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9.结婴大典(终章)捉虫
 
  俞燎远听到招娣没有事了,心里松了口气。

  老实说当时听到赵祈阁的灵信,他心里也有些犯憷。回到塔楼就发现招娣倒在地上,没想到徐长老即使赶到救了招娣。甚至招娣还因祸得福,拥有了能够修炼的资质,虽说于修真一道无大进益,但是也拥有了比凡人多近三十年的寿命。

  这样的话,小师叔不会责罚他了吧,俞燎远暗自想道。

  “你先将这位姑娘送回安顿之所,想必赵师侄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你。”徐长老说完便要离开。

  俞燎远闻言赶紧追了几步道:“徐长老,这土灵根价值几何,我愿意出钱弥补您的损失。”

  “不必了,本来也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徐长老摆了摆手,然后就离开了。

  其实,这人造灵根,本来就是徐秋白刻意找来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这土灵根虽然稀有,但是成本并不高。在凡人眼里或许是个值钱的物件儿,但是在修者眼里,就是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

  俞燎远目送徐长老离开,便抱起薛招娣,又叫了师弟一同护送赵老太太,将他们送回雅舍休息。

  而另一边,演武台上赵祈阁发现了俞燎远离去的身影,轻轻皱了皱眉。

  不过,在他身边的几位长老,却没有特别关注他,原因无他,场上的这场对战实在是吸引眼球。

  在徐玉璃同诸葛冉笔试之后,紧接着上台的是天衍宗的女修安乐,她遇到的对手和她差距甚远,毫无悬念的赢得了比赛。

  紧接着她们上场的便是,天衍宗张玉熙和柳家幺子柳少然。

  二人一上场,先是进行了一次高质量的试探,此时正在对峙。

  张玉熙看了看自己烧了半截的衣袖,眼里的平静终于被打破。

  “柳道友剑法凌厉刚刚的一招望海潮,险些让我这一条手臂没了。”

  张玉熙平静的道出刚刚的险像,这倒是让和她对弈的柳少然有些不好意思。心中暗想自己是不是太认真了,下手有些重,这张玉熙毕竟是个女修。

  “张道友客气了,刚刚你的火系符箓使得也很漂亮。”柳少然挠了挠脑袋,终于挤出了几句客气话。

  张玉熙闻言立刻在自己身边下了五重防御符箓,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天空中兀自画了起来。

  “这是!玉熙已经能不借助符纸施展符箓了么?”三长老独孤敖显然有些吃惊,看向了一边张玉熙的师傅,也就是天衍宗掌门问道。

  “是啊,玉熙这几年一直潜心修炼符箓,为的就是能完成这通天符箓最终式,能够借助天地灵气幻化成灵墨,制成灵符。”掌门显然也觉得张玉熙很给自己长脸,忍不住夸赞道。

  三长老闻言也是一笑,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赵祈阁说道:“本以为有生之年能碰见如祈阁这样的天才已是我荣幸,没想到天佑我天衍,门中竟又出了一个天才!”

  “哈哈,不敢同师叔爱徒相比,十三岁的元婴期修士啊,哪怕让玉熙如赵师弟一般修炼,恐怕也是望尘莫及。”掌门笑道。

  独孤敖不语,不过显然刚刚掌门一番话甚是受用,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将注意力回归到演武场了。

  只见张玉熙单手凝聚灵墨,在空中书写了灵符,这才抬眼看向对面的对手道:“那柳道友要小心了,我接下来要出全力了!”

  柳少然闻言点了点头,然而心中却是想着怎么让玉熙,能让对方输的不太难堪。

  玉熙闻言直接引动灵符,口道:“炎魔弹!”

  这炎魔弹便是刚刚二人相互试探时发动的灵符,灵符发动后,会在指尖形成一轮火焰聚成的飞弹,能够随着使用者心意发射攻击敌人。不过炎弹一轮只有十五枚,这才让柳少然轻易克制。

  “还是炎魔弹么?”柳少然手腕一转,手中的巨剑轮了一个剑花,那在他人眼中沉重的玄铁重剑,在他手里却轻若无物。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见那张玉熙身前的炎弹先是出现了一轮共十五枚,紧接着却又在原有基础上快速增加了一轮又一轮,圈圈相套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

