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天道源代码 > 第八十九章:什么也没有改变
 
  漫天的银光铺满了视线。

  这些致命的利刃仿佛是夏夜狂乱的暴雨呼啸而来。

  完全没有任何闪避的空间或者是可能性。

  【一心】在全力运转,赵怀乡的大脑几乎被运行到了极致,【渡世者】变成巨盾,还有【护身法】,赵怀乡几乎使用了一切能够报保命的办法。

  但是【渡世者】仅仅是挡了几次攻击之后就被那巨力震开,然后是护身法,在短短的一瞬间能量值归零。

  接下来受到攻击的是赵怀乡自己。

  等到这骇人的攻击结束的时候,整个山道的地面上和石壁之上到处都插着银色的鳞片,就好像顷刻间长满了银色的荆棘。

  【渡世者战斗辅助序列:疼痛抑制,运行中。】

  微弱的声音在赵怀乡的耳畔响起,他躺在雪地上,鲜血慢慢的逸散开来,和积雪接触的时候就响起来哧哧的声音。

  他想站起来,但是失败了,直到这个时候赵怀乡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什么样子。

  浑身上下都是淋漓的血口,他的右腿从膝盖的部分被斩断,左手从肩膀的地方消失不见。

  他想如果不是【渡世者战斗辅助序列】,这个时候他应该疼得要死吧?

  而狂斩刃兽,它正在缓缓的朝着赵怀乡逼近过来,使用了这个杀伤力超群的招数之后,它露出了鳞片下面的灰色皮肤。

  它开始变得虚弱了,行动显而易见的变得迟缓起来。

  但是无论如何,它还能行动,还能发起攻击。

  赵怀乡似乎是无计可施了。

  其实无所谓,真的。反正他有下一次轮回。

  但是有些事情只有一次,比如他想给苏晴一个惊喜的,他想让苏晴在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知道胜利的消息。

  这种机会可只有一次。

  赵怀乡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然后露出了一丝微笑:“对不起啊,放在往常我可能就放弃了,但是这一次……不可以。”

  他张开手掌,被撞飞到不知何处的渡世者顷刻间回到了在他的手掌之中。

  它支撑着赵怀乡站了起来。

  狂斩刃兽还在缓缓的向他逼近。

  【核心能力“第四神性”发动,指定项目“烈剑式”】

  【指定完成。】

  【重塑中……】

  【烈剑式,取消……】

  【神烈剑式,启动中……】

  【渡世者】渡世者的剑身在赵怀乡的手中溃散了,只剩下了一个剑柄还握在手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剑柄上传来的强大重量险些让砸后怀乡摔倒在地。

  好在有【一心】的加持,再加上他本来就不错的平衡能力,他站住了。

  紧接着他感觉到了剑刃的存在,它存在于赵怀乡周身,存在于流淌的空气中,存在于他每一次的呼吸之间,存在于他的每一个想法之中。

  他看向狂斩刃兽,狂斩刃兽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开始加速,喉咙中发出狂暴的嘶吼,步伐开始跌跌撞撞。

  他巨大的双爪举起来狠狠的朝着赵怀乡砸过来。

  但是就在他冲过来之前,赵怀乡握紧刀柄发出怒吼!

  在这一刻璀璨的黑色光芒从刀柄上奔涌而出,长达数十米,它伴随着赵怀乡的动作划过巨大的山壁,这座巨大的山脉没能挡住赵怀乡的剑刃哪怕一瞬间。

  它冲出山壁,轻易的划过狂斩刃兽的身体,然后没入了另一侧山壁之中。

  最终剑刃消失了,它重新溃散,再度凝结,变成了【渡世者】最原始的样子。

  沉重的晕眩感和消耗感席卷而来,赵怀乡再度倒下,在冰冷的雪地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并不在意自己现在缺胳膊少腿儿,反正当他回到自己的世界时,一切都会恢复如初,他看向那只狂斩刃兽的尸体,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原来老子这么强啊。”

  生态层级3的末日野兽都被他单枪匹马的干趴了,就算是天光学院的那些学生也未必做得到这件事吧?

  这是赵怀乡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实力而感到自豪。

  他在冰冷的雪地上躺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口问:“我该怎么回去?回到现实世界。”

  【踏出边界】

  AI助手给出了回答。

  【建议您尽快执行。】

  “还有时间限制吗?”赵怀乡疑惑。

  【没有。】

  “那就好,我有点类,歇一会儿,待会儿回营地之后,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沉默。

  长久的沉默。

  然后AI助手给出了一条提示。

  【本系统不建议您这么做,建议您尽快离开。】

  赵怀乡隐隐的察觉到有些不对,他追问道:“为什么?”

  这个强大的智能AI的智力显然是高于的人类的,但是作为智能AI,它受到一个强大的制约。

  AI不能欺骗使用者,不能说谎。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AI说:“因为你什么都无法改变。”

  赵怀乡愣了一下,这句话让他觉得很熟悉,许久之后他才想起,初晴似乎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

  他把【渡世者】作为拐杖,一瘸一拐的往营地的方向走过去。

  雪……渐渐的停了。

  并不是天气晴了,大雪也停了的那种感觉。

  而像是视频播放完了,画面定格在最后一帧。

  赵怀乡用客户端创造了一圈光源,光源把雪地照的晶莹剔透,他沿着雪地前进,回到了环形山的脚下。

  环形山脚下,巨兽尸体附近,一处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地方,这就是营地的位置。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韩先生应该在指挥众人收拾东西,初晴应该还在休息。

  但……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取暖用的铁桶,没有破旧的房屋,只有皑皑白雪,白雪之上甚至连一个脚印都没有。

  “他们人呢?”赵怀乡问。

  【他们回归于正确的历史了,这个世界并非幻象但也并不真实,它只是从时间线中截取的一部分而已,所以您才能够不断的犯错,不断的轮回。】

  【但无论如何,真实的历史已经发生,不可改变。】

  【其实您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不是吗?】

  是。

  赵怀乡有所察觉,但从来没有细想过,但是现在谜底被揭开他才反应过来。他不断的重生本身就是这个虚假时间线的红利。

  他吃着这个红利,心里却希望这是现实。

  真的很荒谬,如果这是现实的话,在他第一次死去的时候,一切就都已经结束了。

  如同苏晴所说,他什么也没有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