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纯爱暴君 > 第224章 闲话中加了个孩子
 
【838】

咒灵本来不需要进食和休息, 飞鸟会睡着,主要还是离开寻的时间太久了。

他虽然进化了,但那只是觉醒了来自母亲的天赋, 离真正的成熟还是有一段距离。

真希真依将他送回来后, 小家伙处在寻的气息范围内, 人慢慢清醒过来。

一睁眼, 眼前不是亲爱的妈妈, 而是顶着一双冰冷的绿色兽瞳, 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自己,似乎是在思考从何处下手(……)的甚尔爸爸。

“!!”

鸟毛倒竖!

飞鸟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寻的身后, 紧紧地抱住女人, 不敢动了。

好可怕!!qaq

寻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后就多了一个粘得紧紧的小挂件。

“飞鸟?”

扭头看过去,小家伙将脑袋埋进她的衣服里,头都不带抬的。

“就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抱着妈妈才终于让噗通噗通乱跳的心脏平复下来的飞鸟,扬起头就开始告状,

“妈妈!爸爸刚才吓唬我!”

寻看向甚尔:“?”

甚尔同样一头问号:“哈?”

飞鸟从寻身后探出头, 模仿着甚尔方才的模样,板起小脸,嘴角往下一撇, 两根手指将圆圆的眼睛拉成细长条,

“他刚就这样看着我, 把我吓坏了!妈妈!你快教训他!”

在飞鸟眼中,妈妈最厉害, 就算是“掐过”他对他放过杀气的爸爸也得靠后。

还别说, 因为发型脸型的缘故, 飞鸟这么一摆弄自己的脸, 跟臭脸甚尔居然有□□成相似。

寻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忍住,“……噗。”

“!妈妈!”

飞鸟急了,跳到她跟前,拼命强调爸爸刚才的样子有多么凶残多么无情,

“是真的!爸爸的眼神就像这样,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样!”

眼神这个问题,尽管飞鸟小朋友已经在很努力地瞪、使劲瞪了,可在寻看来,还是像奶猫咆哮。

萌!!!

寻侧过身子,捂住嘴,肩膀颤抖。

不笑出声,已经是当妈的给孩子留下的最后的面子了。

飞鸟的动作慢了下来,然后停下:“……”

妈,你这样会失去我的,真的。

【839】

飞鸟身后,一个阴影笼罩了过来。

“你让寻教训我?”

“!!”

阴影中鸟毛倏地二度倒竖起来,飞鸟战战兢兢转过身。

他刚才的亲爹伏黑甚尔挑起一侧眉毛,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嘴角的笑容……

飞鸟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快跑!!

不使用瞬移能力,飞鸟根本逃不出天与暴君的掌心。

男人大手一抄,就将试图脚底抹油的小不点给拎起来,提到半空,四目对视。

“你说,我……”

男人慢条斯理地说着,调整着表情,最后定格为让异界逃犯闻风丧胆的恶鬼脸,阴森森地看着飞鸟。

“……吓到你了?”

飞鸟:“!!”如果此时飞鸟的鸟毛还在,绝对开始掉毛了。

“还有,你说我要……”

甚尔说着说着,就张开嘴,让孩子看清他的喉咙——随着喉管的挤压,一只圆形的咒灵从男人喉咙深处浮现。

飞鸟发现,那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咒灵!

甚尔将团成球的丑宝上下抛接了两下,当着飞鸟的面,又扔回嘴里,咕咚一声咽下,然后舔了舔嘴角,

“……吃掉你?”

飞鸟:qaq

爸爸,他真的吃咒灵!!

无良老父亲的双重暴击之下,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孩终于扛不住了,“哇”地一声爆出惊天嚎哭。

“妈妈,爸爸好可怕!!”

好不容易将笑意憋回去的寻,被飞鸟震天撼地的哭声吓了一跳,

“怎么了??”

飞鸟哭得那叫一个惨,眼泪哗啦啦像开闸的洪水,而抱着他的甚尔,则是一脸苦恼不知所措。

甚尔:“我只是想问问飞鸟,我哪里吓到他了……”眼神黯淡,一副不知道如何和孩子相处的笨拙父亲的模样。

寻摸摸甚尔的脸颊,给予安慰:“我知道,不怪你。飞鸟跟你相处的时间不多,可能还是有点生疏。”

甚尔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却慢慢低沉了下去:“惠小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现在换成飞鸟,我还是……”

寻最受不了甚尔消沉没精神的样子,赶紧靠过去,轻轻拥住他,

“没关系,慢慢来,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我相信飞鸟不会怪你的。”

将占住手的鸟崽拎到一边,腾出双手的甚尔,环住老婆的细腰,顺着她的话语说,“你教我。”

手指插进男人黑发中,指尖从发顶一直按摩到颈后,寻轻笑着说道,“那甚尔先生要多在家。多跟孩子玩耍、相处,你们的关系才会慢慢好起来。”

甚尔在老婆柔软的胸前蹭啊蹭:“你在我就在。”

被晾在一边,看着老爸老妈亲亲热热抱在一起的飞鸟:“???”

好像有哪里不对……

等等!!

妈妈应该是来安慰伤心哭脸的我吧?怎么跑去抱爸爸了?

还有,爸爸哪里委屈了??刚才明明是他恐吓我,还要把我团成团吃掉!

飞鸟醍醐灌顶,终于明白——

爸爸把妈妈骗了!!

不甘心地一抹眼泪,飞鸟倏地站起来。

他要拆穿臭爸爸的谎言!

