚣是节肢动物,每一节上都有长长的脚,脚呈钩状,钩前有毒腺,如果被其脚伤到,也会中毒。除了异常多的脚,蜈蚣还有毒牙,在咬伤后,也会注入毒液。这蛊虫不仅带毒,而且全身还覆着坚硬的甲壳,背部甲厚重,腹部甲略薄一些,但是有重重肢节防护下,一般人也很难突破对方。

  玉凤声虽然没有逼出贪食鬼,但是却斩下了蜈蚣的两只足,由此可以推断对方的节足更容易被破坏。

  “先破坏它的脚,让他无法动弹!”

  玉凤声发出指令,玉氏的族人纷纷拔出灵器,攻向那蜈蚣,不一会儿就将那只蛊虫的脚全部斩下,蜈蚣无力的趴在地上。

  “感觉有点不对……这蜈蚣怎么不动了……而且那厉鬼也不嘶吼了。”一个玉氏的青年有些纳闷的说道。

  “难道是死了?魂飞魄散?”在那发声的人旁边站着个小男孩茫然的问道。

  姬洬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道:“不是死了……而是刚刚战斗中附身在了其他人身上了。在场的各位刚刚被蜈蚣伤到的站出来吧!”

  盈夫人冷着脸看着刚刚一股脑冲出去的玉氏族人,看着他们你看我,我看你,一会儿几个玉家的人走了出来。

  “就这几个?现在贪食鬼应该还没有完全能控制你们的神志,如果现在不站出来,恐怕到时候就悔之晚矣!”盈夫人恐吓道。

  于是……又站了出来几个人。盈夫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唤出喜鲜血的蛊虫,将刚刚冲出去的玉氏族人一个个叫出来,然后让蛊虫在他们身上搜索味道。果然……除了那几个站出来的人外,还有几个漏网之鱼。

  “我这是被地上的石子划伤的……”

  “我这是自己撞在杆子上的擦伤也算么?”

  ……

  玉凤声自然也被检查了,不过她深知那阴魔女的厉害,自然不敢摆架子,老老实实的让蛊虫检查了。现在一看居然还有族人在不以为意,气不打一处来。

  她走到其中一人面前,撸起对方的袖子,指着蛊虫呆着的地方道:“你说这是石子划伤的……你看看你这伤口这是被石子伤的?石子能让你的伤口青肿成这样?你们这一辈呆在灵蛊门呆傻了吧!”

  伤口呈不自然的青紫色,这是中了蛊毒……

  那玉氏门人也自知理亏,埋着头不说话。这些玉氏族人大多在迷神谷长大,每日被子血弟子们养着,渐渐养成了刚愎自用的个性。眼看自己居然被小小的蛊虫伤了,为了面子,就想遮掩下来。

  “好了凤声夫人……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既然所有受伤的人都找出来了,只要之后用测试的灵符检测身上有没有鬼气就可以了。各位……之所以问大家有没有受伤,是因为在大多时候厉鬼是不容易附身到修士上的。比起毫无灵力的凡人,修士神魂的强度足以抵御厉鬼的强制附身……换做另一种说法,就算是被附身了,你们应当也能感觉的到。不过……凡事总有意外,被净魂幡炼制的厉鬼有一种特别的能力,那就是在得到修士的鲜血后,能通过鲜血中蕴含的‘气’骗过神魂,悄无声息的附身到修士身上。阴魔女的厉鬼难以对付,也正是因为如此。接下来,我们会用专用的灵符测试你们身上有无鬼气,如果灵符测试不出来,你们应当就无碍了。”

  盈夫人苦口婆心说了一大段,才算是稳定了这些人的心,她拿出灵符一道道附在受了伤的玉氏族人身上。这种灵符数量有限,能伤修士的厉鬼本就稀少,大多北域修士对鬼魂一道并无什么经验,自然对能测出鬼气的灵符需求不高……俗话说,有需求才有市场,有市场才有人回去专门供应商品牟利。

  市场没有需求,自然也没有修士专门去研究能发现鬼气的灵符,盈夫人手里的这些还是专门通过赵圣君执掌的黑市,从南域偷渡过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