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佛系王者[快穿] > 赘婿文里的原配(六)(两章合一)
 
柳青山得知此事后, 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

哪里看不出来秦柏言这是在他这里碰壁后,便想去哄骗自家女儿了。

整个万江县都知道他女儿自小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被当作千金小姐百般呵护养大的, 那秦柏言是存着什么心思,柳青山还能猜不出来。

幸而女儿柳云岫看着外表柔弱,内里却难得是个有主见, 眼明心亮的,不然岂不是要被那些花言巧语蒙了过去。

柳青山对秦柏言的印象已经彻底跌到了谷底, 他压抑着怒气,对女儿安抚道,“这件事为父会妥善处理好的。”

他微沉吟了一下道, “这段时日, 你先安心待在家里, 暂且别出去了。”

秦柏言这一出,虽未成功,却也让柳青山起了戒备之心。如今可见秦柏言不仅是个本性自私冷漠的伪君子,还有这般心机算计。那指不定会为了当上柳家女婿,会使出什么下作手段来。

柳云岫毕竟是个女儿家,需要在意名节清誉。若是出了什么事, 柳青山就是后悔也来不及。

顾然可不愿意因为一个秦柏言, 耽误自己学医的时间。

她想了想便笑道, “这事也好解决, 宋姑娘对他既是一片痴情, 父亲不如帮帮忙,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顾然早就有这个念头。她估摸着即便是断了秦柏言攀上柳家的希望, 但难保他不会盯上别的千金小姐,拿来当做自己平步青云的跳板。

到时候可能便是换成另一位可怜的女子落得柳云岫那般的结局了。

柳青山虽听进了女儿的建议, 但仍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善良仁慈,如秦柏言和宋莲这些人便是加起来,也不及他爱女分毫。

他本来是打算将此事私下处置了,不愿意闹大,免得牵扯到女儿的名声。

比方说警告一番秦柏言,再用其他的东西将他打发就是了。

柳青山正迟疑时,就听到外面传言秦柏言母亲病重,疑似是被柳家退婚所气倒这样的说法。

柳青山怒极反笑,他原本还不想做得太绝,想着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结果秦家倒是反过来威逼他了,想让他柳家就范,不然便要毁了名声。

生意人本就重名誉,何况柳家开的还是药堂。

他终于不再犹豫下了决断。

柳家退婚本来在万江县也引起了不小的议论,毕竟瞧着男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门好婚事,柳家招赘能招到一个如秦柏言年少出众有才有貌的佳公子,已经算得上是莫大的福气了。

到头来居然还看不上,这柳家未免太过挑剔,眼高于顶了。

听说柳小姐还气走了女夫子,又以女子之身在药堂抛头露面,可见是个娇蛮任性,不守女德的千金小姐。

也有人目睹秦柏言在药堂被柳家小姐当场拒绝,黯然神伤离开的样子。

死后又传出了秦母病重,还主动拦着儿子不让去柳记药堂请大夫的事,倒是叫人议论纷纷,忍不住指责起柳家不够善良了,这万一秦母有个好歹,那可就是柳家和柳小姐的罪过了。

“明明是秦家自己不肯看大夫,故意拖着不治病不吃药,倒是说的他们母子傲骨铮铮,柳家对不起他们似的。”

同顾然说着外面八卦传闻的丫鬟杏儿愤愤不平道,“柳家看不上他,外面的人还偏着秦柏言说起小姐的坏话来了。”

小姐待她们一向是温柔和善的,尤其是朱夫子走了之后,她们在小姐身边的日子过得更好了,要知道朱夫子对小姐严厉,还不准她们这些丫鬟识字,说是主仆身份有别,奴婢就该老老实实的,学得多了容易不安分,而小姐却不拘着她们这些,所以杏儿对秦柏言也是越发厌恶了。

顾然闻言不禁笑了笑,这男主还真是会作秀博名声。

弄出这么风言风语来,既贬低了柳家,也抬高了自己,消弭了被退婚的难堪负面影响。

孝道在这个时代就是第一位的,但凡摆出来,几乎无往不利,舆论风向就是一边倒。谁都会同情怜悯孝顺有加的秦柏言。若放在举孝廉的前朝,他都有机会凭此谋个官了,这小小的万江县还真是局限了他的发展。

评价归评价,但顾然可不会让柳家成为秦柏言博取名声的垫脚石。

拖的时间越久,不仅有损柳家的名声,连柳记药堂也会大受影响。不过她相信有之前的提醒,柳父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秦柏言有风骨有孝心,柳家自然也可以成人之美。

