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农门仙途 > 3.天衍宗(捉虫)
 
  白云……白云……还是白云。

  自那日从柳巷村出发后,入目的除了不同时刻的白云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招娣漫无目的的在船上瞎逛,这一日就将这飞舟大大小小的地方逛了个遍。

  这飞舟并不大,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阁楼用于日常休息,阁楼外的甲板上并排能站五人左右,可想而知那小阁楼狭小,住的并不舒服。

  不过好在这天上的景色很是不一般,倒是让招娣和赵老太新奇了两天,但是到第三天就有些腻了。好在今天是路程的最后一天,按照俞燎远的说法,再过一日就能到达赵祈阁所在的天衍宗。

  赵祈阁就是赵老太儿子的名字,不过这名字显然不是赵老太这样的文化水平能起出来的,这是进了宗门后改的名字。

  这几日,招娣也在和俞燎远了解有关于天衍宗的信息。

  原来,他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其实有十八块大陆,有的地方灵气充裕,修者盛行……而有的地方却灵气匮乏,显有修者问世。

  赵老太和招娣所居住的漫土大陆就是典型的灵气匮乏,凡人统治的地方。

  而天衍宗,则位于九灵大陆,在这块儿大路上修真门派林立,其中最有名的是四世家、三宗、六门。

  其中三宗之一就是天衍宗。

  作为修真界翘楚,天衍宗的实力自然不必多说,天衍宗多以擅长卜算推演的观灵修士为主,由其擅长通天法箓,引天地灵气造化万物为自己所用。大成者可改山川地貌,引天地异变。

  而赵老太太的儿子赵祈阁就是天衍宗三长老的关门弟子,听闻天衍宗三长老性情古怪,但是却极有才华,收徒极其看重天赋。其门下天才数不胜数,而其中赵祈阁更是最受三长老疼爱。自入门后就潜心教导,之后更是破例让赵祈阁进了天衍宗秘地晨星天地悟道,短短十三年就从一介凡人成为元婴修士,这速度堪称恐怖。

  而这样的天才的结婴大典,更是被天衍宗看重,要知道这可是十三岁的元婴期天才,这意味着天衍宗在九灵大路的名望将要更上一层楼。

  赵老太了解后更是骄傲的不得了,他儿子可是被称为天才啊,可惜赵老太没有灵根,否则她也想求仙问道,一边照顾儿子。

  据俞燎远说,这天衍宗所在灵气浓郁,适合修士修炼,却不适合普通人生活,他们参加完结婴大典,就会由宗门将其安置在适合普通人生活的区域居住。

  所以,参加完天衍宗的结婴大典后,赵老太和儿子还是无法长时间和儿子见面,不过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很让赵老太太高兴了。

  赵老太太高兴,招娣也高兴,自不是因为能见到自己那名义上的夫君,而是因为听闻九灵大陆有不少医修,赵老太太的病在漫土大陆的凡人医者无法治愈,可是在修真者面前都是小事。

  赵老太太和招娣满怀欣喜的等着到达天衍宗。

  殊不知,远在千里之外的天衍宗,也有人在讨论他们。

  几个年轻的小姑娘,都是和招娣差不多的年纪,坐在练功房里的蒲团上,谈论着此次结婴大典。

  “此处功法我总有些不懂,哎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赵师叔跟咱们差不多的年纪,已经是元婴期了。我们还在筑基期上上下下……”

  开头的是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闭目循环功法若干周天后,徒然放弃抱怨道。

  她身边坐着个和她相貌相似的小姑娘闻言不得不睁开眼睛,劝道“师尊说了,要心静,玉衡你再抱怨小心师尊知道了又说你。”

  “好啦姐姐,我知道了,你简直就是师尊上身,每天就知道训我,略略略……”玉衡扮了个鬼脸说道。

  玉衡本就天真烂漫,再加上天资聪颖,平时深得不少师兄师姐的喜爱,大家对于她也是多有包容,不过作为胞姐不能一味的让她这么继续下去,所以在平时就多加督促。玉衡扮鬼脸,把她身边的同胞姐姐玉璃气的不清,小姑娘年纪也不大,自觉被妹妹落了面子,脸上过意不去,嘴上就还想再说两句,就被身边其他师姐打断了。

  “玉璃你也别理她,就让她自作自受吧……过几日结婴大典,咱们都要出席的,师尊要检查咱们的闭关成果,到时候有她好果子吃!”

  玉璃一扭头就见一个身穿绯红色襦裙的女修懒懒散散的靠在墙边,好笑的看着玉衡说道。玉璃闻言知道这是对方诚心想要逗弄逗弄玉衡,随即也不开口了,存心想要玉衡吃吃苦头。

  “哼,安乐师姐你还说我,前些天师叔刚说你整日懒懒散散,撩猫逗狗呢!”玉衡心中不服反驳道。

  名为安乐的女修年纪看起来要年长一些,闻言也没臊红了脸,反倒是得意一笑道:“我是懒懒散散,但是最起码功课没落下,那像某些小师妹,前些日子小比,被比自己晚进门的小师妹打败了……”

  “你……”玉衡指着安乐气不打一处来,提起这件事,心里也不舒服。

  旁边的玉璃闻言也有几分恼,逗弄戒告两句就算了,这后面就有些辱人了。

  “那不过是师尊点名要玉衡指点玉熙罢了,做不得数。你说是不是玉熙师妹?”玉璃解释道。

  坐在最边边的玉熙皱着眉睁开了双眼,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几人道:“什么?”

