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4.结婴大典(一)捉虫
 
  “开山门嘞……”

  负责守山门的弟子通过独特的符箓,将声音通过特殊的频率传到千里之外。

  早有守在天衍宗山脚再来镇的弟子听到声音,便急匆匆使用各门秘法,通知各门各派可以驱使飞行法器前往天衍宗。

  山门开,说明天衍宗要开始招待宾客了,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赵祈阁马上就要揭开神秘的面纱。

  招娣扶着婆婆跟在俞燎远身后进了再来镇,刚进了镇门俞燎远就听见了开山门的消息。

  “看来咱们还是有些赶,赵老夫人咱们得再赶赶路,得在宾客们集中上山之前安顿好你们!”说罢俞燎远再次祭起飞舟,几人又重新上了去。

  俞燎远驾驶着飞舟冲上山门,招娣向外看已经有不少人已经到了。不过倒是不多,不一会就轮到他们进山门了。

  守门弟子也是一身白色长袍,风度翩翩,一见俞燎远的令牌,顿时作揖口称:俞师叔。

  等检查完,三人便下了飞舟,乘坐天衍宗门内提供的仙鹤,飞往居住落脚的地方。

  招娣跟在婆婆和俞燎远身后,看着这个在九灵大陆鼎鼎有名的天衍宗。

  一进山门,眼前便是一道通天一般的石阶,俞燎远指着这通天的阶梯道:“这便是我们天衍宗十年一次招收弟子考验的第一步:接天台。这每上一阶台阶,这身上的压力就越重,能登上这接天台的,都是身体强度、精神坚韧之辈。婆婆与小娘子具没有修炼的经验,我带你们上接天台!”

  说罢,一卷宽袖,揽住赵老太和招娣,直接飞渡上去。引来不少门内弟子围观。

  “不愧是俞师叔,这接天台我自己上现在都很费劲,他竟然还能带着两个凡人上去,实在是厉害啊!”一个外门弟子仰头看着飞跃的俞燎远道。

  在他身边有一个刚到他腰处的小弟子,闻言嗤笑一声:“这算什么?你是没见过几位峰主和长老,他俞燎远还需要飞跃上去,那些人直接就瞬移上去了。”

  二人的话引起不少外来宾客的注意,他们看着眼前的接天台无一不露出赞叹的神色。守门的弟子看着眼前的这些修者笑盈盈的道:“按照天衍宗规矩,凡是要上天衍宗的人,都需要通过这接天台。各位,请吧!”

  此话一出,更是引得宾客们的不满,几个胆子大的骂骂咧咧道:“前几日天衍宗放天榜说只要是带了贺礼的都能过山门,我还说这天衍宗也是看得起我们这些小人物,没想到啊,在这等着我们呢……不愧是名门大派,告辞!”

  几句话愣是把天衍宗树造成了眼高于顶的孤高宗门,然而此话也有几分道理,这宾客里面有不少想来求个机缘的小门派修士和散修,此次也是想借着此次结婴大典,能和各个门派的大能交流,希望得到青眼。本以为只要准备好礼品,谁知道进了山门才知道还要上接天台。

  按刚刚那两个门内弟子的说法,这接天台对门内弟子都有难度,更不用提他们这些散修和小门派的弟子了,一时间哀声遍地。

  “就是这接天台若要上去,怎么也要筑基期修士吧……看来这天衍宗不稀罕我们这些修士,名门大派举办盛事,从来都是广邀灵界修士,没想到这天衍宗非但不让仙鹤来载我们,反倒是让宾客自己走上去,岂有此理!”

  不少有能力的修士默默上了接天台,可还有些人拿不准自己能不能上去,便拦在山门口,和守门弟子扯皮。

  守门弟子脸色不变,依旧拦在接天台口,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开山祖师定下的规矩,无人能改!”

  此话一出,更惹得站在接天台脚下的修士不满。

  “呵……那刚刚还有两个人是被你们天衍宗的弟子带着上去的……那他们怎么上去的?”

  守门弟子闻言一笑道:“那两位是今日结婴大典主角赵祈阁赵尊者的娘亲和发妻,均是凡人,此次赵尊者成功晋升元婴,自是要通告父母发妻的!”

