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6.结婴大典(三)捉虫
 
  指点展台就在刚刚举行祭天仪式的表祭台上,各门各派都派了优秀的新人参加,此次参选人数一共二十余人。

  “岳阳柳家竟然也来了,倒是少见。”俞燎远看见台上站着的二十余人中背着重剑的身影惊奇道。

  反倒是他身边的苏小棠见怪不怪道:“那柳家家主天泰剑柳唯风少时和赵祈阁他师傅有一些渊源,能来参加并不奇怪。”

  俞燎远闻言看着苏小棠的眼神更疑惑了。

  “没想到幻月宗一般在修真界也少走动,对于一些别派的事情倒是都很清楚。”

  苏小棠微微一笑,轻声道:“当年天泰剑柳唯风同天衍宗双雄之一的独孤敖于忘川一战的八卦至今都在我们宗门流传啊……毕竟我们幻月宗也是当事人之一呢……”

  这下挑起了赵老太太的好奇,她不禁疑问道:“当事人?莫非幻月宗也参与了进来?”

  这话一出惹得苏小棠又一阵轻笑,她手一指俞燎远道:“还是让俞道友说说吧……”

  俞燎远叹了口气指着坐在表祭台高出的五人道:“刚刚结婴大典开始时一共上台了五位,分别是掌门、三长老、五长老和赵师叔,还有一个人没介绍,就是最边上坐着的女修,她是三长老的道侣曦月尊者。”

  招娣顺着俞燎远的指引看向了表祭台上坐着的唯一女修,只见她头戴白色面具,身着一身青色螺纹裙,一身打扮甚是素雅。

  “曦月尊者在没成为三长老道侣之前,是幻月宗的弟子,当年三长老同柳家宗主柳唯风均心仪曦月前辈,为此还在幻月宗的忘川大打出手,此事当年在九灵修真界也引起了不小轰动。”俞燎远解释道。

  “那最后是三长老赢了么?然后曦月尊者就嫁给三长老了?”招娣问道。

  刚刚还解释的俞燎远这下没了音信,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

  “哈哈,那倒不是,柳唯风前辈和独孤前辈打到半中间二人被曦月师叔给……制止了。”苏小棠此时开口道。

  苏小棠这个制止用的很严谨了,其实哪是制止,当年根本就是曦月尊者吊打二人……自那日后天衍宗就禁制谈论当年的事情,原因无他,实在是太丢脸了。哪怕是最后曦月尊者选择和独孤敖结契,之后三长老修为更是超过曦月尊者,但是当年的黑历史,让天衍宗自己的人来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不过招娣和赵老太没有思及此处,招娣疑问道:“那后来曦月尊者选了三长老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后来三长老修为更高些?”

  “哈哈,不不不,仅仅是因为三长老他更帅……”苏小棠话还没说完,突然几人耳边响起了浑厚严厉的声音。

  【区区几个小辈,也敢妄议长老们的事情,我看你们是皮太厚欠抽!】话音刚落,招娣没什么感觉,可是苏小棠和俞燎远却好像被什么重物压倒一般,脸色泛白的跪坐在地上,勉强支撑起身体。

  【你这么急做什么,难道他们说的不对?……啊呀看看我师姐的爱徒都成什么样子了,你快把威压收了!】

  浑厚的男音刚落,紧接着就是一道温润的女声。

  “曦月师叔……”苏小棠听到了女声,反倒是笑了笑。

  二人身上的威压慢慢减轻,二人均是松了口气。

  【日后别离我们这么近八卦,尤其是在心胸狭隘的分神期大能附近。】

  女声说完紧接着刚刚浑厚的男声道。

  【哼……】

  威压撤去,苏小棠拍拍罗裙站了起来一脸轻松,反倒是俞燎远一脸苦涩。

  “这下回去又要被罚了,苏道友您还是少八卦,多看演武吧……”俞燎远无奈的说道。

  苏小棠闻言状似投降道:“知道了……”

  刚刚经历了一场威压的震慑,二人都有些心神不宁,连带着话也少了。

  不过俞燎远还没忘记招娣和赵老太,还是贴心的给招娣和赵老太太介绍演武场上的情况。

  此次参加指点展台的年轻修士并不多,招娣仔细数了,大概有二十二人,据俞燎远介绍,这二十二人多是由天衍门挑选各大派比较有名望的修者的徒弟,或者自身身负卓绝天赋的人。

  二十二中,天衍宗就独占了十二人,岳阳柳家一人,幻月宗两人,其他七余人是从其他天衍宗关系密切的中型门派或者世家中选出。

  指点展台的规则也很简单,二十二人捉对挑战,共比十场,之后会由三长老、五长老、掌门、赵祈阁还有曦月尊者进行评判,然后挑选出男、女最优的两人进行奖励。

  比赛进行的很快,前面几场的比试俞燎远并没有详细的解说,只是提了提比试二人出身哪里,师从何人。直到第五场开始,俞燎远的话开始多了。

  “这一场是我天衍宗修士徐玉衡对战金甲城庞氏独女,徐玉衡是观灵道士,擅长使用通天符箓,而庞家却是擅长使用中远程武器——火云鞭。筑基期修士使用通天符箓时,还需要借助符纸进行释放法术,而庞家的火云鞭却没有这个担忧,这场可能对玉衡不利。”俞燎远说到此处,场上的也确实按照他的说法,徐玉衡手持符纸但是符箓却一直凝聚不起来。

