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重燃2001 > 第298章 产业链
 
  吴楚之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手也偷偷摸摸的动着,“企业品牌的运营才是文案的重点,要突出了企业的实力和底蕴,只有大学生群体认同营销文案,才能引发后续思考。

  而后才是产品的销售宣传,先品牌,后销售,所以这次的宣传应该是分阶段进行的,先让他们去好奇,去了解,什么是‘果核’。然后才是产品的推出。”

  刘蒙蒙心里有些奇怪起来,俩人以前这样肩搂着肩时,吴楚之的手很规矩,完全就是勾肩搭背的兄弟一般。

  而今天吴楚之给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涩涩的。

  不会是小萧说漏了嘴吧?

  一想到隐瞒了几年的事可能被爆了出来,刘蒙蒙的心里顿时便慌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

  当年的他不过就是一个雏,可以随意哄骗。

  可现在……周围有几个国色天香的姐姐妹妹的,她才不信他会忍得住不吃,早就身经百战了吧?

  自己那点儿寝室里道听途说修炼出来的道行,在现在的他面前多半是不管用了。

  刘蒙蒙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着心海里的波涛。

  不能自乱阵脚!

  也许事情没有到那地步。

  刘蒙蒙故作镇静,一双荔枝眼眯成了一条线,冷冷的望着吴楚之。

  吴楚之不露声色,疑惑的看着她,眼里始终清澈着,这让刘蒙蒙抓了瞎。

  眼神没有变化。

  瞳孔没有变化。

  更没有内心戏复杂时,那摸鼻子的习惯性动作。

  难道他真只是觉得那根带子好玩而已?

  刘蒙蒙抖了抖肩头,将那只咸猪手拨落下来,冷冷的看着吴楚之,“手给我规矩点,要摸回去摸小萧的!”

  吴楚之皱着眉头,‘满脸不解’的把手收了回来,一脸的委屈,“大师姐,你这是发哪门子脾气?我哪儿又惹到你了?”

  刘蒙蒙瞪着他,“你好意思说!你那鬼爪子在摸什么!”

  吴楚之看看自己的手,一脸茫然,“没啊,你肩带那扣子一直膈应着我的手,我在调整位置啊。”

  刘蒙蒙郁闷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是个呆子!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她希望他刚刚的行为不是故意,想维持着俩人的现状。

  但是听见吴楚之的解释看着他这样无辜的表情,知道他是无心之举后,自己心里又百般不是滋味。

  老娘现在就这么没魅力了吗?

  真把我当兄弟了?

  我的身材至少比秦莞、萧玥珈、王冰冰、叶小米都好吧!

  只是好像有点比不过那个姜素素而已。

  那个妹妹看似娇小玲珑,实际每块肉都长对了位置,真是让人羡慕。

  烦躁!

  她快步走了起来,“没什么!心里想事情,脾气有点大。”

  吴楚之跟在她身后,心里面一只老狐狸在狂笑着。

  你急了!你急了!

  ……

  下了飞机,吴楚之快速的脱着羽绒服,10月初锦城的天气,薄外套就足够了。

  在抵达口,他站了一会儿,等着叶小米。

  她也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回锦城,俩人的航班也就间隔10来分钟。

  也不会让他久等,出差多次的叶小米也早已习惯了不托运行李。

  就在他提着背包无聊的在抵达口外,寻摸着去哪儿买打火机时,背后一道大力传来,一具娇躯跳到了他的背上。

  吴楚之也不回头,把背包反背在胸前,双手往后一托,紧走两步追上了那只正在无人行驶的行李箱。

  叶小米咯咯咯的娇笑起来,往上蹭了蹭身子,旁若无人的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有没有想我啊?”

  吴楚之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下,一抹红晕就爬上了叶小米那娇俏的小脸。

  她羞恼的反手拍了拍他那作怪的手,压低了声音,“讨厌!有人!”

  吴楚之嘿嘿的笑着,“车在哪?”

