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重回高考那一年 > 第30章 030 学习学习
 
第三十章

“早啊, 纪时。”

“早。”

纪时在走廊上和班里的同学挥手打着招呼,天气愈发冷了,从食堂买了包子带到教室, 连呼吸都带着一层蒙蒙的雾气。

天一冷, 食堂就开始提供加热服务, 买包子的店也带着卖加热过的豆浆, 是可以吸的那种包装, 1块钱一袋。

这个时节, 花坛里的花已经败了,叶子倒是一样很绿。天气一凉, 学校仿佛都静谧了许多, 大家的早读课也越到越迟,教室里响起一片有气无力的读书声。

也有人连课本也不读了,利用早读课的时间来答题。

纪时依旧按照以往的习惯来安排时间,他在早读课吃东西的次数都比以前少了,尤其是语文早读, 背古诗词和读课文同时进行, 毕竟他在阅读理解和作文上缺的不是一分两分。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

在一边边啃饼边喝牛奶的曾泰然差点把牛奶吐出来, 纪时突然声音那么大, 他还以为老驴已经来了呢!

很显然, 这么想的不止曾泰然一个,随着纪时读书声高了, 他周围几个人都像突然有了精神一样, 整个教室瞬间读书声满满, 过了一会, 大家鬼鬼祟祟地在教室扫视了一圈,压根没看到老驴或者任何一个老师的身影。

“纪时你吓唬谁呢?”

“先让我把包子吃完行不?”

冬天了纪时就不爱吃饼干,不过他现在饭量不小,早上光吃包子还不够,第二节课下了就得吃点饼干垫垫肚子,他们班同学的想法也和他差不多,早晨窗户关着,教室里弥漫着一股肉包子的香味。

过了一会,语文老师进了教室,让他们把窗户都开开:“你们闻不见教室的味儿吗?跟饭店似的。”

老师们对他们在教室吃饭这事都挺包容,z中是规定6点多到教室早读,不过高三这个时候,学到12点以后的学生都不在少数,早饭争的就是睡觉的时间。

纪时把《陈情表》读了一遍,“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这几句他经常背错,纪时觉得,唐宋前的古文确实比唐宋后的要难背太多,不过考的几率也不低,像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那几句,不夸张地说,纪时在他的所有参考书和模拟卷里都见过。

阅读的内容纪时选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因为他手头除了这个段落的中文翻译版之外,还有英文的版本,莎士比亚的用词是他这种直男都不好意思在教室里读得太大声的程度,不过纪时觉得,这可以提升他的作文水平,尤其是情感表达这一块。

对此,他的同桌曾泰然评价:“你这么一念,我饭都吃不下了。”

纪时依旧我行我素。

他嗓子读得都有些发干,放下书的时候,纪时注意到,他前面那张桌子依然是空的。

葛亮似乎已经连续几天早读课迟到了。

葛亮的座位依旧在他前面,上次月考成绩出来之后,老驴就考虑给纪时换个座位,还特意来问了纪时的意见,但纪时暂时不想和曾泰然分开坐,就一直坐在原本的位置上。

葛亮在月考之后彻底没了声音。

之前班里有关纪时要考进前30名的传闻都是他在说,他们那群人私下里不知嘲笑了纪时多少次,可月考成绩一出来,他真没什么话可说了,被嘲笑的那个人换成了他自己。

纪时靠着之前下的赌注挣回来好几顿饭钱。

葛亮是什么想法、他在外面传什么话纪时都不在意了,他有空去管葛亮说了什么,还不如多写两张化学卷子。

第一次月考之后,纪时在语文、物理和化学这几科上投注了更多精力,尤其是化学。

月考之后的半个月,他终于把高中三年的化学课本彻底顺了一遍,看化学的频率太高,他甚至偶尔会产生自己已经爱上化学的错觉,因为就算看到老驴那张凶巴巴的脸,他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可怕,相反,纪时觉得他们班的化学课有些少,要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改化学课就好了。

梳理足足三年的课本并不是件容易事,尤其在他基础不行的前提下,但纪时没有退路,除非他不想考一所好大学。

或者说,正是因为上次月考考出了一个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成绩,他才必须拼尽全力把物理和化学的成绩提上去。

因为他看到了希望。

原先纪时的目标只是考一个不错的大学,但具体考哪一所他心里并没有概念,然而上次月考的三科分数却让他知道,原来他语数外的成绩离金陵大学并不远。

那他为什么不努力一把,以金陵为目标呢?

只要他的物理和化学能跟上,上辈子只能上一所三流学校的他就可以去金陵了!

75分和84分的成绩反而狠狠刺激到了纪时。

下一次月考,这两科——他至少要考到90!

……

纪时这人不爱放大话,他只默默做题。

高三的第二个月开始,学校大概是确认他们已经适应了高三的生活,发试卷的频率已经变成了丧心病狂的一天一张,除了学校印的练习卷之外,他们还有《五三》之类的参考书要做,齐老师就爱额外布置题,除了每天的试卷之外,他在11班制定了一本参考书,每天让数学课代表布置几页,他不仅要讲,还要叫人去黑板上做题。

唯一很少布置习题的就是语文老师,可语文算是纪时的薄弱科目,老师不布置题目,他自己还要默默去补。

总而言之,纪时这段时间一直处在被题海淹没的状态。

卷子发太多这种事情其实是很容易让学生产生焦虑感的,尤其是那种不擅长的科目,一沓沓卷子堆在那里,卷子上全是自己不会做的题,可能整整两个小时做的题一半都是错的。

那自然地,要么放弃,要么做得很慢,卷子越堆越多越堆越多,再遇上一个讲课快的老师,做题的速度跟不上老师讲题的速度,心情绝对会低落到极点。

月考结束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纪时的物理和化学两科就处在那种状态。

每天都有至少一张试卷,正常的考试时间是两个小时,纪时可以把做英语卷的时间压缩到一个小时,把数学卷的时间压缩到一个半小时,但物理和化学两门的时间他压不下来,他只能花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写,而且必须写完,因为这些卷子老师明天就会讲,他不写的话,等于他就失去了思考的过程。