  柳少然突然一惊,他暗自数了数,总共三百余枚炎弹。

  “怎么突然这符箓功能增加了?”柳少然一头雾水。

  观战台下,柳少君看到此处,忍不住摇了摇头。

  “柳公子为何如此?”柳少君身边跟着的是天衍宗弟子孟玄离,也是三长老门徒,赵祈阁的师兄。

  “我是在想我那蠢弟弟怕是要吃苦头喽~你们这天衍宗的通天符箓,在低境界的修士手里使用,需要借助符纸。而对于高阶修士,就能徒手凝聚灵墨,隔空画符,这威力同借助符纸使用的符箓威力要大了不止三倍。不过……这小丫头明明只有筑基大圆满境界,竟然能够徒手画符,即使速度有些慢,也让人吃惊了!你们天衍宗又是十三岁元婴修士,又是符箓天才的,这次纯粹是来给我吃颜色的吧!”柳少君哈哈一笑说道。

  “少君你少开玩笑,在我看来玉熙师妹固然能在小小年纪不通过符纸就能使用符箓,但是在柳家的伏魔重剑面前,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孟玄离知道柳少君是在开玩笑,但是身边还有其他宾客,这话要是落入其他人耳力,难免不会多生事端。天衍宗好不容易同柳家修复关系,现在不容外界再出现风言风语了!

  “嘛~孟道友着实太小心谨慎了,来、来,看比试,看比试!”柳少君说道。

  二人重新将目光放在演武台上,就见柳家少年此时被炎弹辇的到处飞窜。

  他不住的用手中的巨剑将炎弹抵开,眼见张玉熙身边的炎弹将要耗尽,心里终于一松。

  “看来你在操纵一道灵符后,就没办法再重新画一张了。”柳少然呼了口气粗气说道。

  张玉熙没有回话,她看了眼被自己不断逼退的柳少然,眼神突然一凛。

  只见她左手捏着一张符纸,然后符纸上迅速成纹后,口道:“水漫金山!”

  场地之上不断迸发的水流冲天而起,比起徐玉衡的水漫金山,张玉熙的术明显要更加娴熟精炼。

  她停下了炎弹的攻击,用水柱喷发的力量不断快速将柳少然逼退到演武台一角。

  “我说,你不会以为把我逼到这里我就没办法了吧?”柳少然自然也发现了张玉熙的目的,说话间,人已经高高跃起,剑身朝下,像是拿着一长条宽宽的铁板朝着张玉熙砸下。

  场外的柳少君见状苦笑道:“你这毫不会怜香惜玉的小子,哪有拿重剑砸妹子的。”虽然语气是责备,不过眼里倒是欣赏。

  无他,眼下柳少然的方法是最适合的。一方面张玉熙刚刚使用完一次水漫金山,此时要再画灵符需要时间;另一方面巨剑能成为有效的护盾保护柳少然不受剩下的炎弹攻击,而天衍宗修士又是极不擅长近战,一旦叫柳玉然近了身,这场比试也就胜负已定了。

  台上的柳少然跃起后,张玉熙冷静的又捏着一道符纸,迅速凝结成纹道:“土壁!”

  只见她身前竖起一道土壁,不过如此初级的符箓显然无法阻止柳少然的剑势。

  柳少然一压剑,那土壁不过微微拦截了一下,便如同琉璃一般被撞得粉碎。

  柳少然稍微提前一些落地,但是人已经到了张玉熙身前,右腿呈弓步,腰腹用力,举着重剑朝着张玉熙的头就要砸下来。

  “术改·水油术!”张玉熙面对压下来的巨剑脸色未变,手中又重新捏一张符纸,掐准时机使用咒术。

  就见刚刚因为水漫金山在地面上的积水一时间全部成为了类似于油的水状物。而柳少然刚刚用力,脚下一滑,身体一个踉跄单腿跪地,不过身子算是稳住了。

  “什么鬼?”柳少然看着腿下的油状物喊道。

  这边柳少然攻势受阻,那边张玉熙有机会后退一步,然后将炎弹尽数击打在柳少然身边的水油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然而炎魔弹可比星火猛烈多了,况且台上都是油,一刹那间整个演武台化成一片火海。

  柳少然想用重剑逼开火舌,然而又有前后左右的火焰冲着他而来,无奈转成守式。防御灵宝在炎魔火焰的侵蚀下岌岌可危,柳少然一低头见此情况看向一旁的张玉熙道:“你很好!”

  说完,就将重剑重重插进演武台上,然后高喊:“五鬼神乐,听我号令,岩重!”

  一声巨大的厉鬼嘶吼声声起,象征着鬼王之力的魂力不断干扰这场内的灵气场。

  “我们柳家的剑可不仅仅是重剑那么简单啊,我们可是伏魔剑啊~伏魔剑。”场外的柳少君看着场内嘶吼的厉鬼笑着说道。

  “你们柳家还真是尽出变态啊!”一旁的孟玄离脸色并不好,看着鬼气森森的演武台,心中也不住骂娘。

  他们柳家还好意思说他们天衍宗,他们自己培养出一个筑基期就使能驱使五鬼的小屁孩,这才是来砸他们的场子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