  其他人万万没想到,那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竟是赵祈阁的亲娘和老婆。这赵祈阁自进了天衍宗,就被三长老独孤敖送进了天衍宗秘地,一闭关就是十多年。一出关就是元婴期,天衍宗这才接了凡间的亲人来享福。站在接天台下的散修,一边暗骂天衍宗视力眼,一边又暗叹那婆媳好命。

  这可是十三岁的元婴修士,要说这世间与他相熟的,除了他师傅独孤敖,就当属那两个女人了,这往日就算不入道门,这日子过得也舒服的狠。

  被阻挡在接天台脚下的修士们又开始嘀嘀咕咕,引得后面的修士不满,其中也不乏大派的弟子。

  “我说……你们到底上不上,不上就离开,没见识的东西,这天衍宗数千年来的规矩就是这样,甭管您是谁,都得从这接天台过。你们在这里和天衍宗的弟子纠缠,不过是想掩盖你们的无能罢了,都让让我先来豋一登这接天台!”话音刚落,一个身背巨剑的少年跳了出来,把身份引荐往守门弟子脸前一扔,没等对方回应,自己一步冲上了接天台。

  一跃便是十五阶,不过之后却只能一阶一阶的上了。

  少年一跃十五阶刚踩着楼梯时还沾沾自喜,没想到再想跳起却发现身上的重量竟让他的身法使用不起来。见他吃瘪,跟着他后面的年长一些的修士忍不住笑了。

  青年也是后背背了一把重剑,身上的衣物与之前的少年一致,不少修士看出了他们的身份,岳阳柳家的弟子。

  这岳阳柳家便是九灵大陆修真界四大世家之一,擅长使用重剑,功法大开大合,走的是一力降十会的路线。柳家人要挥动这么沉的重剑,自然身体素质也要异于常人,眼看那之前一跃十五阶的少年,竟然后面都只能老老实实一步一个台阶往上走,剩下有些大派的弟子,对着接天台的难度都有些惊疑。

  “少然,这接天台是不能一步跨那么多台阶的,这每多跨一街,这身上的压力便要重一倍,你刚刚一跃十五阶,那你现在身上的压力便是原来阶梯重力的十四倍。这接天台要么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走上去,要么实力强悍能有多次上跃的能力。”跟在那个一跃十五阶少年身后的青年说道。

  名为少然的少年闻言气的差点岔气,他怒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二哥!”

  “想要让你涨涨记性,别每次那么莽撞的冲上去。不过十五倍对你来说还是能承担的起的,加油吧弟弟~”说罢,就见那青年也轻轻一跃上了二十三阶,然后再跃上了十九阶……几个起落人影已经不见了。

  “可恶……”少然郁闷的看着自己哥哥消失的身影,然后感受了一下身上的重力和前面数不清的台阶,叹了口气任命的一阶阶往上走。

  守门弟子看着青年快速上跃的身影暗自嘀咕,刚刚那青年应该就是岳阳柳家天泰剑柳唯风的二儿子柳少君了。想不到小小年纪,就有了能在这接天台持续上跃的能力,柳家这几年也是培养了不少英才啊。

  底下对接天台望而却步的修士,有不少也认出了刚刚登接天台的两个人,见堂堂四大家之一的柳家也只有自己爬楼梯的份儿,暗道自己应当是没机会参加这结婴大典了,随即灰溜溜的撤走了,刚刚还拥挤不堪的接天台底层,顿时空余了不少。

  有些人走了,还有些上不去接天台的人却没走,好不容易来了天衍宗,恰好也能借这接天台看看今年各大门派的新人的实力。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声不断作响,几个修士被吸引了目光,朝声音源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着粉白罗裙的少女,飘落下来望着那接天台。

  “这位修士,这是我与师妹们的引荐信。”少女年纪不过二八,脸上蒙着白沙,手腕、脚腕儿处都系着铃铛。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女孩,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都扎着双丫髻,着同色罗裙,只不过同那少女款式不同。

  两个小姑娘脸上还带着些婴儿肥,然而容貌确实能看的出来未来定是两个美人,两个小姑娘初见这么多人,脸上带了几分羞怯,相互拉着手紧紧的跟在少女身后。

  守门弟子一见手里的引荐信眼神一肃,行了个礼说道:“原来是幻月宗七绝之一的苏道友,失敬失敬,几位请上接天台。”

  此话一出,引得周围不少修士侧目。实在是因为幻月宗这个门派,是几个名门中最特殊的一个,门下弟子全部为女性,听说幻月宗的宗主是现下九灵大陆三位合体期修士之一,也是唯一一位女子。

  幻月宗弟子虽少,但是各个都是花容月貌,尤其在修炼幻月宗天级法典《水无月》,更会对幻月宗弟子的容貌气质有很大的提升,据说幻月宗宗主已经水无月修炼到第八层,传闻其容貌冠绝天下。

  更有小道消息说曾经有敌人一见其样貌,就丢掉了自己的本命武器,彻底拜倒在幻月宗宗主的石榴裙下了。

  水无月是个修心魔的法典,修的便是人人都有的“色”,所以门内弟子随着境界不断攀升,相貌就会越来越美,所以境界越高的弟子,便要蒙上纱巾,反倒是低境界的弟子能无这个忧虑。

  刚刚那守门弟子说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是幻月宗七绝,又姓苏,想来也只能是幻月宗静心坊坊主苏小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