  “娟子的短信说,停在B3区的。”叶小米并不想离开他那宽厚的背脊,左手攀住他的肩,右手把玩着他的耳朵。

  吴楚之笑了笑,放在她身后的手,艰难的勾着她的行李箱,就这么背着她走向了停车场。

  紫色的小POLO在这个年代很是显眼,很快他们便找到了车。

  吴楚之把行李塞进后备箱,拿出鸡毛掸子开始给车子掸着灰。

  紫色的车很好看,适合小女生,但是却不好打理。

  车漆通常要保持漆面光亮才会好看,如果漆面失去了光泽,那么就会显得死气沉沉。

  所以紫色车漆的车需要经常抛光打蜡,这对于很多人来说会是一项费事费钱的功夫。

  不过显然现在的叶小米是不用操心这些的,自然有公司的人帮忙处理着这些琐事,只需要开车前掸掸灰尘就好。

  吴楚之一边调整着驾驶位的椅子,一边系上安全带,以他的个子,开这车,着实有些憋屈。

  他很体贴的伸手过去,给叶小米系上安全带。

  嗯……给小妖女系安全带,有点费时,不过他很是乐在其中。

  安全带也是,瞬间便消失了一截。

  叶小米抱着他作怪的头,两眼迷离着,不肯推开。

  吴楚之则有点喘不过气来,“小米,你又长高了?”

  叶小米两手食指点了点自己两侧,嘟起了嘴,“烦死了,这两坨越来越大,太不方便了。”

  吴楚之左右咬了咬她的手指,不允许她这么嫌弃自己。

  这胸前二斤,秦莞都表示羡慕,更别说萧玥珈和王冰冰了。

  “开车了!”叶小米扭了扭他耳朵,推开了他。

  停车场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的,虽说这个时代手机没有拍照摄像功能,但终归还是不好意思。

  吴楚之抬起了头,却不小心撞到了车顶。

  叶小米哭笑不得的给他揉着脑袋,“小心点嘛。”

  吴楚之有点无奈了,“要不你换个车?这个车确实太小了点。我坐副驾驶都难受。”

  当初买的时候大意了,没考虑到自己也有要开的一天。

  “不要!”叶小米很喜欢这个POLO,小小巧巧的,停车很是方便。

  嗯……她不好意思说是因为她倒车的技术太差,大一点的车她停不进去。

  吴楚之知道她的顾虑,“换个两座的车?车长和POLO差不多的,但坐起来舒服的多。

  你也用不上那么多座位。”

  叶小米理着自己刚刚被他弄乱的衣服和发型,小手扇着自己红扑扑的小脸,

  “怎么用不上,我还要搭爸妈呢。要换就换个SUV吧,一家人出去方便点。”

  吴楚之也由得她,现在叶小米把小舅和小舅妈当做亲爸亲妈的孝顺,他高兴还来不及。

  “买宝马X7?下次我回来陪你去看?”吴楚之启动了车子,缓缓的开向了停车场出口。

  “嗯……算了,车子就是个代步工具,没必要买那么好的。给,忍不住了吧?”叶小米从手套箱里面拿出一个打火机递给了吴楚之。

  吴楚之笑着接过,揣进了裤兜,“车上不抽。是,车子确实就是个代步工具。

  但是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有的时候车也是脸面,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也是公司的。”

  叶小米想了想,还是不同意,“等我大学毕业了,或者大四下期再买吧。

  我现在开太好的车,在学校里太张扬了,现在开POLO进学校我都觉得太招摇了。

  平时出去,我就坐公司的那辆奥迪A6,其实足够了,低调点。”

  吴楚之见劝不动,也不多说什么,这妮子有的时候主意很正的。

  他开着车往体育中心那边走着,晚上要去拜访严恒的父亲,约的是7点半。

  现在五点,回家吃饭也嫌麻烦,不如直接到严恒家附近随便吃点。

  “楚楚,我们去吃天主堂鸡片吧,据说就在体育场附近,我还没吃过呢。”

