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 第二十四章朱开山意欲驻冰城(求订阅)
 
  朱传文的计划终究是被打乱了,在他还在自己办公室盘算给阿列克谢带点什么礼物的时候,在何吉的引领下,道格来访了。

  见道格前来,朱传文赶忙起身迎接。

  老绅士进门就是一个脱帽礼,朱传文握手回礼,将道格请到沙发上。

  一杯上好的大红袍正腾着热气,道格装作很国人的样子,先是用放在一边的盖子捋了捋茶叶,先是呷了口茶水,随后,又满满的喝了一口说道:“朱先生,您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道格先生,这都是运气。”朱传文观察着道格的表情,装作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是种很奇怪的一种感觉,朱传文体内流淌着的血液里似乎就带着谦逊这种东西,别人夸奖你,还得装作谦虚,但也可能,这叫虚伪。

  “哈哈,朱先生您真的是谦虚了,我来其实是有两件事情。”道格放下茶杯,浑身感觉暖烘烘的,这种感觉,让他的话都有些慢悠悠的。

  “您说。”朱传文做了个您请的手势。

  “首先是少爷那边,1周之后,约您去家里详谈,有件好事儿找您。”道格先说了其一,这朱传文的动向道格可是一直关注着,要不然,也不会朱传文一到冰城,就立马找上门来。

  “道格先生,我会按时赴约的。”

  “不用,朱先生,还是我来接您,您这安全感我看还是匮乏的紧。”道格自然是说瓷房子和汉耀公司这边,一路上有着很多腰间鼓鼓囊囊持枪的护卫。

  “都是日本人的原因。”朱传文也是解释了一下,都是千年的鬼,搁这儿也比必要玩什么聊斋,直接撂了实话。

  “我可没有怪您的意思,谨慎当然是一件好事儿。”道格发自肺腑的说道,这个时代,谨慎才能活的久,自打热武器越来越强,越来越多种多样,这人的生命也越来越脆弱,谨慎点儿好啊,“接下来还有第二件事儿,这俄国商会那边让我来询问一下您这煤价如何,您也是知道,您这煤的品质可是不低。”

  “和市场上的煤价一样,如果有人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去火车站那边的煤场买,当然我是负责送货的。”朱传文开了个玩笑,缓解了一下自己从开心、到惊讶、最后愤怒的表情变化。

  开心自然是因为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道理,这煤刚到冰城,就被这些工厂主盯上了,那销路就不成问题了,冰城多半的厂子都是蒸汽机在驱动,还有电驱动的厂子,这发电靠的也是蒸汽机,可以说,这煤可是每个厂都需要的东西。

  至于从惊讶到愤怒的转变,那是因为那种信息的压制感再次涌上了心头,这些不说道格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俄国商人怎么连煤的品质都已经知道了?淦里凉啊!冰城还真是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

  “那您还真是慷慨。”道格赞扬了一下朱传文。

  现在冰城市场上,普通的煤每吨价格是35卢布,也就是3.5两白银,按道理,小青山煤矿的煤能卖到40卢布,只不过朱传文现在可是着急回笼资金,这很多项目可是等着上马呢,也就打算用品质直接抢占冰城的煤矿市场,至于再把煤运到远的地方,就看冰城有没有二道贩子了,朱传文就不打算掺和了。

  看朱传文半天没说话,道格这个人精也是八九不离十的分析出朱传文心中所想煤价的事儿,自己的事说完了,可就打算告辞,“感谢您的红茶,真的别有一番风味。”道格喝完茶杯中的茶,有些意犹未尽。

  两人并排走到了汉耀公司门口,道格示意不必再相送。

  倒是朱传文朝着身后的何吉招了招手。

  “道格先生,您稍等。”

  不一会儿,何吉就拿着一个细高的青花瓷茶罐过来,“道格先生,这是我托人从奉天买到的福建武夷山大红袍,您可以尝尝,比起印度的红茶,可能这口感略有不同。”

  “您还真是个喜欢分享的人。”道格又是赞扬了一下朱传文,也没客气,拿起那个茶罐,走上自己的马车,道格今年就开始觉得自己年纪还真有点大了,这种病在清国似乎叫做风湿,这给自己也安排上了马夫,就不打算亲自驾车了。

  道格走了,朱传文临路过谷庵升的办公室,朝着里面喊道:“老谷,来我办公室。”

  “东家,我刚才本来想过来的,但是被道格先生抢先了一步。”谷庵升进来就说道,大清早的,他可是已经从汉耀钢厂那边转了一圈才过来。

  “无妨,座!老谷,最近这钢厂的建设怎么样了?”

  “东家,这9月底之前肯定能完工。”谷庵升说道,每天早、晚他都会去这钢厂的工地盯一下,至于一直负责的人,现在也是有了。

  “那就行,还有件事儿交给你,这往后,火车站那个煤场交给商行管理,你派人从春山叔那里接手一下,今天应该就会有俄国人来买煤,再打听下其他煤场需不需要送货?如果需要,再配个马车队,如果其他煤场不送,我们也不送。”朱传文自持煤的品质就不搞这些送货上门的把戏了,刚刚那也仅仅是个用来掩饰的玩笑。

  “东家,您这就找好销路了?”谷庵升自然是知道,这汉耀商行的作用就是把朱传文个各个产业链接起来,对于把销售权交给自己并不惊讶,但是惊讶的是自己东家回来也就1个多小时,就把煤卖出去了?

