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纳斯文学 > 佛系王者[快穿] >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预知梦)
 
短短两三个月来, 威宁侯府可以说是风波话题不断,几乎成了全京城上至勋贵官宦下到平民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继侯夫人出家后,又出了老夫人被气得中风瘫痪的消息。

一八卦这内情据老夫人贴身伺候的嬷嬷说, 早先找白马寺的高僧普照大师算过命,养在府里这位非亲生的菀小姐是个福星命格,而后来找回被抱错流落在民间的亲孙女是命中带煞克亲。

这一透露出来, 引得满堂哗然。

之前威宁侯老夫人被宫里训诫杖责,还褫夺诰命, 没少被人觉得糊涂,好好的老太君不当,一个劲地迫害儿媳和亲孙女做什么, 现在内情大白, 一切都有了解释。

好些曾经与威宁侯府有过来往的贵夫人女眷, 这才知道原来老夫人压根就不喜欢煞星亲孙女,才闹出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来。

“这命格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防着点也是应该的。”

“但要我说,陆老夫人也是年纪大糊涂了,哪怕亲孙女命格不详, 远远发嫁就是了, 何必弄得这般不堪, 好好的侯府现在也名声败坏的不成样子。”

“真可怜的还是威宁侯夫人宁氏, 命格再怎么不好, 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好好的人硬是被弄得丧女出家了。”

“可惜这福星也没旺到侯府,不是说了吗, 人家旺的是真正的亲人,老夫人能不受刺激么, 折腾了整个侯府,沦落到现在的境地。”

京城里一时间众说纷纭,倒也没怎么怀疑这命格之说的真假,一是出自白马寺的普照大师亲自所测算的,陆老夫人又为其昏了头。

二是若说起这位陆菀姑娘来,命的确好。

一出生就阴差阳错之下从农户之女变为侯府贵女,在金窝里享受了十多年的荣华。等到身世真相大白了,也没有被赶回去,而是留在侯府继续当千金,甚至比真正流落在外接回来的侯府血脉待遇还要好。

威宁侯府这段时日虽说失势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底还是厚着呢。听闻老夫人起不来身,宁氏又出家做了居士,这位菀小姐在侯府里地位更加尊贵了。

还有她真正的亲人也确确实实沾到了福气,因着有一个养在侯府的女儿,全家富贵了不说,还出了个举人儿子。

据说年纪轻轻,就有几分才华,若是在春闱金榜题名,那就要从一介农户翻身成为官宦士族了。

………

当初陆云驰弄出这个命格之说来,无非是想保住陆菀,让她在府里不用受委屈。

没想到会传出去,而且还是人尽皆知的地步。

但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普照大师还是陆云驰,都不可能说出编造命格的真相来,只能默认下此事。

陆菀听到外面传言后,虽有些心虚,但想着自己若是有一个世人公认的福星命格,至少能掩盖出出身上的瑕疵,那些贵夫人千金们也不能再随意轻视她。

这下还的确有听风就是雨的人家,竟然登门拜访侯府,想要求娶陆菀。

来的也不是什么真正的高门大族,但全京城落魄的勋贵子弟也有不少啊,没有二三十也有十七八家。

陆菀虽非侯府血脉,但却是正经受着侯府精心教养长大的贵女,而且真正的亲人如今也有了出息不会拖后腿,威宁侯府一向表现得又那么重视陆菀,待她出嫁时肯定少不了丰厚的嫁妆,再加上一个很可能是福星命格。

若是娶了她一点也不亏啊。

忽然一下子威宁侯府门庭若市,挤满了前来说媒的人。

结果自然是被陆云驰阴沉着脸全赶了出去,他怎么可能让陆菀嫁给除他之外的任何男人,如果有那天,那他一定会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

陆云驰也知道,以他们多年来名义上的兄妹身份若是在一起,绝对是不容于世的。

他原本早有打算,待他身居高位执掌权柄后,便给陆菀换一个新的身份嫁给他为妻。

在此之前,他会将陆菀一直留在他身边,谁也不能染指。

陆菀也知道陆云驰对她的占有欲,不可能让她嫁人,而且那些求亲的人,她也看不上,都比不了前世简在帝心重权在握的陆云驰。

有的求亲说媒的人在侯府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竟然打听到了林家人在京城的住处。

怎么说陆菀的真正亲人是林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也是威宁侯府大不如前,陆云驰又丢了官位失去圣心,其他人才敢这么做,不怕得罪了的。

不少说的天花乱坠,又是摆出门第家世的,林父林母乡下来的哪里见识过这等场面,差点被糊弄的签下了婚书。

还好陆云驰赶到制止,撕毁了婚书,私下又出手狠狠整治了求亲的那家,这才震慑住了林家和其他人。

陆菀听说后几乎气坏了,这对粗鄙浅薄的乡下夫妇,险些误了她的终身。

但是为着与未来高中的林晏交好,她还只能表现体贴大方地原谅他们。

安平伯夫人在去落蕉山庵堂探望宁氏时,说起这些京城热议的事。

宁氏敛眸,若是她的菡儿还活着,她一定会为她挑个四角俱全的好夫婿,不要什么高门大户,也不要什么规矩,只要能照顾爱护她,让她过得快乐就好。

这日,太子萧元毓在弘阳王府闲坐时,也提起道,“最近这位陆姑娘可真是名声大噪啊,听闻我那二弟都有心让出个侧妃侍妾的位置,收了那位陆姑娘。”

太子也能猜出来,他那好二弟所想的无非是,一半图个迷信,一半估计就是想着能不能借此机会将威宁侯府从五皇子那里拉出来,收为己用了,几代下来的底蕴也不算薄。

顾然尝了尝太子送来的新鲜荔枝,心情还算不错,轻笑了一声,反问道,“太子殿下也想要福星命格么?”

