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大柠林知逸 > 第30章 工作达人,生活小白
 
作者小西的新书出版后,我和她一起做读者见面会,除了活动现场我会穿连衣裙,平常我习惯穿休闲装。于是每次去酒店见小西,我一般都是“仔裤+T恤”的装扮。

有次小西问我:“怎么每次见你时你都是这身衣服?”

我:“我有两套一模一样的,因为穿着舒服,懒得再挑,又重新买了一套。”

小西:“……”

小西发现我某双鞋穿了好久还像新买的一样,她疑惑道:“这款鞋子,明明你先买的,我后买的,怎么你这双鞋看起来比我的还要新?”

我:“因为好穿,我买了两双。”

小西:“……”

去广州做活动时,有读者贴心地在我微博留言:“据说现在又出现‘禽流感’了,鸡肉再好吃也别点了。”

小西打算点鸡汤时,我为了健康着想,拦住她,“还是别点这道菜了。”然后悄声贴在她耳边说,“据说又有‘禽流感’了。”

她继续翻看菜单,我看到一幅图两眼放光,“点这个吧。”

“这是凤爪啊!”她说。

“嗯,没错啊!”我点头。

“可凤爪也是鸡的一部分!”

她说完我才顿悟。

广州美食让我吃饭时都没时间说话,快吃完时,小西指指我装食物的碟子,“你就用这个装菜的吗?”

我点头,“是啊。”

她和一旁的同事都笑了。

我看他们笑,只觉得莫名,问她:“有什么不对吗?”

“这是茶杯垫子啊!”她说着指了指她的茶杯。

我这才明白,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居然把茶杯垫子拿过来做装菜的碟子了!

还有一回在云南大理做完活动,我们一起去洋人街喝了点小酒,回到酒店已经十二点多了。

那天小西和朋友住一间房间,我一个人住一间房间。

那个酒店设计得很古色古香,木头窗棂,木地板,住在里面都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可是,浴室设计得特别现代,热水器开关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我对着热水器研究了好半天,都不知道如何打开。

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心想小西已经睡了吧,也不好意思打扰她,只好打电话给服务台,居然没人接!

虽然热水器不会用,但是澡总要洗吧!

最后,我用杯子在洗手池里的水龙头下方接水,就用一杯杯水将就着冲洗身体,算是洗完了澡。

第二天,我就“热水器究竟怎么用”这个问题请教小西,小西和她朋友听到后哈哈大笑,一点都不给我面子。

和小西在一起做活动久了,她对我总结――你除了在你的工作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十分专业细心之外,在生活方面你简直是个白痴。简而言之,你就是工作达人,生活小白。

想到每次收拾行李离开酒店,我总要比她早起一个小时收拾,收拾到最后,她还会再帮我收纳整理一下……好吧,她总结得很到位。

说到生活小白,连林知逸都不放心我的生活自理能力。

为了方便照顾我,他找工作的首要条件是“少出差”。

有次他难得地出差,临走时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觉得他突然变得格外??唆,“你别不放心我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他没好气地说:“我不是不放心你,我是不放心家里的电器。”

我:“……”

刚结婚时,我为了显示自己具有贤妻良母的潜质,有天早上起床煲粥给林知逸吃。

淘完米下锅,加了水,打开电饭锅,我继续爬床上呼呼大睡,结果醒来时,电饭锅里的水开后溢了出来,导致保险丝被烧坏,家里停电。

有个周末林知逸出差,中午我打算煮泡面吃,结果煤气灶拧半天也点不着火,不得已寻求度娘,结果还是不会,最后不得已打电话向林知逸请教。当时他在电话那端都愣住了,估计这是他接触过的历史上最白痴的问题吧。

那天晚上,我想,煤气灶难为我,电饭锅应该不会难为我吧?于是我打算晚上煮白米饭,就着楼下买的卤煮吃。

结果饭煮熟了也吃不到――因为我不会打开电饭锅!

只好再次打电话向林知逸请教。他无奈地说:“你打来电话我还以为你想我了呢,怎么每次都问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问题!”