  玉熙刚刚一直静心修炼,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道名,怕有什么事,这才从打坐中醒来,一时间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

  一旁的安乐见此更是挑着眉看着玉衡玉璃一笑道:“算了算了,本也和我无关。不过玉璃啊,这马上就要结婴大典了,按照咱们天衍宗的习俗,这结婴大典上会有年轻弟子的展示,这此中缘由你也是知道的。你不会真以为靠你爷爷在宗门中的身份,你和你妹妹以这样的水平就能成为未来的尊者夫人吧……”

  安乐说到尊者夫人几个字的时候压低了声音,然后看向一边的玉熙若有所指。

  玉璃闻言脸色一白,也顺着对方的视线看着一脸清冷的玉熙。

  其实在结婴大典上选取自己的道侣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只不过这次结婴的赵祈阁年纪太小,这才让宗门里的人动了些心思。

  一般结婴大典的主角都是五六百岁的成年人,选取的道侣也都是久有名望的名门女修者。和他们这些小辈没什么关系。

  但是,这次赵祈阁结婴却因为年纪小,让他们这些年幼的小修士也有了能一展自己风采的机会。

  自从结婴大典开始准备时,宗门里就有些风言风语,传闻要在几个长老的宗孙女们中要选出赵祈阁的道侣,而选择的标准就是本次结婴大典上的指点展台。

  所谓指点展台,就是在结婴大典上对门派新人的演武进行指点,以显示自己能力超群,一般这种指点展台大多是为了展示门派人才储备和大能亲和力的,没想到到了赵祈阁这里,就有些选秀的意味了。届时,不管是天衍宗,还有其他名门正派的子弟也会上指点展台,可见到时候能在诸多名门女修中杀出重围的难度。

  玉璃和玉衡的爷爷是天衍宗五长老徐秋白,身份要比其他弟子高出一截,另一方面二人的天赋都不错,姐姐玉璃是水木双灵根,妹妹是水系单灵根。但是即使如此,二人在本次指点展示的赢面也不是很大,哪怕在同辈的女修中,二人也不是拔尖的,头上还有一个天生灵骨,同赵祈阁一同入门的张玉熙。

  和玉璃、玉衡不同,张玉熙出身边陲没落世家,不过好在天赋卓绝,这才有机会拜入掌门门下。再加上这张玉熙是个修炼狂魔,这境界更是在二女之上。

  此时,安乐拿玉熙来压玉璃和玉衡二人,二人均是憋了一口气。

  玉衡见姐姐面色不好,心中的愤怒更是上了一层。

  “安乐姐姐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谁说小师叔会从指点展台的弟子中选取道侣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听说这小师叔在凡尘还有一个娃娃亲,听说已经有了名分,就算是要选道侣,也不能不顾已经得天地正道的正妻。”

  玉衡说完,红衣的安乐又是一乐,嗤笑道:“这从凡尘来的修者,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是你说的也没错。不过这凡尘中人能活多久,能撑过一甲子的都少。你我均是修士,哪怕是后期一个闭关,这位可怜的师叔正房的寿命就过了一半儿了。仙凡有别……一念天地啊。”

  玉璃刚刚被压了一头,刚刚玉衡一番打岔,却让她缓了一口气。与天赋卓绝的玉衡不同,其实对于这赵师叔选道侣一事,玉璃是上心的。

  修真界的道侣和凡世的夫妻有相同之处,却也有不同之处。除了夫妻之实外,夫妇二人的境界实力也会挂钩,也就是说如果赵祈阁一日千里,那他的道侣也会有益处。玉璃身负水木双灵根,修炼速度其实也不慢,但是放在这天才多如狗的天衍宗就不够看了。

  所以,自爷爷同玉璃说起此事时,玉璃心中就有一种势在必得的心态。前有爷爷暗中铺路,后有妹妹鼎立相助。就算有个张玉熙顶在头上又如何,掌门虽然身居领导天衍宗上下的职责,但是最后拍板的人还是要看各个长老。这天衍宗真正的底蕴不在掌门,而是在长老身上,他们才是这天衍宗立派数年的定海神针!

  天衍宗的长老多是出窍期以上的老怪物,而玉璃和玉衡的爷爷徐秋白,更是达到了分神期,同赵祈阁的师尊三长老独孤敖并称天衍双雄。

  而那掌门只不过是徐秋白和独孤敖的师侄,几人身份上的差距足以弥补暂时实力上的不足!

  玉璃想到这里看着安乐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就算她在指点展台失了这次机会,只要赵祈阁那个凡世的妻子没过世,他们徐家就有理由让这次指点展台的获胜者失去成为赵祈阁的道侣的机会。只要再拖上几年,这道侣落到谁头上,就说不清楚了。

  明媒正娶的妻子,得天地证道,就算是能改天换日的修者,只要是不想自己日后被心魔所扰,这一点上也不敢肆意妄为!

  此时正在船上陪着婆婆的招娣还不知道,自己正成为这次结婴大会冥冥之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此时的她望着漫天白云,心中只有对仙门的期待和一丝丝恐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