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师尊今天也很虚伪 > 第一百八十章:柳国魂器
 
  柳谕汀很快就来到祭坛之外,祭坛高数十丈,占地也是极广。

  祭坛之内,有数十术修在上面以魂元铭刻诡异而繁复的符文,铭刻完之后,再在其上浇上鲜血,然后那些鲜血便诡异的符文吸收。

  符文吸收了鲜血,使得整座祭坛都呈现血红之色。

  这祭坛如此修建了整整三年,可想而知,因为这祭坛丧命之人定然数不胜数。

  外面一道散发着聂邢舟独有的强大的结界将那些修建祭坛的术修和一同笼罩在其中。

  而外面,则有一名两名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和百来个穿着官府衣服的侍卫镇守。

  看到这一幕,柳谕汀眸光也微微有了些变化,这些人已经将人命当成了草芥。

  因为这个地方修建祭坛,寻常人一靠近这个地方,便容易被抓,一不小心就会变为修建祭坛的材料,因此这周围一片都无人敢来。

  这地方只有柳谕汀抱着幻化为普通狐狸的九尾赤狐,静静看着祭坛。

  经过一个多月的修养,九尾赤狐的身体和元神渐渐融合。

  虽然身上还有些方面皇宫城破之时,跟着柳谕汀的父皇征战留下的暗伤但是修为也算恢复了大半。

  九尾赤狐瞬间恢复了自己本体威武霸气的模样。

  随着九尾赤狐显露本体,强大的气息蔓延开来。

  被困在结界中修建祭坛的术修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朝结界之外看去。

  那上百个驻守此地的侍卫,神情惊恐的转头盯着九尾赤狐。

  两名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是被惊动,他们从自己静坐修炼的地方腾空飞起,悬停在半空之中,看着眼前的九尾赤狐神情凝重,

  “这是前朝的镇国灵兽!”其中一个身着黑衣的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出声,“旁边那个,是前朝公主,三年以前闯过了清月书院清月塔的绝世妖孽。”

  “三年前,云落书院去三国交接处的灵境之时,她便轻而易举地杀了个三花境界初期的术修。”

  “当时她仅仅化生境界初期,如今她这是……三花境界巅峰。”

  “一个月前,柳长明和聂怜身死,后来有人去寻,在他们二人身死之处发现了九尾赤狐的气息。”

  “但是当柳长明和聂怜的尸首被带回去查探过之后,发现两人的伤都不是灵兽造成了,而是人族的魂元,所以要小心了。”

  “这前朝公主,有媲美三花境界巅峰术修的实力。”

  “咱们……麻烦大了!”穿着黑衣的三花境界巅峰术修说。

  旁边的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则是一身灰色衣袍:“如今也只能上了,你我二人,一人对付一个。”

  黑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点了点头。

  柳谕汀盯着那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不为所动,九尾赤狐脚下生出红云,朝着两个身上明显带着邪修气息的三花境界巅峰术修而去。

  见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要绕过它朝着柳谕汀飞出。

  九尾赤狐的尾巴后面出现巨大虚影,朝着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扫过去,将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拦截了下来。

  被迫加入了与九尾赤狐的对战之中。

  柳谕汀见此,绕过九尾赤狐和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朝着那血红色的巨大祭坛飞去。

  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看到柳谕汀的动作一惊,想要去阻挡柳谕汀,但是九尾赤狐又岂会让他们如愿意,死死地缠住两人。

  柳谕汀回头看了眼,见九尾赤狐赤狐对付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没有办法很快将他们击杀,却也算游刃有余,便放心地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笼罩在祭坛外面的结界之上。

  柳谕汀周身燃起金色火焰,白色魂元在她周身铺开。

  琴中剑在她手中出现,然后一招凝聚了浑厚魂元,和精纯的庚金之气的长剑,以及炽热的冥火,在千叶剑第四招的加持之下,朝着透明且蕴含了聂邢舟强大魂元的结界刺去。

  这透明结界看起来强大,但是破起来,却感觉比想象之中的要简单。

  虽然这一招她已经用尽了全力,但是聂邢舟是九重冥州之人的分身。

  聂邢舟布下的结界,不应该被如此轻易地破除。

  结界破除之后,柳谕汀停在原地,没有第一时间上前。

  结界之中,修建祭坛之人的修为普遍都有化生境界修为。

  他们看着神情冷漠,身上充满了压迫的柳谕汀,脸上露出了恐慌之色,神情战战兢兢。

  柳谕汀转身,看向那边和九尾赤狐交手的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对着穿灰色衣服的那一位挥剑,顿时一明亮纯白的剑光就朝其飞去。