“谁叫你换了新电饭锅,电饭锅太高端,我用不了。”

林知逸:“……”

我因为晚饭吃得太多,担心消化不良,于是拿健胃消食片吃,吃完一片,再吃第二片时,结果一不小心,左手食指被药板侧面锋利的边缘划了一道口子,我喊林知逸:“林知逸,快过来!我手指受伤了,给我拿创可贴。”

他从卧室奔过来,“怎么回事?”

了解完状况后,他一边给我贴创可贴,一边说:“吃个药也会受伤,你估计是史上第一个被药板划伤的人吧。”

贴完创可贴,他去翻看药盒和说明书,“这药没说注意事项是‘请小心不要被药板划伤’,没有友情提醒,按理说可以告制药的厂家吧?”

“……”你这到底是为我的食指鸣不平还是故意嘲笑我犯的错太弱智呢?

后来的那一周,我用电脑敲字时,左手都得翘着兰花指。

洗头时我也可以对林知逸说:“我手指受伤了,你帮我洗头好吗?”而他任劳任怨地说“好”。

嗯,当个生活小白,貌似还有意外的福利,也挺好啊。

就比如――以前给手机充值还没有支付宝和银联,都是买充值卡,可是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密码要输入进去,我从来就没有耐心,要么输错,要么输不完就想干别的事了。于是后来,给手机充值这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就交给林知逸了。

哪怕现在有了支付宝、银联,给手机充值、给淘宝付款这项技术活儿还是他代劳。

欣宝翻看我手机里的照片,突然翻到元旦那天幼儿园上公开课时我和孩子一起包饺子的画面。

她看着照片说:“妈妈你看,这是上次我们包饺子的照片。”

我正想慨叹“好美妙的时光,好其乐融融的场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欣宝就拿着照片给她奶奶看,“奶奶,那次小福妈妈说,欣宝妈妈包的饺子好丑啊!”

我是生活小白的事情难道这么早就让我年幼的女儿知道了吗?我以后还要怎么在她面前维持光辉伟大的形象?

――

【我的“小情敌”】

人家都说表哥表妹天生一对,金庸笔下有表哥表妹纠缠不清的,林知逸也有个曾暗恋过他的表妹。

临近春节,林知逸说春节回家乡有点事情要找表妹。

欣宝说:“提表妹干啥啊?”

我和林知逸面面相觑。

欣宝继续说:“表妹没意思。”

林知逸:“你说到你妈的心坎上了。”

欣宝:“下次别提表妹了。”

林知逸:“你简直是你妈的知音啊!”

看他们父女俩你一言我一语,我只顾偷着乐,有小帮手的感觉怎么这么爽呢?

欣宝从幼儿园回来,不是画画、看书就是玩彩泥,她说今天要用彩泥捏爸爸妈妈和宝宝。

看她在捏好的人物旁边放了支铅笔,我问:“你用铅笔干吗?”

她答:“戳妈妈脸上的斑。”

我:“……”

后来她又在另一张泥人脸上戳,我问:“这又是干吗?”

她:“这是爸爸上火起的泡。”

我:“……”

原来,不是所有艺术都高于生活的。

某天晚上,我问欣宝:“今天晚上跟奶奶睡还是跟妈妈睡?”

欣宝答曰:“跟爸爸睡。”

我汗。究竟是选择题对她没用还是她喜欢爸爸多一些呢?

林知逸说:“那说明我女儿情商高,不愿意得罪你们俩。情商高这点像谁呢?嗯,像我。”

……有这样拐着弯夸自己的吗?

周日我在家里写文章,林知逸带欣宝出去玩,回来时欣宝说给我带了礼物。

她指着袋子里的三个甜甜圈,“这个是我的,这个是妈妈的,这个是爸爸的。”

奶奶闻言不快了,“奶奶的呢?”

我们正打算看好戏,结果欣宝说:“我把我的给奶奶尝一口。”

奶奶瞬间觉得好窝心。

欣宝开始喜欢《白雪公主》的故事,幻想着穿白雪公主的长裙子。

于是圣诞节前夕,我从某宝买了一套白雪公主裙送她。

她看到裙子时两眼发亮,直呼“我太高兴了”,然后又让我给她讲了一遍白雪公主的故事。

讲到新王后嫉妒心强时,欣宝问我:“什么叫嫉妒?”