  见是去体育中心附近,叶小米有些嘴馋了。

  她想起以前寝室里的闺蜜们说过,这家的鸡片很好吃。

  吴楚之心中一片怜惜,揉了揉她的头,“好,我们这就去。”

  天主堂鸡片和宗教没任何的联系,其实只是一道西蜀的经典民小吃而已。

  鸡片成品既大且薄,爽快无骨,麻辣醇香,回味微甜,可谓是色香味形俱全,叶小米吃得满头香汗淋漓,被红油染红了嘴唇。

  吴楚之掏出她包里的纸巾,给她温柔的擦着,而叶小米则不耐的摇摇头,怪他浪费纸巾,还没吃完呢。

  这个女孩子从初见时背着破旧的小书包,到现在挎着昂贵的宝格丽,短短三个月,穿着打扮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是,其实内心还是没什么变化。

  还是那个勤俭的让人心疼的小姑娘。

  吃晚饭,两人就在附近闲逛着,也算是消食。

  现在的叶小米也体会到了做为一个高管的孤独,无论是吃饭、散步她都习惯了一个人。

  高处不胜寒,就连自己的闺蜜李亚娟,现在在她面前也开始了小心翼翼。

  难得有人可以陪着一起吃饭、散步,叶小米也释放着自己本是小女孩的一面,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

  俩人就这么在锦城的街头消磨着时间,挨边到时间向着严恒家走去。

  严恒家在机关大院里面,锦城的机关大院食堂里的面点很是出名,吴楚之小的时候,父母还专程来给他买过。

  走过食堂外面,吴楚之不禁嘴角翘了起来,他和严恒也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不过认识的过程并不美好,二者趁着父母排队买馒头时,打着弹珠玩儿。

  严恒有点输不起,耍赖与吴楚之扭打在了一起。

  双方父母都不是护孩子的主,也算不打不相识,两家人也就这么认识了起来。

  那时的严恒父亲,还是机关里面一个小科长而已。

  那是的吴楚之,也只是一个犯了鼻炎掉着鼻涕的7岁小孩。

  “日子过得真快啊,小吴现在都这么高了。”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严东明喟叹着。

  “严伯伯则越发的精神饱满,脸色红润,肯定有喜事!”在严东明面前,吴楚之是不需要太过客套的。

  俩家人认识,而且他和严恒从小学四年级起,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也就高二分班才分开。

  官员子弟,有的时候插班读书也是没办法的事,频繁的工作调动,让孩子也跟着受罪。

  严恒还算好,也就小学前面三年频繁转学,后来大一点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也就不需要这么折腾。

  “老了,老了,你看你都找对象了……”严东明也不客气的打趣着吴楚之。

  吴楚之朝着严恒挑了挑眉头,“嘿嘿,严伯伯,你就洗我脑袋嘛,过段时间严恒给你带一个回来时,我倒要来观摩观摩你的表情。”

  “他啊?没出息的家伙,连你们班那个郝雪儿都拿不下,也好,异地恋长不了的。”

  严恒被臊得脸都红了,吴楚之从脚边提起一个袋子,“正明斋的京八件和沙琪玛,严伯伯你尝尝?”

  严东明看了他一眼,吴楚之不待他说什么,把礼盒放在茶几上,主动的开口,

  “就是侄娃子从燕京回来带了点糕点而已,百来块钱的东西,这不算行贿吧?”

  严东明敲了敲盒子,“不会害伯伯吧?”

  吴楚之翻了个白眼,“那我走?明天到你办公室谈?”