“妈妈——”

【840】

“飞鸟,来。”

义愤填膺的小家伙刚冒出个话头,就被寻抱了起来,放在她和甚尔中间,

寻认真解释:“飞鸟,爸爸是赏金猎人,专门抓捕穷凶极恶的坏蛋,所以嘛,气势会比我以及其他人要稍微强一点,他绝对不是有意凶你的,能不能不要怪他?”

一只大手放在飞鸟的头顶,甚尔眯起眼,盯着猛地僵住的鸟崽,勾起嘴角,

“是啊。我不是有意的~”

感受到脑袋上传来的压(威)力(胁),飞鸟:“……”

说实话绝对会死吧?会吧会吧?!

“我,我不怪爸爸……”

妈妈,对不起!我还想待在你身边,所以——

下次再告诉你爸爸是骗人的大坏蛋吧!!tat

“都是一家人。”

寻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低头在强颜欢笑的飞鸟脸颊上亲了亲,看到甚尔指了指自己的脸,笑着摇摇头,又在男人脸颊上亲了一口。

“以后要好好相处啊。”

这时,敲门声又响起。寻将飞鸟放到甚尔手中,起身去开门。

待女人的身影远去,父慈子孝的伪装瞬间撕下。

飞鸟咬牙切齿:“臭—老—爸!”

甚尔掏耳朵:“这称呼有点耳熟,哦,对,惠小时候也叫过。”

飞鸟牙痒痒:“你的真面目,我迟早有一天会拆穿的。”

甚尔恶劣的笑了笑:“要我给你加油吗?”

飞鸟现在恨不得自己是鸟的外形,这样,他就可以用坚硬的鸟喙给亲爹一下。

伏黑甚尔vs伏黑飞鸟的第一回合。

伏黑甚尔:完胜。

【841】

拉开纸门,门外站着一个背着药箱的美貌青年。

青年包着紫色的头巾,穿着一身颜色艳丽的和服,眼睛、脸颊绘有红色的妆容,看上去比一般女子都要精致。

那人见到寻,眉眼弯起,微微欠身,施礼,

“晚上好,在下是四处走访卖药的,我这里有很多不错的药,您需要看看吗?”

青年说这话的时候,背后的箱子发出了咔哒一声声响。

寻看了眼青年背后的药箱,那箱子跟银古背的箱子很像,散发着一股草药特有的清香,但其中还有一股甜腻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草药?”

青年笑道,“原来,您也懂一些。是的,一些很好用的草药。”

魔药对甚尔先生的身体没有用,但是草药却可以。思及至此,寻决定还是看看。

她侧过身体:“那请进吧。”

能在油屋出没的卖药郎,出售的药想必不是凡品吧。

青年跟着寻绕过门前的屏风,进到室内,看到正跟甚尔斗气的飞鸟时,脚步一顿,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这位先生,你说的药全是这种……?”

看着面前一堆用奇形怪状容器装着的“药”,寻的脸上浮起一片红晕的同时,脑后的黑线也跟着一起滑了下来。

“助兴之物。”

青年笑眯了眼:“夫人是否认为您跟先生感情深厚就不需要了吗?”

“非也非也,适当使用秘药,能让两位在房事中发现新的乐趣~”

他眨眨眼,露出一个成年人都懂的眼神。

寻:“……谢谢,我觉得还是不需要吧……”

相比起寻的不好意思和无语,甚尔看得兴致勃勃,一会儿拿着一个花里胡哨的容器问问,一会儿拿起一个什么字都没写的药包闻闻,然后还饶有兴致地问了句,

“有女用的吗?”

“自然是有的~”

“甚尔先生!!你要是敢买,我,我就带着飞鸟睡,不理你了!”

坐在一边好奇地玩着一个大象形容器的飞鸟,闻言眼睛一亮,扑倒寻的怀里,开心道,

“可以和妈妈睡啊!好啊好啊!”

甚尔头也不抬,看着卖药郎展示的另一波产品:“想得美。能跟你妈妈睡的只有我。”

飞鸟紧紧搂住寻的脖子:“是妈妈说的!”

寻坚定:“嗯!我说的!”

卖药的青年看着抱在一起的寻和飞鸟,嘴角笑容不变,“夫人和令郎的感情真好啊。”

寻感概道:“飞鸟的出现,对我来说,是一件仅次于和甚尔先生相遇的奇迹。”

一听提到了自己,翻看奇怪物品的甚尔立刻竖起耳朵。

“不管他曾是什么,我都很高兴他的到来。”

如果有尾巴,飞鸟只怕会要翘上天了。

年幼的孩子揽着女性的脖颈,得意得不行,“我也很高兴遇到妈妈!”

互夸母子周围飘着小花,气氛相当和谐。

甚尔看得相当不爽。

没他,哪有这小崽子的出生啊!

“喂喂!抱够了没,把我老婆还给我。”伸手就要将飞鸟拎走。

寻避开甚尔的手,警惕:“真的没买?”

甚尔无辜摊手,“我不需要这种玩意也能让寻下不了床。”

寻的脸一下子红了,“这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吗?!”

甚尔朝寻飞了个wink:“让老婆满意,怎么就不值得得意了。”

目睹亲爹抛媚眼的飞鸟,不由得打个了寒颤,脱口而出:“臭老爸好不要脸。”

寻一愣,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纠正:“呃……飞鸟……这样……还是不太好……还是……嗯……用厚脸皮吧,噗……哈哈……”

甚尔:“……”笑屁!

男人张开双手,朝女人孩子扑过去。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只能——付诸于行动了!”

飞鸟:“妈妈!快跑!”

卖药的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一家人打闹,挂在药箱上的宝石剑除了最开始发出的一声声响外,再无动静。

青年并无任何不喜,反倒由衷地露出笑容。

恭喜,你的愿望实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