  “嗯,俄国人上赶着来买,哪有不卖的道理。”

  “得咧,东家,这饭都喂到嘴边,我老谷还咽不下去,就有些埋汰人了。”老谷拍着胸脯。

  “你和面粉厂、卷烟厂那边也联系好,往后就用咱自己的煤,还有,这炼钢厂是用煤大户,留足自己的,别以后我们用煤还得找别人买,这煤场到炼钢厂的铁轨也着手建起来,可以直接拖拽到钢厂,不用再来回的卸货。我们现在是冰城唯一的炼钢厂,俄国人那边应该是会同意我们在城市里建设一段铁路的,利用好自己的优势。”朱传文将自己刚刚想到的事儿一股脑的安排给谷庵升。

  “好的,东家。”老谷答应着就要起身出去安排。这走到门口又折返了回来,“东家,这大连的周氏兄弟早就到了,每天在钢厂盯着呢,您打算什么时候见见,人家来这儿都快一个月了,可都是再等您呢……”

  “我想想,住宿和吃饭安排了吧?”朱传文问道。

  “在咱楼顶上住着呢。”谷庵升指了指头顶说道。

  “那我就……”朱传文正要说今天见,这朱春山和曹德忠就冲了进来:“传文,三江口的急件……”

  ……

  到了鹞子山已是下午,朱传文和曹德忠一路上火急火燎的,可把两人累得够呛。

  不过,待见了这狼藉的鹞子山大营门外,这浑身的疲惫都顾不得,赶紧就往忠义堂冲了进去。

  忠义堂此时正在举行着宴会,酒、肉摆了一桌子,像是在庆功。

  “爹,这是咋了?”朱传文走到虎皮椅子前,扶起朱开山,以自己老爹为圆心盘旋了一圈,再上下打量了一番,看见哪哪零件儿都齐全着呢,才向着自己老爹问道。

  “被那杜宝山的儿子打上门了,他娘的,晦气!”朱开山无所谓的摆摆手。

  “贺叔,您这是……”朱传文又朝着贺老四关心的问道。

  “嘿,别提了,技不如人,还有少安,也挂彩了,正在屋子里养着呢。”贺老四胳膊上上着草药,一只胳膊在衣服外露着,很明显就能看出受了伤。

  “诸位,我来晚了,我自罚一杯。”朱传文随即找了个碗,给自己满上朝着桌子上的诸位说道,这来晚自然是有两层含义,而且刚刚进门没注意,这才定睛一看,人是真全。

  忠义堂中,朱开山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两边分别是贺老四、朱少芳、单树信、曹德忠、王可仁。

  曹德忠进门就发现了大家在庆祝,也就找了个自己的位置座了下来。

  “传文,要说来晚了,我才是来晚了。这连个胡子毛都没见,倒被塞了一群俘虏,赶到老金沟挖金子呢。”朱少芳起身将自己在朱开山下首的位置让给朱传文,随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前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朱传文听着,也是没想到这日本人居然还找到了杜小五,资助了武器直接打上了鹞子山,怪不得这冰城的三井商行全撤了,这看来早就做好了被我报复的准备啊,朱传文心道。

  “好啦,这择日不如撞日,除了老八,咱鹞子山的人今天就齐了,那我就借此机会宣布个好消息。”朱开山压低了众人的议论,双手一拍桌子,如果后面的虎皮再套在身上,活脱脱一只下山的猛虎。

  “5月,我去了趟奉天,这关东三省的总督那是给了我一个团练三府的职位,兵没有,钱没有,要求倒是有,1年之内扫清境内的胡子,而且给我们也是定了位,是民兵,保一方安宁的民兵。”朱开山宣布道。

  这团练的职责就是朱传文给他爹出的主意,没想到的是,这徐世昌这么大方,一下给了三个府,但又不大方,一分钱没给,这是打算让朱家自己承担这笔钱啊。

  “大哥,这不是赔本的买卖吗?”单树信在最下面喊道。

  “夯货,有了兵什么抢不来?”曹德忠倒是看得明白,朝着单树信骂了一句。

  “德忠,谁是夯货,大哥都夸我来着,知耻而后勇你知道不?说的就是我。”单树信被曹德忠骂了一句,立马怼了回去,俩人的相爱相杀那可是持续了多年了,众人早已司空见惯。

  “德忠说的对,有了兵什么抢不来,但是我们一不抢平民百姓,二不祸害当地士绅,为什么?我们得和他们站到一起,说实话,我们还很弱小,徐世昌带了一个镇的兵入的奉天,一个镇,那就是1万多人,各个装备着快枪。”朱开山补充了一下说道,意思这清廷在关东的军事力量可是不小。

  “大哥,那咱抢谁?”单树信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

  “抢谁?抢胡子!”朱开山早就有了打算说道。

  “对,抢胡子,而且我们走到哪儿,这朱家粮铺就开到哪儿,倒卖粮食我们就能赚很多钱。”此时曹德忠站起来表态道。

  至于为什么曹德忠表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朱家粮铺其实说是粮铺生意,但最重要的还是朱家保险队供应粮食,其次才是做些倒卖的买卖,所以这也是曹德忠位列鹞子山众首领的原因,其实这曹德忠可还有着一个身份,那就是朱家保险队最重要的后勤补给大队长。

  “好,这顿酒吃完,各自回去就好生操练起来,8月我们出兵滨江厅,我要横扫滨江厅所有的胡子、马匪,往后,这鹞子山不要也罢,我朱开山要驻兵冰城,那里将会是我们未来的大本营。”朱开山一脸霸气朝着众人说道。

  “是,爹!”

  “是,大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