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绝世药尊虞渊辕莲瑶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另外两头幼兽
 
灰域,秘地之一。

斩龙台悄然而至,落在一片陨石海,并从中找到一块巨大的铁灰色陨石。

虞渊以阳神驾驭斩龙台,早就感觉出在这片陨石海深处,有浓烈的血能涌动,已确信此地定然暗藏奇妙。

不死鸟女皇离开,钟赤尘走后,他的阴神回浩漭,本体和阳神则分开行动,勘察灰域的神秘。

由众多零碎的,大大小小陨石形成的这片陨石海,内有令他惊讶的血能。

他这具阳神对血能实在太敏感了。

“磐神!”

“磐神!”

铁灰色的陨石中,有十几个岩族的战士,朝向一物祭拜着,正大声地祷告欢呼。

一块巨大的褐色巨岩,雕琢成灵龟的形态,蹲伏在高高隆起的山丘,释放出一种厚重深沉的感觉。

参拜它的岩族战士,血脉大多在八级,仅有一位九级的长老,在那些战士参拜时,他向战士们解释磐神的来历。

原来,磐神一直是岩族所信奉的神灵,据说最初的时候,磐神就非常照顾岩族。

那位九级的长老还说,磐神长居在灰域,而岩族的族人,如果有幸能够在灰域碰到磐神,被磐神给青睐的话,血脉能得到大幅度提升!

“磐神……”

为阳神披上衣裳,刻意收敛气息的虞渊,暗中看着那块铁灰色的陨石,红宝石般的眼眸骤现异光。

他的视野瞬间和灰域道则结合。

铁灰色的陨石内,一只巨大的灵龟,四肢和头缩在龟壳内,躯身和整块陨石融为一体,且将所有的血能波动都隐没。

如果不是他,或许连溟沌鲲和深渊巨蜥途径此地,都觉察不出灵龟的存在。

当然,没有被他强夺灰域法则权柄的幼兽,自然是能清楚地知道它暗藏于此。

“磐神,又叫磐龟和岩龟,乃星空巨兽之一。可这个磐龟,只是当年磐神留下的后代,是一头尚未成年的幼兽。”

虞渊到这里前,找泰坦棘龙的幼兽了解了一下,便知道老磐神早就死了。

这头小的躲在了灰域,许多年前和一位偶然过来的岩族战士交流过,帮助那位岩族战士提升了力量。

老的磐神,和岩族的确有些渊源,能帮助岩族战士血脉进行蜕变。

小的这头磐龟,稍稍施展了一下神妙,就让那位岩族战士奉为神灵,以为老磐神就潜隐在灰域。

之后的年头,想通过它增强血脉的岩族战士,便前仆后继地涌入灰域。

根据时代流传的坐标方位,岩族战士来到这片陨石海,将他们千辛万苦收集起来的,磐神指定的贡品献祭,以此来换取磐神的垂青。

每次都会有岩族战士,通过它焕发出新的血脉秘术,甚至突破血脉。

眼前这一幕,只是其中一次。

“还没成年,巨兽之心的最大神奇,也没能完全缔结展现。”

虞渊看了一会儿,就知道如果不是他掌握灰域的统治权,这个小磐神早晚都是那头幼兽的盘中餐,“没关系,你继续成长吧,我也不急。”

嗖!

斩龙台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去。

再次出现时,他到了一方破败的小天地,这儿有倒塌的星族建筑,应该在很早前,就有星族的族人在此生活。

许多碎裂岩壁上,刻印着罗盘的图案,似乎有星族的族人,在此参悟群星之谜。

嗡!嗡嗡!

闪烁着星光的甲虫,从大地的缝隙飞出,米粒大小的眼睛,露出警惕的光芒。

看到这些甲虫的瞬间,虞渊的阳神就捕抓到了它们微弱的气血,旋即立即发现在灰域别处地方,在那些庞大异兽活动之地,也有这样的小甲虫。

这些小甲虫能帮巨大的异兽,清除身上的虱子,能斩获一点异兽身上的气血。

然后,它们再飞回来,用来供养下面的祖宗。

虞渊眼瞳中的异光再现。

破败的小天地内部,一只几乎充满了地下世界的大甲虫,似乎被他给惊动了,甲壳上顿现群星斑点。

“利奥,贝鲁,还有杰拉特三人,来灰域真正想找的不是心灵蜃兽,而是这只星罗步甲。”虞渊洒然一笑。

星罗步甲,和那磐龟一般,也是星空巨兽的后裔,也尚未成年。

这只星罗步甲,和有着“群星之子”称呼的利奥很搭配,九星贤者贝鲁通过古老的典籍,猜到灰域可能还有星罗步甲,所以才领利奥过来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可能得到星罗步甲的垂青。