除此之外,纪时还有课本和参考书要看,他不可能因为做试卷就放弃自己原本的复习节奏。

因而,除了上课时间之外,纪时把所有的时间都用上了。

从下午的第一节自习课开始,他先把数学、英语和语文的试卷写完,压缩一点饭后休息的时间,然后就开始进攻化学和物理。

当然,比起前段时间,他化学和物理的底子其实都好了一些,做题虽然依旧拖拖拉拉,但是正确率毕竟上来了一些,不过就算这样,他做试卷也能做到晚自习结束,晚自习结束之后的时间,他差不多要花上一个半小时巩固课本,不过他倒也不会连着看物理和化学,一般是一天看一门。

所有的时间都被他排得满满当当。

他连周末都减少了出去闲晃的时间,周六晚上也尽量用来练习——周六晚上是老师们唯一不会发试卷的日子,毕竟z中的休息日就是从周六晚上开始的,这段时间通常就会被纪时用来回顾前一周的复习内容。

事实证明,超高强度的练习还是有好处的,在能跟上的前提下,纪时物理和化学两科的正确率大幅提升。

等他不知道做了多少天卷子之后,从之后的某天开始,纪时赫然发现,他两科练习的分数都能达到90分了。

120分的总分,90分就是75的正确率。

偶尔他甚至能冲到100分。

90分的练习成绩也并非偶然,相反,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数值。

正确率一旦能保持平稳,这就意味着纪时的效率提上来了,在后来,他再做物理和化学两套卷子就不需要花一整个晚自习的时间了,他甚至还能留足时间去复习一些基础性的内容,或者把试卷里的难题花时间解一解。

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纪时回到十年后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纪时忍不住去想,如果他十年前就有这样的定力,当年高考一定不会让自己后悔吧?

……

基础性的工作做完了,纪时也让自己的复习进入了下一阶段。

就像游戏里通关打boss一样,他把自己要复习的内容也设定成了游戏模式,以他目前的状态来说,依然是语文、物理和化学三科的提分空间比较大,不过他很清楚,化学想从70分提到90分或许不难,可想从90分提到110分,难度大概要提升足足10倍。

这大概就是b和a 之间的差距。

其实从高中时代到重生的这些日子,纪时对于苏省高考的政策依然不是特别了解,向来是老师说什么他听什么。比如说物化两科的等级,他们老师说全省前5是a ,5到20是a,那也就是说,在全省几十万考生里,他必须考进至少20。

z中一共1600多号学生,文理不考虑的话,前20就是320名之内,前5是80名之内。

纪时默默把80这个数字圈了起来。

全校前80名,基本是可以上到除了清京之外的国内一流大学的分数,虽然未必都能上,但可以上到985、211高校绝对没问题。

苏省在国内还算经济不错的省份,省内的211数量在全国排名前列,很多学生不愿意出省,即使要出省,全校前80名的学生也只会盯着京市、海市或者隔壁西湖省的顶尖大学。

所以一些高校在省外赫赫有名,在省内的招生线却比金陵大学低了好几十分,比如川省大学,纪时那年高考在苏省的分数线比金陵大学低了近30分,几乎和省内的部分一本高校持平。

可纪时现在的成绩别说全校前80了,只要物理和化学的分数考不进a等,他基本上要和好点的一本学校说再见。

以他的想法,能考进前5选择面才最广。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纪时下意识蹦出一句古诗词。

“能别嘘嘘了吗?”曾泰然无奈道,“你最近能把你那个文绉绉的毛病改了吗?”

噫吁嚱这三个字纪时在百度里查过,有人说读yiwuhu,也有人说读yixuxi,反正这三个字出卷老师总不会变态到放进默写题里,所以他们读得很随意,曾泰然就直接读成嘘嘘。

“不行。”纪时举双手反对,“默写题我绝对都要拿高分的。”

“孩子已经学傻了,病入膏肓了。”曾泰然推着纪时,“帮我看看这道数学题。”

纪时凑过去瞥了一眼,该怎么解他心里已经有数了,他在草稿纸上先把演算的第一步写出来,看曾泰然会不会,要是不会,他等于已经给了曾泰然一个提示,就等对方自己进行到下一步。

纪时觉得很神奇的一点是,他最近在数学上花的时间明明远不如物理和化学,但大概是上次月考的成绩给了他足够的自信,纪时感觉现在做数学题特别得心应手,基本曾泰然来问他的题都没有能难倒他的,平时老师发的卷子的正确率甚至比月考之前还高。

用武侠小说里的词来形容,他的数学已臻化境。

至少现在,他们班其他人如果觉得数学题难,要么问姚蒙,要么问周伟乐,也渐渐开始有人问纪时了,毕竟不管纪时之前的成绩是什么样,上次月考的150 就是明证。

而且问过他题的人后来都发现,纪时的解题质量一点也不比姚蒙和周伟乐差。

曾泰然磨磨蹭蹭地按纪时写的第一个步骤开始写,一开始也觉得有些难,但慢慢地,他的眼睛越来越亮,过了一会,他把试卷往纪时面前一推:“你看我答案对不对?”

纪时拿起试卷,默默冲他竖起大拇指:“牛。”

“突然觉得自己好牛逼。”曾泰然挠了挠头发,“其实我基础也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差嘛!”

“本来就是。”纪时看着他,“肯花时间分数一定能提上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