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35.赌场惊魂(终章)
 
  赌场内,松月手里紧紧攥着防御的灵符,躲在圆桌底下。

  “这是雷劫吧……这考试居然还要躲雷劫么!”受了轻伤的松月崩溃的看着现在赌场内的景色。

  整个天地赌场已经被毁了大半,巨大的雷劫将这里的玉石地板变成焦土。不少人因为没有躲过第一道雷劫的余威,直接被雷击变成黑灰……

  “嘿!没想到你还活着啊,小白脸。”

  松月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回头就看见曾经同他搭话的马吊牌摸到自己身边。

  “我说了,我不是小白脸!”松月口气不爽的说道。

  “还有心思怼我,看来精神还算不错,比那些尿了裤子的家伙强多了!好吧,看在这份上,就不叫你小白脸了!”马吊牌说道。

  松月闻言冷哼了一声,紧接着却又惊疑了起来。

  “等一下,我记得你离我们坐的很远吧?怎么现在跑到我身边的?不能离开座位太远啊,规则还是有效的!!”

  马吊牌笑了一声道:“你以为刚刚那道雷劫,死了多少人啊……整整少了三分之一。圆桌现在又要往回缩了……我们同那个倒霉蛋的距离也要缩短了!。”

  这句倒霉蛋,说的是叶子戏,松月和马吊牌以及其他人,躲在圆桌底下,勉强躲过了雷击的余威。然而还有大把的人……来不及躲进来,就成了一把黑灰了。

  “你现在什么修为了?”马吊牌又问。

  松月这才反应过来,因为叶子戏将自己写着标号的衣服拿走了,马吊牌也不知道自己的确切修为。

  “刚刚趁乱,杀了一个,现在是筑基三重。”松月回答道。

  马吊牌点了点头:“咱俩差不多,我是筑基五重。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想不想要合作?”

  “什么法子?”松月一愣道。

  “杀掉剩下的考核者,升到筑基中期”马吊牌一开口,直接让松月顿住了。

  现在场上除了被淘汰和被雷击意外死亡的人,还剩下到四十人……现在这四十人做起码每人应该有两重修为……如果干掉他们,升到筑基中期没有问题。甚至如果命好些,升到筑基大圆满也没有问题。

  “我不知道你一开始的点数,不过就算是我现在出手的次数也不多了。所以……我才来找你,我们两个联手发动一次大型攻击,一瞬间将那群家伙解决掉,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马吊牌提议道。

  松月内心不想和这个没节操的家伙合作,马吊牌虽是个女子,却比很多男子还要开放的多。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二人联手能取得最大效益。

  “好!”

  马吊牌和松月的结盟完成,另一边的叶子戏却有些惊喜。

  本以为自己在雷劫来的第一时间就会灰飞烟灭,没想到竟然活了下来。

  叶子戏看着将自己围绕在内的圆型防御法阵愣神。

  “这看起来有些眼熟啊……我在那里见过这个么?”叶子戏看着法阵嘀咕道。

  话音刚落,突然叶子戏发现法阵的光暗了一分,仔细一瞧,原来是赌场内有人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击,攻击是无差别的,不过叶子戏这边有防御法阵挡了一挡,本人倒是没有受什么伤。

  “这个灵压……是松月的。他和人打起来了?不……应该是和别人结盟了吧。”叶子戏判断道。

  松月和其他人结盟,放弃了曾经的队友叶子戏,这都在叶子戏的意料之中。毕竟从二人结盟后的经历来看,这松月对合作队友的忠诚度低的可怜。其实叶子戏还是很羡慕,之前死在他们手上的三人组的,最起码人家能做的到共进退。

  她和松月这一组,一旦一人无法继续考核,另一人就会完全舍弃掉队友。

  “不过……就算是我,也会这么做吧。一个是生死未卜的前队友,一个是强有力的现队友,那个同他一起发动大型攻击的家伙……最起码也有筑基期了吧。虽然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以后能有一个愿意在危机时候保护我的队友啊!”叶子戏叹道。

  叶子戏受完第一道雷劫和大型攻击后没有死的事实自然也落在了其他人眼里。

  “这家伙身上居然又这么强的防御法阵……刚刚咱们俩最强的攻击竟然只是让那法阵上的灵光暗了一分……这家伙果然背景不简单。”松月在暗处观察道。

  马吊牌兴致盎然的仔细观察着叶子戏身前的防御法阵轻声道:“叶小姐这身前的法阵最起码能防御的了元婴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啊……而且这个法阵上竟然是由符箓构成的,说到符箓的话……能想到的就是南域大派天衍宗了。”

  “天衍宗?南域的派系我不是很熟,这个门派比姬家还厉害么?”松月歪了歪脑袋问道。

  马吊牌点了点头道:“如果按综合实力的话,天衍宗自然比姬家要厉害。南域那边和咱们北域不一样,那边的人不以家族血脉为系,只要能力强就可以任掌门和长老……”

  “这倒是和魔宗那个外来户差不多嘛……实力为尊。”松月了然道。

  “你这话,日后可不要在外面说……小心惹火上身,要知道现在魔宗可是北域明面上的土皇帝,这北域现在能同对方一拼的,也只有姬家这个地下的地头蛇了……阴奎门、尸诡门已经被魔宗收并了……现在北域剩下的名门就剩下执掌北域地下商业的姬家、身处毒雾弥漫深山老林的灵蛊门,还有偏安一隅的东方家。”马吊牌道。

  北域同南域有很大不同,那就是这边的不管是家族还是宗门,都是以特殊的血脉维系的。家族自然不用多说,直系高层都是出自同宗;北域也有宗门,可是同南域的天衍宗、赤火门之类的相比,这边的门派宗门也是以特殊的血脉来维系的,能形成门派,是因为这些血脉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传给其他人的。

  比如之前被魔宗吞并的阴奎门,姬洬的母家。

  他们的独特血脉能力就是能让自己阴影化,修的是自己的影子。

  虽然是血脉能力,但是他们的能力是可以通过血誓之术共享给其他外人的,所以才能以直系血脉为核心,吸引更多的外来人,形成门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