  严东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小子的两口糕点,我还是能吃的。

  打开吧,我早就馋正明斋的沙琪玛了,好几次去燕京开会,都没排上队。”

  吴楚之笑了笑,没说什么,暗忖这老严确实谨慎。

  也好,这样的交往,才不会出事。

  他没有犹豫,直接拆掉了包装,打开了盒子,“严恒,借用一下你家的水果刀。”

  严恒赶紧递了过来,吴楚之将沙琪玛切好,递了一块给严东明,示意着严恒自己动手。

  严东明瞄了瞄盒子里,微微颔首,眼里更是和煦,尝了一口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正明斋确实比稻香村的味道好上太多。”

  “稻香村也就是名气大而已,味道真不咋滴,不过正明斋那四大斋排队也确实难排,就这我还是让人提前两个多小时去排的。”

  吴楚之自己也切了一块,递给叶小米一块。

  用罢糕点,严东明把两人带到书房,严恒泡了茶递进来后就出去了。

  虽然他也是果核的员工,但是显然,严东明是不希望儿子掺和的太深。

  历练可以,但不能越界。

  所以,对于吴楚之这样先正规递资料,然后再上门拜访的举动,他很是满意。

  “小吴,谈地块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果核,现状我从严恒那已经知道了,这个你不用讲。

  我想听听你对果核未来发展的看法,以及你对果核在锦城如何发展的看法。”

  吴楚之点了点头,他知道,严东明其实是想了解他的需求,再匹配的配合地块。

  毕竟果核现在在纸面的资料上面,还是一家成立仅仅3个月的公司。

  “果核现在有五大业务主体和两个研究院……

  ……

  我的产业思路还是扎根于电子产业,分成软件与硬件两条腿走路。

  ……

  锦城这边毕竟是我的家乡,虽然这里没有鹏城、燕京等地的产业集聚效应。

  但我还是愿意把果核的总部和研究院的主体放在锦城……”

  严东明坐直了身体,蹙着眉头,“小吴,我打断一下。”

  吴楚之停了下来,很有眼色的给他递上一支烟,“严伯伯请讲。”

  严东明护着火点燃后,满脸的疑惑,“小吴,现在我是站在你伯父的位置,而不是锦城管理人员的身份与你对话。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见吴楚之点了点头,严东明继续说了起来,“我没弄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总部和研究院放在锦城。

  放在燕京这个首善之地或者鹏城这样的特区不好吗?据我所知,鹏城可是电子产业的集聚区,怎么看,都是放在那里才是正道吧?

  不瞒你说,我们锦城也在探索怎么发展电子产业,调研回来的结果却是很不乐观。

  这个产业太依赖上、中、下游企业间的协同作战,要发展就得集聚包括研发、材料、元器件、芯片、教育、软件与信息服务的一整套产业。

  这是现在锦城所不具备的,你把总部和研究院设在这里,是不是有点太想当然了。”

  吴楚之笑着摇了摇头,“严伯伯,电子产业硬件方面包含了太多太多的细分产业。

  我们以最热门的半导体为例,包括光电器件、半导体传感器、分立器件和集成电路。

  其中大约有八成半导体产品是集成电路,半导体的生产主要分为设计、制造和封测三大流程。

  事实上,在现在这个阶段,国内哪座城市都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所有的厂商其实都只是国外产业链上面的加工商。

  所以只要我成为龙头,那么自然这根产业链链条就会向我奔赴而来。”

  其实这也是十来年后,锦城能够成为中西部电子产业集聚区的秘诀。

  由于引进了华电子、华唯、紫光等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产业带动力、品牌影响力的龙头企业和重大项目,促成了京东方、中电熊猫、天马微电子、精电国际、富士康等一批新型显示企业在锦城连续布局。

  以龙头企业、重大项目为核心,推动产业链补前端强中端延后端。

  而随着龙头企业的建成投产,会拉动了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中游显示面板和模组、下游显示应用组成的成熟产业链在锦城“跟风”落地。

  比如,中电熊猫8.6代TFT-LCD线项目,该项目带动了康宁公司、世禾集团、路维光电等近30家配套企业项目落地建设。

  玻璃基板、掩膜版、触控模组等关键环节集聚成链,“龙头项目—产业链—产业集群—产业生态”的发展路径更加清晰、有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