………

于是就在这事闹得越来越大时,很快便有另一些声音冒出来了。

原来柳家之所以退婚,是因为知道秦柏言与别家姑娘有青梅竹马之谊,对方待他更是情深意重。柳家了解后深为感动,于是愿意主动成全他们二人。

而那位对秦柏言痴情的姑娘,便是住在隔壁宋家的女儿宋莲。

据传宋莲姑娘多年来悉心照顾伺候生病的秦母,衣不解带无怨无悔;

宋莲姑娘刺绣赚来的银钱,节衣缩食全用在了秦家母子身上;

秦柏言与同窗交际往来的花销,体面衣冠,笔墨纸砚用的都是宋莲姑娘所出的钱等等。这些事情甚至在顾然的示意下,编写成了话本子,不但出售还在茶楼酒肆被说书人传唱。

顾然唇角微微露出笑意,秦柏言不是想成名么,她便让他好好出一回名。

在柳家的推动下,很快便在万江县传开来了,也有不少人证实了这事,即便宋莲爹娘不说什么,也有桂花巷的左邻右舍,还有秦柏言在私塾的同窗夫子,结交的好友,隐隐约约也都回忆起来,似乎是有这些事,也更加令人信服了。

无论怎么传来传去,大致都是不变的,在这个故事里柳云岫和柳家早早的隐身退场,留下个成人之美的体面名声就够了。

而宋莲就好比那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钏,对秦柏言恩重如山,情意深重。

至于秦母,话本子里总是需要个反派角色的,那她自然就是那个贪慕柳家富贵,威逼儿子入赘,又狠心拆散宋莲与秦柏言的恶人了。

先前她宁愿重病垂危,也不肯让儿子去请柳记药堂大夫的气节美名,瞬间成了空谈。

明明受了宋家姑娘那么多的恩义,居然还想着让自家儿子入赘柳家,可见其心性凉薄无情。

秦母本来是与儿子谋划着假装重病,想以此胁迫柳家。哪怕不能让儿子当上柳家女婿,但也要让柳家给出些足够丰厚的好处来。比如资助秦柏言进入松溪书院读书,参加科举。

没想到竟然闹出这样传唱的话本子来,自己成了那刻薄寡恩的老妇,被外人指指点点各种说道,这下秦母便是没病,也给气得重病了。

见着秦母不好了,秦柏言也顾不得之前的作秀博名,立刻去请了大夫来。

倒不是他真的有多么孝顺,而是秦母一旦去世,他便要守孝三年无法参加科考,即便是他天份再高,也禁不住拖上三年时光。

万江县的大夫十家有八家是柳记药堂的,哪怕秦柏言特地请了别家药堂的大夫,对方也听过当下的传言,关于秦柏言和宋家姑娘的感人故事。

所以他见秦母气急攻心,病情加重,虽然尽心诊治一番,但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摇头,认为秦母这就是不乐意儿子和宋家姑娘在一起,拿自己的身子故意逼迫秦柏言。

不止他这么想,外人也是信了,原本秦母名声还不错,独自含辛茹苦抚养儿子长大,还教养得这般优秀,未及弱冠就中了秀才功名,任人说起来没有不夸的。

但现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嫌贫爱富,忘恩负义,拿捏儿子的恶毒妇人。

秦母的名声毁了,作为儿子的秦柏言又能好到哪去呢,即便放在故事里,也是辜负了青梅情义的愚孝之人。

无论是以往欣赏青睐他的先生,交好的同窗友人,还是那些仰慕过他的才学外貌的姑娘,提起他来不是摇头叹息,就是嫌弃不喜。

“小姐编的故事真精彩。”杏儿眼睛亮晶晶地吹捧道,她可是看着自家小姐,仅用了一夜的时间,挥毫即墨便写出了这么跌宕起伏又精彩绝伦的话本故事。

从宋莲与秦柏言青梅竹马,倾心付出,到待秦母至孝至诚,为秦柏言科考读书免去后顾之忧,这番深情何等的感天动地。再到秦柏言与柳家谈论婚事,有意与宋莲结为义兄妹,令其伤心至极,柳家心善愿意成人之美,奈何有秦母不允,以死相逼等等。

若不是杏儿亲眼看着小姐写的,她都要相信了。

顾然微微一笑,秦家想要玩道德绑架,可顾然也能反将一军。论起操纵舆论来,秦柏言在混过现代娱乐圈的她面前,还真算不上什么。

秦柏言这时是真的骑虎难下来了,可他如何能辩解,说他那些吃穿束脩,笔墨纸砚与宋莲无关,也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口,多年下来所留的痕迹是无法抹去的。

