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59.决战!迷神谷(十四)
 
  雨渐渐变小……清晨山岳之间雾蒙蒙的,太阳浅浅的露了个脸。

  “诶?”马吊牌疑惑道。

  “怎么了?”车裂神经兮兮的问道。

  也不怪车裂有些紧张,实在是昨夜他们这滑翔遇到的危险太多了。

  不过是雨水和山峰,还有一些飞行的灵兽也来捣乱,好在那些灵兽修为并不强,这才撑过了一晚上。

  “他……往深山移动了……那个方向和灵蛊门的方向不一致……”马吊牌解释道。

  车裂凝神思索后开口道:“按理说时间这么紧,按照府里规定的时间,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而且太常是老手……也不应该会迷路啊。还是跟着太常,估计这人有什么能立刻到达灵蛊门的方法,否则不可能这么优哉游哉的。”

  “好!”马吊牌指挥路线,蒋婔变动帆翼,朝着另一方向飞去。

  另一边,太常跟着一丈红,来到深山中的一处峡谷中,他们走到峡谷中央,一丈红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判断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太常俯身蹲下,用手抚开表面的碎石和尘土,只见地下显露出一些古怪的纹路。太常见此一喜说道:“有了这传送法阵,这下咱们就能立刻到达灵蛊门了。”

  一丈红从储物袋中掏出六块上品灵石,分别置入到法阵的四周和中央。法阵在灵石的引动下散发着微微亮光。

  “哈哈……这下……”

  呼——轰——

  太常刚想夸一丈红两句,却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逼近,他抱起一丈红快速的飞离原地。

  只见他们身后的河水突然掀起了滔天水花,有什么东西从高处坠了下来了。

  咔——咔

  有什么东西碎了,然后一个光头小子从河里探出头来,吐出口中的水道:“抱歉!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用能力,好在还有防御的法器。”

  这光头不是别人,正是车裂,他一冒头,马吊牌也钻出水面,只不过径直的离开了河流,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太常和一丈红,然后垂眸看了看河滩上的法阵。

  “你果然有办法快速到灵蛊门,我们要是没有赶到……恐怕这时候你们已经没了踪影到了灵蛊门了吧?”马吊牌恨恨道。

  车裂跟着马吊牌来到河岸上,蹲下看了看法阵道:“是传送法阵……居然在这里藏着个传送法阵?”

  车裂刚说完,就见他的衣服皱褶里滑下一道道暗影,在地上同车裂的影子汇聚后重新化成一个人型,一个女修从影子中钻了出来,太常一看原来是蒋婔。

  太常有一种被揭露的窘迫感,他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哈哈……我还想着等你们,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到了。之前我和一丈红在灵蛊门做过一次任务,便在那里留下了一个传送法阵。现在走顷刻间就能到达灵蛊门……说不定比其他人还要快一步呢~”

  马吊牌冷冷的看了眼太常,显然并不相信太常的话。

  “要怎么去,站到法阵上就可以了么?”车裂倒是兴趣盎然,不停地问道。

  一丈红作为这法阵的真正持有者便开口道:“只要站在法阵的圆里便可。法阵内周边的灵石每一颗周围都能站人。”

  这话倒是让马吊牌一愣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真的是为了等我们一起去么?这周围的灵石正好五块……除了中央的灵石周围不能站人,剩余灵石数和我们的人数相等。”

  蒋婔和车裂一看地上的灵石果然见法阵上的灵石数,之后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也许太常是为了锻炼他们的应变能力才会出此策略。

  “不用想了……大公子委托我来送你们……至于太常,他确实打算扔下你们自己走。就算那你们不来,我也会想办法把你们一起送到灵蛊门的。”一丈红一手叉腰得意洋洋的说道。

  刚说完,后脑勺就被拍了一下。

  “嘶……你有病啊!”一丈红怒极,反身朝着太常骂道。

  太常指着一丈红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不守信用的渣滓,收了老子的钱,又替大公子办事,一丈红……几年不见你也小心思多了啊!”

  一丈红一把拍掉了指着自己的手,不以为意道:“容得你太常做墙头草两边倒,就不能容我一丈红左右逢源?”

  太常气的冷笑了一声,扭过头不理一丈红了。现在是在不是和一丈红翻脸的时候,还要靠着她的法阵去灵蛊门。

  一丈红得意的看了眼太常忍耐的样子,背着手转到太常面前。

  “这就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说是吧!”一丈红道。

  “你……还走不走了,再不走说不定就晚了。”太常想要反驳却还是忍了下来,没办法现在他们这些人都要依仗一丈红。

  一丈红拍了拍手道:“都准备好了,都站在灵石附近的圆阵里,我来引动法阵。”

  蒋婔、车裂、马吊牌三人赶忙站在法阵内,太常慢慢悠悠站进法阵低头看着法阵上的灵石问道:“你刚刚说就算他们赶不来,你也有办法送他们去灵蛊门是什么意思?”

  一丈红白了太常一眼道:“这不明摆着的么……这法阵需要五个修士同时在阵内才能发动……高阶移动法阵可不是普通法阵……那灵石只能抵挡一阵子,之后的法阵运作需要消耗你们的灵力。不过不会很多……别担心。”

  太常心中暗骂一丈红诡计多端,一般的传送法阵需要三块灵石就可以启动,但是一些有特别功能的法阵则额外需要灵力来发动,太常只见过用灵石发动的移动法阵,还是第一次见到需要用修士丹田内的灵力才能引动的法阵。

  按照一丈红的说法,这确实是高级法阵没错。

  不过心中不爽归不爽,事已至此,太常也不至于翻脸,总归是想去灵蛊门赚一笔的。

  太常闭着眼睛,感受法阵从他的丹田中抽取灵气,之后是空间扭曲时带来的压力,鼻尖的空气由干燥的风变成带着潮气的森林中的腐木味道。太常一睁眼,就看到一座看起来荒废的白色白塔正矗立在他们身前。

  抬头一看,只见白塔上牌匾上写着:天之蛊三个大字。

  太常一见这三个字一把将一丈红拽过来气的骂娘。

  “你特么把灵蛊门的法阵放在人家秘地里,是嫌命长是么?”

  一丈红想要揪开太常的手却没没能成功,正也想骂回去就见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

  “是我将法阵挪到此处……傅青叶来灵蛊门的目的之一便是这天之蛊。”

  一道阴影从周围的树木阴影中钻出,显出人形。头戴斗笠,身披黑色披风,这是姬家的大公子姬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