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RSS
· 粤语网  ·  南都快报 ·  IT资讯 ·  文学教育 ·  娱乐时尚 ·  文化经济

桂小晶:我的父母---记录母亲

粤语网分类:【文化经济】    发布时间:2018-08-21 15:11    作者:粤语网
  妈妈病了。
  大概到了我毕业后的样子,妈妈还在做火烧的生意,吵了几十年的爸妈似乎吵的更凶了,再加上爷爷奶奶那边的事情,一向要强又苦了大半辈子的妈妈钻了牛角尖,把精神衰弱发挥到极致,也把自己搞抑郁了。她不再是那个再苦再累都洋溢着笑脸的妈妈了,不再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的样子了,她开始一遍一遍回忆过去受过的苦难,念叨跟着爸爸遭过的罪,泪眼婆娑。
  也是这时候,我知道了,性格保守的父亲反对妈妈的任何想法,卖布、做服装加工厂、做火烧、盖房子,爸爸虽然帮了很多忙,但是也极力反对的那一个。
  卖布时(那时还没有加盖房子),妈妈操劳一天,晚上还要回家洗衣服,那时候还没有洗衣机。妈妈把攒了很久的衣服全丢进院子里大大的井槽里,押上满满一池子水,一洗就是一晚上。冬天手冻裂了,一条一条的口子,像一只只深红色的虫子张着大嘴,在吃妈妈的肉。它们就那样浸在水里翻动着,我问:妈你不疼吗?妈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不疼。
  盖房子时,房间的布局是妈妈规划的,厕所的大坑是妈妈一铲子一铲子挖的,改造水管时的水泥地是妈妈拿着榔头一点一点刨的......
  我暑假回家一边帮着妈妈在面饼上砍花纹,一边默默地听着她念叨,一边在心里数落着父亲。终于有一天爸爸喝多了,又坐在椅子上跟妈妈吵架,我急了,拿着刀狠狠的剁在面板上,大声质问他:“你凭什么娶我妈?!”是啊,在我心里,我的父亲是配不上我母亲的。
  有天姑父到家里做客,说妈妈年轻时挺漂亮,现在怎么越发地像个小老婆子了。那时她才40出头吧。当时大家只是一句玩笑话,却让我想起了那句:一个男人成不成功,看看他的女人就知道了。
  妈妈的失眠严重到她开始怀疑自己生命的时候,她停掉了辛苦了一辈子的劳作,我把她接到北京,我的出租屋里,带她看中医,调理身体。医生说妈妈是得了抑郁症,开了一盒进口药,400多块。回家后妈妈仔细看了说明书,决定不吃了,说有50%的致死率。
  有天早上,她还坐在床上,不自觉地又开始念叨过去,不自禁地又开始抽泣。
  我没有表现出感同身受的样子去安慰她,反而用一副漫不经心无所谓的表情说:你这都是钱闹的,要是有钱一家甩他几万块,就当施舍,心里还痛快。你不是重情不重钱吗?我和姐姐也毕业了,也赚钱了,家里也没什么开销了,你就想吃啥吃啥,想买啥买啥,改改精打细算的习惯,换种活法。”我想用这不在乎的态度唤起她从小军区大院那种宽裕的生活态度,唤醒她心中沉睡很多很多年那种对金钱豪爽的大气。告诉她,过去不用在乎,你的失眠不用在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看着她停止哭泣,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背过身接着说:“你在家里的时候,周围都是要应付的鸡毛蒜皮,脱不开身。现在你在北京,把原来的生活远远甩在身后,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态度去开始新的生活,你脱胎换骨了 ,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
  那天早上以后,她就再也没哭过了。
  我上班,她就穿着我的棉衣,去小区旁边的公园锻炼,看大爷们打拳,看大妈们跳广场舞,还要对着公园里的一尊古塔拜一拜。慢慢地,她好了起来,找回了以前的开朗与活力,眼神里更多了一份蜕变后的清醒与洒脱。
  在北京呆了一个月,吃了一个月的中药,回家后就参加了老年大学,将这份找回的快乐继续下去。

  父母的婚姻
  世上本没有废物,废物只是因为放错了地方。同样,世上本没有不幸福的恋人,不幸福的恋人只是因为放错了位置。
  爸爸一辈子本本分分,有知识有技能,如果找了一个夫唱妇随的女人,只有一个孩子,在乳山那个小城应该也能过得安稳和乐。
  妈妈一辈子拼搏奋斗,如果找了一个同样勤奋而进取的男人,应该拼搏的路上会轻松很多。
  他们虽然吵闹一辈子,但是谁也离不开谁。姐姐说,每对夫妻的沟通方式不同,有的平心静气,有的沉默寡言,而他俩的沟通方式就是吵架。

  生活总遇到坎坷,不必灰心,因为人生本就是苦海,所有苦难都指向那个更好的自己;遇到痛彻心扉的灾难也不必气馁,也许老天是为了加速你的成长,让你有资格遇到更好的人,让你有能力在遇到更好的人时抓住他。
  有人在一次次小的摸打滚爬中成长,有人在一次大的痛不欲生中一夜白头,不必骄傲着“我一帆风顺”,只是你还没有遇到你的劫,岁月的公平就在于,每个人离世前都会尝遍世间冷暖,善恶美丑,然后真切的说一句:这个世界,我来过。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最新资讯
随机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