他终于觉得宋莲给的那些东西烫手了,却忘了当初是如何视若寻常随意收下的。

宋莲和宋家人倒是喜不自禁,现在人尽皆知他家女儿对秦柏言的恩情,柳家又主动退婚了,还担心秦家不娶她女儿么。

作为当事人的宋莲也信了那戏本子所说的,她不愿意质疑心上人半分,心底就怨上了秦母,想着自己爱慕柏言哥哥这么多年,若是她肯点头,早就谈婚论嫁了,一直拖到现在,那肯定是秦母从中作轨,看不上她才会拦着柏言哥哥。

宋莲心下暗恨,亏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地伺候照顾这个老虔婆,她竟然不念半分好。

而为了自家闺女,宋莲的爹娘也来到秦家准备商量婚事,虽说挑了个不好的时候,赶上了秦母病重吃药。

但宋莲她娘丝毫不觉得尴尬,心眼一转就笑道,“秦大娘身子病了这么多年,这回又是来得急,不如办场婚事好冲冲喜,说不定见了新媳妇,秦大娘身子就好了呢。”

这话的意思几乎不言而喻,直接挑明了说道。

秦母本就病恹恹的,听到这话更是没气得背过去,这哪里是冲喜,分明是要她的命。

宋莲欣喜又略带羞涩期待地看着秦柏言,她盼了这一天不知有多久,如今终于要成真了么。

秦柏言却格外冷淡道,“还请伯父伯母慎言,我对莲儿此生都只有兄妹之情,绝无他意。”

听到这话,宋莲脸色瞬间发白,整个人摇摇欲坠,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柏言,似乎是无法接受他会这么绝情。

秦母这时也强撑着支起身子来,咳嗽阵阵道,“这是我的意思,我儿绝不会娶你家丫头的,便是我死了,她也绝不可能入我秦家的门。”

不过是伺候了些日子,送了些东西罢了,便是采买个丫环也顶得上宋莲的用处了,她又怎么可能让自己人中龙凤的儿子,娶一个丫环。

“好你个秦柏言,你们秦家分明是要逼死我女儿啊。”

宋莲爹娘这下是又羞又怒,气得浑身发抖,这全县城都知道了他家女儿爱慕秦柏言,若是秦柏言不娶,他家女儿还能嫁给谁。便是强行配了人,只怕也会在夫家被嫌弃欺负,光是那些风言风语,也能让她活不下去。

哪怕到了这般地步,秦柏言也不会娶了宋莲,他的一腔凌云壮志,梦寐以求的功名利禄,宋莲和宋家能帮到他什么?

而且一旦认下来了,为着这人尽皆知的恩义,他还得好好供着宋莲,无法随意休妻再娶。秦柏言宁愿此时被人说些闲话,也要咬死了他对宋莲只有兄妹之情。

等这阵子风头过去了,再找机会寻个岳家助力就是了,秦柏言心下十分冷漠地想道。

哪怕在这万江县不成,还有其他地方。

无论宋家再怎么跟秦柏言闹,这些事情与柳家反正是没什么关系了。

原身另一个心愿就是传承柳家医术,

穿越的这段时日来,顾然已经在柳父那里将学医一事过了明路,另外在那些堆积如山的医书里,她也找到了所需要的,一些记载痘疫的医书古籍。

痘疫又名天花,虏疮,在这个时代几乎是闻之色变,名气最大的疫症了。原身的祖父柳老爷子既然被誉为神医,自然不会缺少对其的研究涉猎,甚至在这本医书中记载甚详,囊括了至今已知的所有防治痘疫的手段方法。

诸如“痘衣法”、“痘浆法”、“旱苗法”、“水苗法”等等,皆有成功病例,但顾然知道这可以归结于古人的智慧结晶——人痘接种术,但真正在后世彻底杜绝天花的却是另一种牛痘接种法。

在现代待过的顾然也知道大致原理,至于怎么推出来那就要另花心思了。

即便她现在学了一些医术,也被柳父和柳记药堂的人夸赞有天赋,但是一个从未接触过天花的人,除非生而知之,否则不可能凭空能想出接种牛痘的方法来。

顾然采取的手段便是造假,人可以易容,医书也可以做手脚,这些不过是触类旁通罢了。

待寻好了工具屏退其他人后,顾然花心思鼓捣了一阵。

没多久,一本内藏乾坤的古籍就出炉了。

她又抽了个空闲时间找到柳父,声称自己在翻看祖父留下的医书里,发现有一本的封皮较之其他书籍更为坚硬,后来割开一看,发现内有夹层,一张斑驳的黄纸,上面写着一种从未见过的牛痘接种法。