  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感觉到身后出现的恐怖攻击,心中惊骇想要闪躲,却根本来不及。

  剑光落在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背后,顿飙飞出来。

  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受到重创,直接掉落了下去,嘭一声巨响掉在地上奄奄一息。

  因为少了一个人,九尾赤狐轻松了起来,没几下就将剩下的黑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击败。

  见九尾赤狐张嘴露出狰狞的獠牙要将黑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咬死。柳谕汀出声阻止:“赤云前辈,先留下他一命。”

  九尾赤狐听到柳谕汀的声音,闭上了嘴,然后一尾巴将黑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抽得半死。

  “小公主?”赤云落在了地上,蹲着庞大的身体盯着地上两个已没了半条命的三花境界巅峰术修。

  柳谕汀也缓缓落了下来,身上衣裙翻飞,好像一只绚丽的蝴蝶。

  但是地上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看到柳谕汀,却仿佛看到了罗刹,眼中满是恐惧。

  柳谕汀落在地上朝两人走了两步:“你们可知聂邢舟修建这座祭坛有何用?”

  “……不知道。”灰衣三花境界巅峰术修回答。

  “聂大人只是让我们守在这里,我们……我们被聂邢舟以秘法控制,不得不听令于他。”

  柳谕汀又看向黑衣三花境界巅峰,却见黑衣三花境界术修正在吐着血,一张嘴,就有更多的雪涌出来,根本说不出半句话。

  柳谕汀看着这一幕,轻轻抿了抿嘴。

  柳谕汀看向祭坛上的其他人,沉默了片刻,让那些修建祭坛的人离开。

  “你们走吧。”柳谕汀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是被聂邢舟控制的。

  所以她不杀这些人,至于善恶,她不想管这么多。

  然而那些人,连带着柳谕汀神前的这两个三花境界巅峰的术修,神情都变得呆滞麻木起来。

  还有在九尾赤狐和两个三花境界巅峰术修打起来的时候,便躲到了旁边,不敢有丝毫动弹的侍卫同样也是如此。

  然后那些人额头之上都浮现了一个极为明显的红色印记。

  红色的印记开始发着血光,血光出现仅仅片刻之后,所有人的身体都干瘪了下来。

  这些人几乎是瞬间就被某种莫名的力量吸走了浑身鲜血,修为,甚至是元神。

  然后这一百多人眉心的血光朝祭坛飞去,融入了祭坛之中。

  包括这两个三花境界巅峰的术修,也未能幸免。

  血光汇入,那原本柳谕汀以为还没有完成的祭坛顿时生出浓郁的血雾气。

  血雾将整个祭坛,连带着周边一整块都笼罩住。

  柳谕汀抬头望向天空,便发现连天空都是一天血红之色。

  “走!”九尾赤狐看到这一幕,对危险的敏锐让它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

  它直接控制尾巴见过柳谕汀卷了起来,跃起飞入空中,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然而那血红色的雾气似乎有意识,宛如一只巨大的手,朝着九尾赤狐和柳谕汀抓来,想要将这一人一狐困在这片血雾之中。

  站在九尾赤狐后背上,柳谕汀转身看向祭坛的方向。

  她在双目附上魂元,目光便穿穿透浓郁的血红色雾气,看见祭坛之上,柳国皇族世代守护的魂器从祭坛之中浮现。

  那魂器是一柄长剑,只不过它如今的模样,和柳谕汀记忆之中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记忆之中那柄长剑仙光湛湛,宛如有星辉环绕,可是如今却是血雾气腾腾,上面还有诡异的符文缠绕。