他们运气不佳,没有碰到真正的星罗步甲,反而碰到曾和星罗步甲接触过,窃取了丁点星辰之力的心灵蜃兽,还差点被心灵蜃兽给吞吃了。

“运气不错,不然的话,你也早晚会被那头回来的幼兽吃掉。”

虞渊观察了一番就从这里飞走,他继续借助斩龙台的瞬移之力,和他阳神对气血的敏锐感知,活动在灰域。

之后的一阵阵,他没有再发现别的星空巨兽,也没发现巨兽的后裔。

八级和九级的异兽,灰域倒是数量不少,分散在各大区域。

灰域没界壁的小天地,也有二十几个之多,被浓郁却驳杂的星空异能注入,有天外各族的探索者隐藏着。

灰域只适合强者出没,血脉低于八级者,在这方险恶之地活下来都难。

一旦碰到心怀不轨者,就只有死路一条。

数量众多的八级和九级异兽,是那头幼兽的目标,而如磐神和星罗步甲般的新生代幼兽,因为还没有成长开来,幼兽不急的话,应该会缓缓图之。

等它们成年,等它们巨兽之心焕发出神奇,再突然袭杀。

虞渊知道,那头幼兽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它是想先借助如灰神鳄、雷蒙兽、三足金乌般的异兽,让自己先成年。

等它成年了,有了十足把握以后,或许还会想办法以异兽来填那两头幼兽,加速它们的成年过程。

等养肥了,等养大了,它再分别去吞噬,剥夺这两头幼兽完整且神奇的血脉。

“留在灰域里的,你暂时不要动,我还要以灰域让外界的生灵进来。深黯星域那边,会有一场气血磅礴的盛宴,你如果敢参与进去,就能以那里完成你的成年礼!”

虞渊给出了警告。

……

另一边,开天耀星上方。

虞渊本体端坐不动,脚下摆放着擎天之剑,另有暴熊和那三头九级异兽做伴。

溟沌鲲,深渊巨蜥和银鳞族的族人,还有影族的奥卡菲娜,没有落在开天耀星,而是在溟沌鲲夺取心灵蜃兽的星辰。

断断续续的魂念,从虞渊身前的幽暗洞穴,偶尔传来一丝。

“韩邈远竟然迫不及待地动手了。”

心念一动后,身前的擎天之剑落入手中,他以指头摩挲着剑鞘,看着心思沉重的溟沌鲲,说道:“同我们神魂宗交好的各方宗派首领,相继被找上门,被关押在天外新开的剑狱。”

“比我预料的要快。”溟沌鲲愕然。

“也让我觉得意外。”虞渊皱眉。

“妖凤的召集,让荒神、绿柳和虞蛛离开了。你想一想,这三个都和你们神魂宗交好,荒神的战力够林道可喝一壶,檀笑天都不能对他胡来。他要是长居大泽,还有绿柳虞蛛在,战斗爆发了浩漭恐怕会崩塌。”

身为局外人的溟沌鲲,看的很透彻,给他分析道:“虞蛛的存在,也让阴脉源头觉得束手束脚。和你们神魂宗相关,本该帮你们的至高,一下子离开了三个,只余下祖安。”

“天外,还没大魔神贝尔坦斯虎视眈眈,没源界之神的威胁。”

“呵,换了我是他韩邈远,我也会选择在这时候动手。”

停顿了一下,溟沌鲲望着虞渊,认真地说:“林道可太可怕了,这一战真打起来了,最难办的就是林道可!只要林道可不败,你们就没任何胜算。”

“你有是办法,战胜了林道可,韩邈远的声望也将急转直降。”

不怎么和虞渊答话的深渊巨蜥,看着被虞渊握住的擎天之剑,道:“你若成功封神,祭出让源界之神魂灭的启天剑阵,林道可兴许才会落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