其内容不仅有具体接种方法,还表明防治天花的可能性在九成之上。

柳青山听后大惊不已,接过一看的确是种新的接种方法,但他为医多年,只听过取天花病人身上的痘痂来接种,从未听闻牛生病了所得的牛痘可以防止天花。

顾然劝道,“父亲不如试上一试,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但若是成功了……”

“此事当功在千秋。”柳青山极为郑重道,任何一位医者都知道若是能成功防止天花,莫说九成以上,就是只达到一半,也是极为惊人的效果。

顾然的想法就更简单了,除了利国利民之外,便是为她和柳家铺路了。

这世道女子势弱,哪怕如原身有父亲爱护,也需要招赘防着心怀不轨之人。

对顾然来说,名与器总归是需要一样的,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用为世道礼教束缚,也不用在意如秦柏言这等小人得势。

弄出牛痘来不可能是一两天就能随便完成的,首先还得找来几头病牛,把这些事情交给柳父后,顾然又继续阅读那些医书,学习医术,时不时与柳父交流研究痘疫医理病例。

………

顾然这边日子轻松又充实,而秦柏言那边就不怎么好过了,光是传遍县城的那话本子故事,便让他愚孝和负心的名声深入人心,至今还是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秦柏言也不能像过去那般维持着翩翩佳公子的风度了,未免受人指点,只能忍耐着待在家里照顾母亲以及读书,以期这些流言蜚语早日淡去。

不过他想躲在家里,住在隔壁的宋家也不肯放过他。宋莲她娘天天过来吵闹,非要秦家给她女儿一个名分。哪怕将秦母气得吐血也不管不顾。

连秦柏言都无法忍受这些流言蜚语,更何况身为女子的宋莲,处境只会更加窘迫难堪了。

宋莲她爹娘直接赖上了秦家,他们女儿给秦家母子干了这么多年的活,早就是秦家的人,秦家不认也得认。

枉秦柏言心机城府深重,此时却奈何不了耍泼无赖的宋家爹娘。

还不是因为他此时势弱,又因为人尽皆知宋莲对他的恩义,所以什么都做不了。

即便被逼迫到了这种地步,秦柏言还是咬着牙不肯应下这门婚事,宋莲为此不知哭了多少回,也不敢出门见人,连羞愤自杀的心都有了。

她爹娘一边心疼自家女儿,一边也为旁人的嘲讽耻笑而愤恨不已,心下一狠,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趁着某晚天黑,宋父就爬墙进了隔壁的秦家,将挑灯苦读的秦柏言一棍子打晕带回去,然后塞进了女儿屋子的被窝里。

隔日一大早,宋母就在巷子门口扯着嗓子嚷嚷开了,说秦柏言要了她女儿的身子,必须得负起责任来,不然就要报到官府那去,让秦柏言丢功名蹲大牢。

哪怕秦柏言坚持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是被人打昏了,奈何这种事情说不清,说难听点就是黄泥烂在□□里,不是事也是事了。

秦母哪还不知道这是宋家故意污蔑,使出来的下作手段,分明什么脸面不要了。但他们还是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事,不然要是让宋家报官,不说秦柏言会不会坐牢判刑,但唯一的秀才功名肯定是要丢了的。

不过认归认,但秦母坚持不肯让儿子娶宋莲为妻,只同意让她以妾室的身份进门。

宋家爹娘心下暗恨,这个老婆子着实刻薄无情,以后不知道还会怎么磋磨他们女儿呢。但是宋莲却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了,她满心满眼都是秦柏言,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别说是妾室了,就算是个丫鬟通房,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就这样,也没有什么三媒六聘,也没有办什么宴席,连亲戚朋友都没通知请来。

秦母为了发泄不满,还挑了个晚上的时辰,让宋莲收拾包袱住进家里来。

因着话本子故事的热度还未消散,这场闹剧,俨然成了万江县的一个笑话。

有人嘲笑宋莲不知廉耻,失了清白,也有人说秦柏言辜负了宋家姑娘对他的恩义,本就该承担起责任来等等。

顾然是从杏儿口中听到这些事的,她倒是不意外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写那话本子故事的目的,本就是将他们两人绑在一块,谁也甩不了谁。

至少宋莲这回终于如愿以偿成为秦柏言的妾室了,就是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后悔了。

顾然笑了笑,便将这事抛开了,一个秦柏言还不值得她浪费多少精力,还不如好好钻研学习那些医书,等待着牛痘成功。

杏儿为着自家小姐对秦家讨厌不已,故而经常打听这些八卦,什么秦母成了恶婆婆,天天磋磨虐待宋莲,还有宋莲爹娘护着女儿经常吵闹。

就是曾经人人口中年少出众光风霁月的秦公子,也在这些八卦琐碎之中风采名声消磨殆尽,也无人再提起了。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