我解释:“嫉妒就是别人有的东西她也想要,别人美丽她也要美丽。”

欣宝说:“新王后这样像小偷。”然后想了想,补充,“王子像警察。”

对哦,王子救了公主,可不就是符合欣宝对警察叔叔英勇救人的印象吗?

欣宝有天晚上哄了半天都不去洗澡睡觉,一直哼哼唧唧地闹腾。

连一向视女儿为掌上明珠的林知逸都发脾气了,他把欣宝抱到没开灯的客厅,对她吼了一句:“想闹就在这儿闹吧。”说完,还生气地把一旁很无辜的尺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欣宝从来都没见过爸爸也有这么凶的时候,“哇”的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哭的同时还叫我:“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我趁机把她抱过来,带她去洗澡。

洗澡时我对她说:“你以后别发脾气,像爸爸刚才发脾气的样子不好吧?”

她哽咽着说:“呜呜……都快进神经病医院了。”

我忍不住笑了。很久以前,我对她说过一次“如果乱发脾气像疯子一样就会进神经病医院”,没想到她居然铭记至今。

周六,欣宝要我带她逛超市,我问她:“你打算买什么啊?”

她说:“看到什么就买什么。”

怎么有种“有钱就是任性”的即视感?

每回逛超市,欣宝都会逛花鸟虫鱼区,她喜欢看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

有一次,我们发现鱼缸里有一条鱼肚子朝上浮在水面,有两条小鱼用嘴巴去碰它的身体。林知逸说:“好像那条鱼死掉了,别的鱼在吃它。”

欣宝说:“不是吃它,是叫它别死掉,赶紧起来玩。”

心中莫名一暖,小孩子的想法就是这么天真善良。

欣宝从动物园回来,问林知逸:“爸爸,为什么猴子是红屁股?”

林知逸:“因为它不穿裤子从滑滑梯上滑下来所以是红屁股。”

欣宝补充:“它被爸爸妈妈打屁股所以红屁股。”

我:“……”

和欣宝一起洗澡时,我总会放点音乐。

有次我放了周董的《听妈妈的话》,林知逸说我放这首歌有些心机。

我狡辩:“因为我是周董粉丝,想让我女儿也成为他粉丝不行吗?”

林知逸笑了笑,不置可否。

好吧,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周董粉丝,也因为我很喜欢里面那句歌词:“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很暖心有木有?

后来欣宝小朋友居然唱起了改良Rap版:“小朋友,你要听妈妈的话,听爸爸的话,然后听奶奶的话……”

听她循环往复这句话我都要被她感动了。

不过,闺女,哪怕给自己洗脑,唱三遍就成了。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没有半毛钱……”

欣宝小朋友循环往复地唱着《童年》里的这一句。

林知逸说:“唱得我心里一阵辛酸。太可怜了!”

我笑,“这是新型乞讨方式吗?”

周末奶奶为改善伙食,煲了排骨汤,她夹起一根排骨给欣宝,“宝宝吃这个。”

欣宝却不领情,“我不要,我又不是狗。狗才吃肉骨头。”

正在旁边啃肉骨头的我,听到这句话,默默把骨头放到碗中。

有天我发现某条心爱的牛仔裤因为穿的频率太高都破了一个洞,我指着那个洞给欣宝看,“妈妈的衣服都坏了,怎么办?”

我以为她会说“没关系,长大我给你买”之类的话,正准备做感动状,结果她说:“你是准备做乞丐了吗?”

我顿时泪流满面,而且是宽面条泪。

近期工作太忙,我陪欣宝的时间少了,因此林知逸就颇受女儿欢迎了。

我回到家想抱欣宝,她居然扭转身子,奔向林知逸的怀抱,“爸爸抱,妈妈抱肚子疼,爸爸抱肚子不疼。”

我怎么不知道林知逸的拥抱居然还有疗愈的功能?

晚上吃饭时,欣宝念念有词:“先吃饭然后画画,然后洗澡,然后爸爸陪我睡,我最喜欢爸爸了。”

好吧,我是隐形人。

我看她吃饭并不认真,对她说:“那你好好吃饭,不然爸爸就不陪你睡,陪妈妈睡了。”

欣宝噘起小嘴,“我不!”

汗,这样子太像我的“小情敌”了。说女儿是男人前世的情人,也不无几分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