“顾先生这也能做到?”

虽然对顾先生的聪明才智已有了一定了解,但若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连命格这等神鬼莫测之说都懂,那太子是真心要惊叹了。

顾然笑眯眯道,“也不是很难,太子去白马寺走一趟与普照大师谈谈就有了,想必他也不会拒绝的。”

佛门中也不是个个都清心寡欲,不染红尘的。

太子闻言脸色微变,“普照大师这是说了谎。”

以萧元毓的智商,一瞬间便想明白了其中的机窍,甚至猜到会是侯府内的人和普照勾连,捏造出这个命格假说。而且撇开陆老夫人和宁氏,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威宁侯陆云驰。

但他想到更深层次的,能在堂堂一品侯府编出这样的弥天大谎,甚至全城人尽皆知,日后未必不会有人照搬出来放到皇家,愚弄天子。

陆老夫人为了个所谓的福星煞星之说,能迫害自己的儿媳和亲孙女,将个非亲生的捧在手心里。那他的父皇又是否会听信什么所谓批命,疏远或是亲近某个皇子,甚至是他这个太子。

那这与巫蛊之祸又有何区别。

太子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下决心,等他继承大位,必定好好整顿诸如白马寺普照之流,当和尚就老老实实当和尚敲木鱼,敢说诳语就该接受代价。

二皇子的确让人给陆云驰透露过这个意思,也是在暗示他,五皇子那里没什么前途的,不如跟着他。结果没有意外地被陆云驰断然拒绝了。

这除了更加地得罪了二皇子之外,也令五皇子有了些威胁感。

在那次禁足之后,他便正式出宫开府了,皇帝倒也不会多苛待自己的亲儿子。但是开府后,五皇子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处境艰难。

虽说都是龙子凤孙,但却是天差地别。比如像他这样不受宠的皇子,迎娶正妃,恐怕连朝中三品官人家都要犹豫下。

五皇子一边暗自积蓄着实力,另一边听京中传言陆菀的福星命格,也不免有些动心。

他倒是没有直接提出来,也是听多了陆云驰拒绝求亲的事。

五皇子并没有往陆云驰对陆菀的感情超出兄妹关系那处想,只当陆云驰是太过疼爱在意这个妹妹,不愿意将她随便许配给人,也不会拿来当做联姻的棋子。

那若是他贸贸然同陆云驰说,弄不好还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五皇子心思一转,想起了在丞相府花园那个惹人怜爱的美貌少女,心中微微荡漾。

若是能引得她对自己倾慕,想必两情相悦之下威宁侯也不会反对什么了吧。

五皇子自以为想的不错,现在人人都知道他与陆云驰交好,他也不再掩饰了,时不时拜访侯府,与陆菀也多了不少见面的机会。在他有意无意的攻势下,陆菀的确有些动心了。

毕竟不同于那些求亲的落魄勋贵子弟,五皇子可是未来能承继大统的人。

陆菀也不去想现在太子地位稳如泰山,名望也高,只坚定着五皇子一定能后来居上。

那么若是嫁给他,哪怕现在做不了正妃,但是待五皇子登基后,她至少可以做皇妃,若生下儿子,也许有更大的福气在后头。想到这陆菀不禁脸泛红霞。

她重生后的最大目标就是留在侯府,但是如今进一步未来就可能母仪天下的尊贵荣华诱惑摆在面前,陆菀如何忍得了。

至于陆云驰,日后再位高权重也不过一臣子罢了,难道还能违逆得了五皇子的意思。

于是陆菀半推半就在背着陆云驰的情况下,与五皇子有了更多的来往。

比如说是去探望在京城的林家人,实则是去见五皇子。

五皇子虽然不解为何陆菀这般遮遮掩掩,但听她解释道陆云驰这位长兄如父,对她管制极严厉,是向来不许她与外男有所接触的,便也就信了。

而且这般私下幽会,更增添了几分刺激情趣。

与陆菀相处月多,五皇子也越发深入了解她的娇媚可爱,她的娇声软语,无不让人心动。

而且在陆菀的‘无意’透露下,五皇子才知道当初陆云驰提前告知他淮河决堤一事,是来自陆菀意外做梦梦到的。

这下五皇子又惊又喜,更加坚定陆菀是福星的这个事实。

看着五皇子眼中的深深情意,陆菀也得意于自己的聪明,将重生记忆中的大事说成是预知梦,这必然会更加重她在五皇子心中的份量,争取未来的正妃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她早已忘了,第一次告诉陆云驰时,陆云驰就告诫她不要同其他任何人说起的事。现在陆云驰这个昔日的靠山在她心中的位置早已排到了五皇子之后。

五皇子知道陆菀有这般特别之处后,也就感兴趣想从她这里得到更多的预知梦,以助于实现他的野心。

于是陆菀就告诉他,不久后的十月,皇帝会出京去南山狩猎,并且在那里遭遇叛乱刺杀。

五皇子听到这,他的目光一时就变亮了起来。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