  场内,徐玉衡食指和中指夹着符纸快速移动,符纸上快速凝聚灵气汇成的符文,符文一完成玉衡便丢出去干扰庞家的独女。

  “又是水灵缚,你除了水灵缚、寒冰坠、和冰蔓就不会其他符箓了么?都说天衍宗修士符箓法术样式极多,各种效果使人防不胜防,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庞家独女一直在用手里的红色长鞭挥舞着。不断逼退徐玉衡。

  徐玉衡看了眼自己身后不断减少的空间,咬了咬嘴唇,抬手给自己前面加了三道防护型的符箓,然后深吸一口气,手上的符箓缓慢成型。

  在塔楼的苏小棠见此却皱了皱眉道:“虽然现在徐玉衡的生存空间不断变小,但是还不到需要使用大型法术的时候吧……而且水系防御术对于鞭子这样的武器防护效果要大打折扣……她把法术发出去,那鞭子也落在她身上,最后搞个两败俱伤,怕是拿不到好成绩。”

  俞燎远反驳道:“徐师妹是水系单灵根,现下只能用水系符箓,单灵根观灵修士擅长大型单系符箓制敌。越是复杂功效大的符箓,需要凝结符箓的时间也会越长,那庞家的女修不断用火云鞭打断她的符箓凝聚,就算到后面也是一样。这一局对玉衡实在不利。”

  此话刚落,只见那庞姓女修利落的将三道防护打破,而此时玉衡的符箓还差最后一点。庞姓女修见此心中一喜,挥动火云鞭朝着玉衡就想把她束缚住。这里毕竟是天衍宗的指点展台,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能将无力反击的女修打伤的鞭法,那只能使用束缚类的鞭法。

  火云鞭绕了玉衡身体两圈,此时玉衡的符箓也终于好了,只见符纸在她指间化为星星点点的灵光。

  “水漫金山……”玉衡低声道。

  只见台上不断迸发出强大的水流,庞家的女修一边束缚着玉衡,一边还要躲朝着自己不断喷射的水流,很难不分心。束缚着玉衡的鞭子上的灵光越来越不稳定,玉衡见此大喜,瞅准时机一道冰裂术包裹住捆着自己的鞭子,当鞭子整条成为冰条后,整条鞭子瞬间断成几截。

  鞭子没有了,庞家女儿只能含恨认输。

  台下天衍宗的弟子见玉衡赢了,都为她欢呼,玉衡也如释重负,看向评审台,却见自己的爷爷脸黑的如锅底。

  “爷爷……”玉衡小声的叫了一声,却被徐秋白打断了。

  “此局徐玉衡胜,庞欢欢败。徐玉衡巧用水漫金山牵制庞欢欢,之后瞅准时机用冰裂术冻结对方法器,从而获胜。能使用水漫金山这种强大的法术符箓在她这个年纪实属不易,而且在对战时机上的掌握也别有自己的特点。”徐长老说完,看向其他几位,只见掌门赞同的点了点头,而三长老独孤敖、曦月尊者以及赵祈阁还没有表示。

  “几位觉得如何?”徐长老继续问。

  曦月闻声笑道:“玉衡自然不错。”

  独孤敖瞥了徐秋白一眼道:“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你!好吧果然不能指望你说出什么有涵养的评语,赵师侄觉得如何?”徐秋白看向粉雕玉砌的赵祈阁问道。

  “玉衡师侄虽然能使用水漫金山,但是此招最大的功效在此战却没有释放出来。用了大精力,却没有得到应当有的效果,这个符箓就战斗而言,很失败……”

  “呵呵,赵师弟年少英才自然水准也高些,不过依我看以玉衡现在的境界能同克制自己的对手打成这样已经是不错了。”掌门看了看徐长老有些不虞的脸色和稀泥道。

  赵祈阁瞥了眼自家师傅,又看了看掌门,最后淡淡的说道:“掌门说的对。”

  直接把徐长老接下来想要为自己孙女解释的话堵在嘴里了。

  “行吧……那就下一场。”徐长老最后说道。

  场上的评语自然有人抄录下来,发给场外的人阅读,不少人看着玉衡在赵祈阁那里没有拿到好评价,心中暗叹赵祈阁要求太高。

  远处,塔楼上,招娣跟赵老太太观看比赛看着津津有味,而另一边的俞燎远和苏小棠之间却有些不愉快。

  “你瞧,你那天才师叔多有眼光,你怎么不能学学。”苏小棠说道。

  “我看你纯粹就是想挑玉衡师妹的刺,这样能让你那两个师妹获胜么?”俞燎远语气不善的道。

  “你……”苏小棠少见的气到了,想要说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冷哼一声不再理俞燎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