  那长剑轻颤抖,似乎是它身上原本携带的血脉封印,让它感觉到了柳谕汀的存在。

  经过聂邢舟的炼化,魂器生出了灵性,自身想要破除身上的封印,让自身的力量得到释放。

  铮一声清脆的轻鸣之后,它一剑尖对着柳谕汀朝着柳谕汀飞来。

  柳谕汀连忙用白色的魂元将自己笼罩。

  但是这魂器来自于九重冥州,不是凡物。

  饶是柳谕汀几乎用尽了全身的魂元去阻挡,依旧感觉无比吃力。

  柳谕汀感觉自己的防御很快便要被破除,突然脑海中浮现灵光,魂器灵音出现在手中,她以琴身挡住血气深重的长剑。

  见长剑攻不破魂器灵音,目光微凝干脆往魂器灵音之中注入魂元。

  直接将长剑拍开。

  长剑飞出十丈之远,悬停在了空中,不停地颤抖,然后转身朝着祭坛飞去。

  祭坛之上,缓缓凝聚出聂邢舟的虚影,只不过这道虚影和柳谕汀所见的聂邢舟又有所不同。

  他身上传来极具压迫的气息,柳谕汀如今也见过不少三花境界巅峰的术修,眼前浮现的聂邢舟身上的虚影,显然已经超过了说三花境界巅峰。

  柳谕汀盯着血雾之后的聂邢舟的虚影,感觉遍体生寒,中州大陆之上,竟然能出现三花境界只之上的术修!

  柳谕汀盯着聂邢舟的虚影,聂邢舟的虚影也看到了柳谕汀。

  聂邢舟的虚影神情漠然,只淡淡吐出了两个字:“蝼蚁。”

  随后眨眼间,聂邢舟的虚影就出现在了柳谕汀身前。

  聂邢舟的虚影抬起长剑:“以你之血破开魂器封印,再以此魂器将封无邪分身斩杀。”

  聂邢舟说着的同时,手中的长剑便朝着柳谕汀的头顶落下。

  柳谕汀被聂邢舟的虚影气息所压制,半点动弹不得。

  柳谕汀身下,九尾赤狐身上生出红色灵光将柳谕汀笼罩住,然而也不过阻挡了聂邢舟虚影挥动的长剑一息时间便溃散不见。

  柳谕汀只能眼睁睁看着血光缠绕的魂器长剑朝自己的面门落下。

  而随着长剑落下,聂邢舟虚影愈发淡了起来。

  “铛!”突然被一柄闭合的折扇挡下,折扇之上缠绕着黑色雾气。

  一剑落空,聂邢舟虚影直接消失。

  那长剑调头便要往其他天边飞去。

  封无邪手中飞出黑色魂元丝线降长剑缠绕住。

  然后长剑便落入了封无邪手中,只是在封无邪手中之后,长剑并不安分,依旧颤抖着要挣脱出去。

  封无邪见此,黑色火焰从他手中出现,将长剑覆盖。

  一刻钟之后,封无邪将黑色火焰收回,然后柳谕汀便发现那长剑失去了所有的灵性,直接碎裂开来。

  柳谕汀愣看着,然后缓缓抬眸看着封无邪。

  “师尊,这魂器不是对你用吗?”柳谕汀问。

  封无邪看着柳谕汀,眸光不停波动。

  之前柳谕汀被困幽冥之城三年,还不容易相聚又因为聂邢舟的到来,再次分开。

  他听到九尾赤狐出现在姜国都城的消息,便想尽办法甩开聂邢舟,赶过来。

  还好来的及时……

  “魂器已经被聂邢舟炼化,对为师已经无用了。”封无邪回答柳谕汀的问题,“与其让它落入聂邢舟之手,不如降其毁掉。”

  “只是乖徒儿如今,行事愈发鲁莽了?”封无邪盯着柳谕汀,眼中似乎压抑着风暴。

  “师尊……”柳谕汀什么也没说,只是抱住封无邪。

  封无邪抬手,托着柳谕汀的后脑,让柳谕汀埋在自己怀里。

  柳谕汀原本只打算将祭坛控制下来,等待封无邪和聂邢舟过来,好掌握先机。

  她甚至没有走上祭坛,从未想过轻举妄动,然而聂邢舟在此已经做足了准备。

  聂邢舟似乎连她想什么都算计好了。

  三年前就开始修建的祭坛,谁能想到,只是为了针对她?

  柳谕汀没有辩解什么,她知道,见到方才的情景,封无邪肯定非常担心。

  “师尊,为何聂邢舟的修为能到达三花境界之上。”

  “这是九重冥州降下的临时分身,存在不了太久,并非是如今中州大陆的那道分身。”

  柳谕汀点了点头。

  “小公主,如今去何处?”两人下方的九尾赤狐出声。

  柳谕汀看向封无邪:“师尊?”

  “去边关,如今三国战事将起,聂邢舟被为师甩开后,应当是去了边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